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3章 狂奔而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一場富貴?"

......

說心里話,事到如今,李傑訛都不知道眼前這位公子的話,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了......

李傑訛苦笑道:"公子,您還是好好想想怎麼過眼前這一關吧?"

說著,用下巴指了指遠遠地掉著的軍漢和官差.

在他看來,這位唐子浩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呢......

且不說與羊三爺鬧到這步田地,軍政各方如何打點,單是現在怎麼從狼頭山把人帶回來就是個問題.就算帶回來了......

唉,就不可能帶得回來!

......

"實話與公子講了吧......"

"我李傑訛雖只是個掮客,但在河東路地界多多少少還算有些面子.換了是別人綁了你那兄弟,只要老李一句話,多半是要得回來的."

唐奕見他不接自己的話頭兒,輕聲一笑,"然後呢?"

"然後......"李傑訛面色森然,咬牙道."唯獨這個狼頭山......老李沒這個十足的把握!"

"沒事兒!"唐奕篤定道."只要他們不動殺心,我就有十足的把握."

"......"李傑訛一陣無語.不一會兒,忍不住又問道:"公子在南邊是干什麼的?"

"生意人,偶爾讀書."

"生意人......"

"那做的是什麼生意?"

"買進賣出,轉運南北."

"......"

"那再冒昧地問一句,唐公子到底有什麼依仗,能把西北各路人馬都不放在眼里?"

好吧......唐奕這個蛋痛.

"你真不知道我唐子浩是誰?"

李傑訛尷尬道:"公子恕罪!某對南邊的情形一直知之甚少,只知道京里有個言官姓唐,聽說是個直言敢諫的正義之臣."

"還聽說,好像是鄧州那邊兒有個唐瘋子......說是除了當今天子和范相公,沒人能壓得住."

"咳,咳......"

唐奕嗆了個半死.

這個囧啊......

奶奶的,唐子浩沒人認識,唐瘋子卻人盡皆知.難不成以後再報名號,要直接報唐瘋子?

"公子......"

"沒事兒!"唐奕擺手攔住滿臉關切的李傑訛.

正要說,我就是你嘴里的那個"唐瘋子"......

不想,身後官道之上急變突生,隔著老遠的軍士,官差隊伍是一陣騷動.

收回心神,擰眉望去,還沒看出是怎麼回事兒,卻見官兵慌亂地讓出一條通路,一騎飛影急射而來.

唐奕還沒看清來人是誰,只聽李傑訛急聲大叫:"公子快躲!"

"那馬跑瘋了,停不下來!"

----------

唐奕一愣神,飛馬已經撞了過來.

馬上的人好像也發現已經停不下來了,情急之下,馬缰猛的往旁邊一帶,腰身發力,連人帶馬斜斜地沖著官道旁邊就撞了過去.

眼看就要砸在地上的一刹那,那人騰的拔起身形,騰空而起,在空中一個旋身,穩穩地落在實地之上.

李傑訛都看傻了......

乖乖,瘋馬栽在地上,往前打著旋兒滾出四五丈方止住去勢,而人卻毫發無傷......

這位的功夫得高到什麼地步?

更駭人的是,奔馬之人分明就是這位唐公子身邊那個侍女......

這人身邊的一個女人都這麼厲害?

......

唐奕一看來的是君欣卓,原本還有些焦躁的內心更定了幾分.

迎到她身邊,"來了啊,還以為你和楊二哥他們一起到呢."

君欣卓不答,咬著一唇,默默地瞪著他.

"你在哪兒得的信兒?城里?還是進城的路上?"

見她還是不說話,唐奕更是得寸進尺,嬉笑道:

"你看,我身邊沒了你還真不行.你才走了一晚上,老三就讓人綁了."

"......"

"趕明兒,把你綁我身上得了,走到哪兒都踏實."

......

唐奕自己說了半天,君欣卓只冷冷地瞪著他,就是不開口.

"唉......"唐奕一歎,看來是遮不過去了.

"沒事兒的......"

"我就是先去看看老三,別出了什麼岔子."

此話一出,君欣卓圓瞪的杏眼霎時間被淚水沁滿.

"什麼沒事兒?!哪有你這樣兒的,人生地不熟的,自己就往土匪窩里闖啊?出事可怎辦?"

"沒闖......"唐奕狡辯道."我就在山下等你們,讓李掌櫃的去保人."

"你說對吧,李掌櫃?"

......

"李掌櫃??"

叫了兩聲,沒人.

回頭一看,李傑訛去看摔出去的那匹馬了......

"你就不能省點兒心嗎?出了事兒,你讓我怎麼活?"

君欣卓哭叫著,兩條玉臂緊緊地夾著還不住的顫抖.

"好好,好,別哭別哭......"唐奕哄小孩一般地捧著她的臉,幫她擦干淚水.

"下回再也不闖了,好不?"

......

"還有下回?"

"沒有,沒有......絕對沒有!"

"......"

好說歹說,總算是把君欣卓哄住不哭.

李傑訛也從那瘋馬邊兒回來了.

"馬廢了!唉,可惜一匹契丹寶馬了."

"你看看."唐奕轉移話題,嗔怪道."讓你跑那麼快,把馬摔死了吧?"

君欣卓沒接,卻是李傑訛道:"摔死?那是累死的!"

說著,還不無嗔怪地看了一眼君欣卓.

"姑娘......"

好吧,這位姑娘的身手,李傑訛有點發怵,原來准備責備的語氣也變了味......

"姑娘這般使馬......什麼好馬也頂不住的......"

馬這種動物,不管好馬賴馬,都不知道累.一但跑起來,就相當于把命交到了主人手里,主人讓它跑多遠就能跑多遠,讓它跑多快就能跑多快.

跑到最後,心髒,血管無法負荷高速流轉的血液,就會爆血而亡.

君欣卓就是這樣不惜馬力,亡命狂奔之下,把一匹好馬活活跑死了.

剛剛遠遠的,李傑訛就看出不對,才會出聲叫唐奕快躲.

唐奕聽了李傑訛的解釋,不禁道:"剛剛你說跑瘋了,我還當是馬驚了,原來是......"

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暖意.

這傻姑娘得多擔心自己,才會把馬都跑死了......

抓住君欣卓冰涼的小手,"下回再也不讓你擔心了."

......

君欣卓趕來讓唐奕安心不少,可是多了個人,卻少了匹馬.倒讓唐奕犯起難來.

最後,還是李傑訛到後面軍士那邊,讓人讓出了一匹軍馬.

......

再次上路.

唐奕忍不住好奇:"李掌櫃的和他們說了什麼?他們就給我這'綁匪’讓馬?"

"呵呵......"

李傑訛搖搖頭,無奈道:"我還想問呢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