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2章 天兵天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此時,吳育正坐在帳子里,兩指掀子,目視棋盤,嘴角還掛著一絲欣然笑意.

"看來,大郎暗訪太原還是有些成效的,不枉老夫提心吊膽了一整晚都沒睡好覺."

唐奕一進太原,就抓住了要害,把目光定在了廷美一系可能與汝南王一系的關系上.

這可是大事情!在吳春卿看來,這可比什麼西北鹽務重要太多了.

"那是自然."面前的蕭巧哥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."我唐哥哥可是很厲害的呢."

吳育抬眼橫了這小丫頭一眼.

"哼......他要不是厲害,老夫現在就把他揪回來,放身邊看著."

說著,手中棋子要往下放,可還覺不妥,慢悠悠地又收了回來.

尷尬地清了清嗓子,沒邊沒際地來了一句:"你看那幾個半大小子,哪有一個省心的?"

蕭巧哥可容不得別人說唐奕半點不好,嘟著嘴道:"老相公又在轉移注意力了,您可是舉棋不定有一盞茶的工夫了呢."

"呃......"吳育一愕,倒也光棍兒,把棋子一扔."老夫認輸便是......"

蕭巧哥抿然一笑,開始收拾棋盤.

吳育在一旁看著,越看這個玲瓏的小丫頭越是喜歡.

連日接觸下來,這小丫頭是琴棋詩畫無所不通,無所不精,說是當世第一才女也不為過.給唐大郎做小侍女......

當真是可惜了......

"青瑤啊......"

"在呢."

"我收你做義女可好?"

"啊?"蕭巧哥小手一頓,好端端的收什麼義女啊?

卻聞吳育道:"在老夫看來,只為侍女真是委屈青瑤了.等大郎回來,我與大郎說說,要了你的仆契,老夫再收你做義女.你改我吳姓,將來就是我吳育的親閨女一般.等回京了,老夫幫你尋一貴人之家為妻,總好過做侍女,將來最多也只能為妾."

吳育是真挺喜歡蕭巧哥,正好自已又膝下無女,便生了收巧哥做義女的打算.

不想,蕭巧哥聞言,不但不感激,反而小嘴一嘟,"不要!"

"嘿!"吳育眼睛一立,心說,我一番好意,你不謝我也就罷了,也不用決絕的這麼直接吧......

"怎地?給老夫當義女還委屈你了?"吳老頭心下不快,語氣自然不善.

蕭巧哥卻道:"認您老做亞父,自然求之不得,但是......"

"但是什麼?"

蕭巧哥臉色一紅,聲若游絲......

"我才不要嫁入什麼大貴之家......"

"只要不離開唐哥哥身邊......"

"......"

吳育一翻白眼,那還是算了吧,我吳春卿的閨女去給唐子浩當丫鬟,老夫丟不起這個人!

......

兩人正尷尬著,就聞帳外一陣騷動.

"怎地了這是?",

吳育擰著眉頭,起身要出帳.剛一掀帳簾,就和楊懷玉撞了個滿懷.

"慌慌張張的,像什麼樣子?"

楊懷玉哪還管什麼樣子不樣子?

"范純禮讓當地盜匪給綁了,大郎只身去救人了!"

嘎~!

吳育一口氣沒上來,差點憋過去.

"那你還愣著干什麼?趕緊整隊出兵......整隊出兵!!救人去啊!"

好吧,吳育比楊懷玉還慌張.

瞪著老眼,對身旁的蕭巧哥道:"你看看,我就說不能把他放出去,又惹禍了吧?"

......

"緊急集合!!"

外面楊懷玉已經開始大喊開來.

然後......

然後,不論是刀架在脖子上的羊家公子,還是跟在後面,也說不上是要在"悍匪"手里救人,還是保護"悍匪"的軍士差役,全都看到了極其不可思議的一幕......

半盞茶......

只用了半盞茶的工夫,山坳里連成一片的行軍營地眨眼間就沒了蹤影,只剩下一廂二千多人的大軍,在主將一聲令下之後......

整齊的,飛似的,向北強行軍而去!

府衙的差頭兒愣愣地靠到太原守軍副統領的身邊兒,"老哥......這是哪來的天兵天將?"

"不,不知道......"

副統領大人也一樣懵逼.

他就沒見過這麼邪乎的兵!

半盞茶......拆營拔寨,整軍出動.

連他-媽做飯的灶坑都填上了,就好像這里從來沒有軍隊來過一般.

這要不是親眼所見......誰也不帶信的啊!

"他們穿的是啥甲?沒見過呢?"

"不,不知道......"

別說甲了,副統領當了這麼些年兵,這幫人身上的東西,沒一樣兒是他見過的.

"那軍帳也和別人不一樣......綠的,帶黃,棕花條兒.剛才離的遠,都沒發現這里有人!"

"不,不知道......"

"那......這是不是咱大宋的兵總該知道吧?"

"不知道......"

差頭兒橫了他一眼,心說,你還是當兵的嗎?

......

"那現在咋辦?"

"啥咋辦?"

"還跟不跟了啊?"

"跟啊!"副統領回魂道."還愣著干嘛?趕緊跟上.不然回去怎麼交代?"

差頭氣的想罵娘,到底是誰愣著了?

可這不是計較的時候,只得吩咐手下跟著這些天兵天將.

只不過...

還上哪兒跟去啊?人家早就沒影兒了......

"******!"差頭狠淬一口兒."這還是人嗎?!"

......

--------

唐奕與李傑訛出太原向北,打馬疾馳.

八十里路途不是一氣就能到的,馬匹也受不了.

跑了一半兒,眼見座下好馬已經開始撲撲的打著響鼻兒,二人只得停下來,讓戰馬喘口氣.

唐奕把羊三爺從馬背上拽下來,往地上一扔,那老頭兒跟塊兒爛肉似的一動不動.

幾十里路,早就顛暈了!

李傑訛回頭看看吊在二人身後的軍士,官差.

"公子安心,他們也停了."

唐奕看都不看,往地上一坐:"還有多遠!?"

"只跑了一半兒."

唐奕似是還嫌不夠快,恨聲道:"范老三若是出了事兒,你們河東路從官到商,誰也別想好!"

李傑訛道:"公子放心,你那朋友要是真出了事兒,我老李自己砸了我的五味店!"

"哦?"唐奕玩味地一抬頭.

說心里話,他對這個黨項漢子一直挺好奇.

按說,李姓黨項人不應該混到在宋境為商的地步.就算為商,也當是唯利視圖的商人作派才對.

"李大哥就不怕此事一了,在羊家和太原官面兒上混不下去?"

像這種不重利,視信譽如命,一言九鼎的人,正經商人都不多見,何況是個鹽販子?

李傑訛不屑道:"若是連這點兒信譽都保不住,那我老李也就不用在西北混飯吃了!"

唐奕開心地笑了......

"好,就沖你這句話......我唐奕送你一場富貴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