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1章 好啊,都報給你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瘋子也是你們能惹的?

逼急了,這貨連王爺家的世子,張堯佐家的公子......

好吧,張堯佐一家老少他都沒放過!

"快!快把人都撤回來!"

余靖坐在轎子里慌張大叫,說完,還不忘看了羊家的管事一眼.

"你們......自求多福吧!"

說完,逃似的......跑了.

......

--------

石金勇做為太原守將,軍馬司河東路統領,加上與羊家這樣的鹽商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羊家父子被人挾持,他自然要自臨現場.

此時,石金勇正指揮軍伍緊逼五味正店里出來的一幫愣頭青,准備一有機會,隨時救人.

只是......

他這指揮的正來勁,卻見府衙的差役在往回撤.

"什麼情況?"石金勇就納悶了.

疑聲回頭,更是滿腦子問號.

因為人群之外,隱約能看見府尹余靖的四抬小轎正往回走......

他留了個心眼兒,吩咐副統領盯緊這幫人,回身追著余靖的轎影就去了.

倒要看看,這位府尹鬧的是哪一出.

......

一進府衙大堂,就見余靖兩手搓在一處,正在堂上急的團團亂轉,羊家管家則是在一旁苦苦哀求......

"府尹大人,您可不能坐視不管啊,要救我家三爺啊!!!"

余靖瞪了他一眼,"怎麼管?你知道那是誰嗎!?"

管事怯生生問道:"誰啊......"

"唐奕!唐子浩!!"

......

"唐子浩?"

石金勇步上堂來,喃喃念叨著.他和主薄,還有羊家管事兒一樣,都是一臉的懵逼......

"沒聽過這麼一號人物啊!"

邊念叨,邊對余靖勸道:"羊老三于我軍府兩道不薄,余府尹可不能因為京里來的一個毛頭小子,就寒了西北百姓的心啊!"

這位還挺義氣......

"毛頭小子!?"余靖冷笑出聲."說唐子浩沒人認識是吧?"

"他那混號你肯定聽過."

"什麼?"

"什麼?"

余靖咬牙切齒f地吼道:"唐瘋子!"

嘎!!!

石金勇一下就噎住了......"唐瘋子!?"

而那羊家管事更是一激靈.

"他他他,他就是唐瘋子!?"

"那個就是......唐瘋子?"

......

"快!!"石金勇半天才反應過來,對手下親兵大叫."讓副統領跟緊點!"

余靖苦道:"能躲就躲吧,你怎麼還往上湊啊?讓人都撤回來!"

那煞神,誰沾誰倒黴.

石金勇一聲哀鳴,"躲?不知道可不就躲了?"

"那你還往上湊?"

"我的府尹大人啊!這位要是在太原地界蹭破一點皮兒,咱們誰也別想好!"

"......"

余靖一拍大腿,急忙對三班差役叫道:"快!快跟著那幾個二世祖!保護周全,千萬別傷著,碰著!"

......

而羊家那個主管則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.

完了......

唐瘋子啊!別說他家老爺羊老三,就是羊老三的主家來了,也壓不住這位......

大宋朝誰不知道,開封有個唐瘋子,那是敢上天的主兒!

也有能上天的本事!

--------

宋楷等人在城外與唐奕分開,直奔城南三十里外的閻王營而去.

羊老三的兒子被宋楷橫擔在馬背上,一路疾馳,鞍頭正擱在肚子上,五髒六腹差點沒顛出來.

快到山坳之時,就見遠處,君欣卓騎馬而來.

君欣卓遠遠看見宋楷等人身後跟著一大隊的軍士,差役,就知道出事兒了.

到了近前,沒見到唐奕,心中更是一緊.

"大郎呢!?"

宋楷見她眼神漸冷,急道:"姐姐放心,大郎沒事兒!"

一指馬上的青年,"這幫憨貨勾結匪盜把范老三綁了,大郎去匪窩要人了,我們回......"

"匪窩在哪兒!?"

"城北八十里的狼頭山......"

話音還沒落定,君欣卓已經急射而出,官道上只留下一串煙塵!

......

羊老三的兒子看著那******遠去的背影,心下冷笑,"還要人?騙鬼吧!分明就是分頭跑路."

"我勸你們死了這條心吧!跑?能跑到哪兒去?天崖海角也能把你們追回來!"

宋楷回頭瞅了一眼身後跟的一大串兒羊家護院,還有軍兵差役,心神反倒鎮定了下來.

冷笑一聲,猛一夾馬肚,"跑?"

"誰跑誰是孫子!?"

羊家青年暗淬一口,都跑出城了,還裝?看你能硬氣到什麼時候?

"你們領頭的叫唐奕?"

"怎麼......不行?"

"行,怎麼不行!那......幾位也報個名號吧?到時候,咱們也知道找誰算這筆賬不是!"

宋楷笑了......

"好啊,報給你!連我老子的名號都報給你!"

"聽好了啊!小爺姓宋,名楷,字為庸."

"我老子是三司正使,莒國公宋庠,宋公序."

噗!!!

青年眼前一黑......不會這麼大的來頭吧?宋相公的兒子?

宋楷來了興致,一臉玩味地指著左右的幾個兄弟道:"看見那個了嗎?"

"樞密副使丁度的兒子丁源."

"......"

又一指龐玉,"龐籍熟悉吧?"

"熟,熟悉......"

要說"不熟悉"才是怪事,在西北,誰不知道龐籍?

"龐籍家的龐玉!"

"......"

"另一個嗎......是禦史中丞唐介家的唐正平."

"記住了嗎?"

"以後想報仇,要找不著我們,就去找我們老子."

......

我找你大爺!

直到此刻,青年才知道他們父子捅了多大的簍子......

這幾位可都是大宋一等一的二世祖啊!

在大宋朝,不怕你得罪的是皇親,因為即使是皇親犯錯也不能不講理,士大夫們會跟你講理.

但,怕就怕得罪這幫士大夫,因為理都在他們身上,你沒法和他講理......

"那那那......"青年臉色煞白,話都不會說了.

"那綁走的那個......是范鎮家的公子?"

他聽見這幾位管那個叫"范老三",朝中大員姓范的,他就知道一個范鎮.

宋楷道:"不是......"

青年一聽不是,臉色稍轉......不就是好啊!

得命了這幫人,被打一頓,最多任栽,不追究就是.再不濟,頂多讓他們多打一頓出出氣,要是把范鎮的兒子給綁了,那特麼事兒可大了,主家也保不了啊!

可宋楷下面那句話,讓青年直接就暈了過去.

"那是范仲淹的三公子......"

完了......

挑了個來頭最大的給綁了......

.....

嚇暈之前,青年隱約看到馬隊已經轉進了前方的一個山坳.

更讓他心驚的是......

那山坳里......怎麼會有大軍駐紮?

--------

還有一章,晚一點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