第445章 存在即合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狼頭山距離太原不足百里,至于這山有多高,林有多密?

唐奕到了,親眼看過才算明白.....

他真想罵娘!

在平原上突兀地鼓起幾個"土包兒"就算是山了,且不足百丈高.山上的木寨看著倒是不小,似乎也挺結實,掩映在稀稀拉拉的幾棵歪脖樹之間.

可是,就算再堅固的城寨,建在這麼一個地方,官兵要是想拿下,那就絕沒有拿不下的可能.

這站在這山角下,恨不得能看到土匪寨子里做飯的煙火氣.要說這破地方能藏住土匪,官府要不是大草包,就一定是與土匪是一窩.

李傑訛向唐奕一拱手,"上面就是薛狼的老巢,公子且在此等候,某上山與你說和."

"別!"唐奕一擺手."我還是跟你一起上去吧....."

邊說,心里還直嘀咕:看來,大宋的土匪也就那麼回事兒.....自己到現在一共就碰到過兩波,一波讓老師追的差點沒淹死,這一波兒就和不設防沒什麼區別,遠沒有後世《烏龍山剿匪記》里的土匪那般彪悍.

再說,土匪敢在這里立寨,唐奕反倒更不怕了.不管太原里面的爛底子到底與誰有關,那也不敢在這種情況下把他唐奕怎麼樣.

李傑訛扭不過他,一想有自己在,唐奕倒也沒什麼性命之憂,也就由著他了.

可是,後面的官差不干了......

一看唐奕那架勢是要上山,立馬飛似的跑出一個差頭攔在幾人身前.

"唐大爺,您老可不能去啊!"

唐奕一怔,這怎麼都叫上"大爺"了.....

"你認識我?"

官差一揖到地,"小的在余府尹手下聽差......我家府尹吩咐,萬不能讓唐大爺涉險."

"......"

李傑訛心說,看來,這位公子不是假把式,連府尹余靖都對他有所忌憚.

而唐奕也在納悶兒......

"余靖怎麼知道我來太原了?"

呃......

差頭一窘,總不能說自家府尹一見是他,調頭就跑了吧?

幸好唐奕一心只想救賤純禮,也沒心思和他掰扯這些旁枝末節,一指山上的木樓土寨,"熟嗎?"

呃......

差頭又被噎住了.這特麼怎麼回答?總不能實話實說,熟的很吧?

唐奕見他窘住,颯然道:"那就是熟嘍?"

"既然你們都認識,你說,我上去還算是涉險嗎?"

"......"

留下呆愣愣的差頭,唐奕,君欣卓與李傑訛,扛著羊三爺,就調頭上了山.

差頭半天才反應過來......

得!

既然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,也別繃著了,跟著一起上去吧.

給後隊軍營的一個副將一招手,意思是:你跟我一起吧,以防萬一.

......

到匪寨還有一小段路,唐奕他們走在前面,差頭和軍將則是小心地跟在後面.

李傑訛在唐奕身邊不禁好奇,"看來,唐公子確實來頭不小......"

唐奕笑道:"之前怎麼沒覺得?"

"余府尹一向自傲,牧守太原一年,沒見他對誰正眼相看,唯對唐公子不同,足見不俗."

唐奕沒說話.

余靖?當時要不是他摘的乾淨,就憑鄧州營那幾百條命,就應該把他送雷州與曾公亮作伴兒去.

李傑訛又道:"公子與以前南邊兒過來的人不一樣......"

"怎麼不一樣?"

"以前也來過京里的貴人,那對我們這些西北漢子真是不屑一顧,對于河東路黑白兩道的環境更是指手劃腳.應是覺得皇親貴胄與我等匪類一窩,卻是沒了身份."

唐奕抬眼看了下前方,"無所謂匪不匪,官不官,一個地方有一個地方的法則."

"......"

這回連差頭和副將都聽得新鮮.

差頭試探道:"唐大爺......不介意西北這種以匪治邊?"

唐奕看了他一眼.

"我轉過大半個宋境,走過遼地,也出過海.可能是見識的越多,也就越看得開了吧."

其實,唐奕原本不是這樣的.從後世那個高度法治的世界而來,又身受名儒教誨,向上,正氣,高遠才是應當.

但是,隨著他走的地方多了,見識的多了,想的東西慢慢的也不一樣了.

開始,唐奕總有一些錯覺,以為古代和後世一樣,黑就是黑,白就是白,對錯是非由法而定.別說匪類,就算是在網上發表一點公眾言論,也有法律規范什麼能說,什麼不能說.

可是在古代,即使是法治程度很高的大宋,卻是另外一回事.

所謂皇權不下縣.

天子之臣,國家法度到了縣令一級已經到頭兒了.

再往下,就是宗族家法,一村一鎮的私律了.由此而生的仕族,宗族,地方規則,才是百姓切身體會到的生存法則.

西北以匪治邊,以鹽養民,這是西北的法則.

這就如同南方以宗族家法為律,一村一鎮即是一世界一樣.有了是非糾紛,除非是大事兒,要不沒人報官,都是宗族族長代行法度.

要是也和後世一樣,事事都找官府,以古代的生產力和行政效率,那地方官就什麼都不用干了,光找雞尋狗就能累死.

"西北這種黑不黑,白不白的情況,放到朝堂上,當然上不得台面,但是......"

唐奕頓了一下,"存在即是合理.只要是對百姓有好處,對大宋邊事無害,那就沒什麼說不得的."

差頭暗暗撇嘴,唐瘋子就是唐瘋子,這說出來的話都和別人不一樣哈.

李傑訛則是直搖頭,"沒聽懂......"

"就是說......這匪要是放在別處就得剿滅,而放到西北,只要無傷百姓,留著也沒啥錯!"

"哦!懂了......"

李傑訛不但懂了,而且面容更是舒展不少.

不知道唐奕來頭大不大時,他為唐奕擔心;知道唐奕來頭不小時,他又開始為山上曾經的袍澤擔心.生怕這位與已往南邊兒來的貴人一般,來了就要剿匪,回回都拿匪事開刀.

唐奕笑吟吟地看著李傑訛舒展面容......

"真懂了?"

"懂了!"

懂了就好,只要李傑訛這個掮客把這個信息傳遞過去......那賤純禮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.

......

"我問你個事."

"公子且問."

唐奕眼睛一眯,"以前有南邊兒的貴人來過?誰!?"

剛剛李傑訛可是說了:

南邊兒來的貴人......

指手畫腳......

皇親貴胄與匪類一氣!!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