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 害苦我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三爺恕罪!小的們來晚了!"

街上百多號人中,打頭的一個壯漢手里拎著把雪亮的撲刀,已經開始朝店里喊話了.顯然是羊三爺家里的仆從.

宋楷見這陣勢有點心虛,靠到唐奕的耳邊,"怎麼辦?出不去了."

唐奕瞪了他一眼,"笨呢!"

用下巴一指地上的羊老三和他兒子,"拎一個當人質!"

......

宋楷瞅瞅地上的羊三爺和那青年,又愣愣地看了看唐奕,最後緩緩豎起大拇指,"高!你狠!"

宋楷心說,我爹要是知道我出去淨干些挾持人質,好勇斗狠的活計,估計殺了我的心都有了.

"唉,斯文掃地啊,斯文掃地啊!"

這貨一邊搖頭哀歎,一邊走上去照著羊老三的兒子就是一個大嘴巴.

"醒醒,帶你去郊游."

......

李傑訛在旁邊聽得眼珠子直往上翻,這特麼肯定是自己看走眼了,要真是的京中大族,定使不出這麼下三爛的手段的.

唐奕一看外面的陣帳,略一沉吟,"讓楊二哥快些,我去狼頭山下等你們."

宋楷一聽,眼珠子差點沒突出來.

"祖宗,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出城保險點兒.都這個時候了,你就別發瘋了吧?"

唐奕搖搖頭,壓低聲音道:"咱們在城里動了手,萬一先一步傳到那個什麼薛狼那兒,老三就危險了.我帶著這老東西先去穩住局勢,老三萬不能出事."

"那......那你小心點兒!"

唐奕颯然笑道:"小陣勢,放心!"

說完,唐奕抓起羊三爺,朗聲高喝:"小二,備馬!"

李傑訛大半輩子也沒這麼忐忑過,他是真沒見過這樣兒的.

你說這位不是皇親貴胄吧,舉手投足,言談舉止之中的那份自信,真不是能裝出來的.

你說他是吧,又什麼下三爛的手段都使得出來.潑皮打架,張嘴罵街,還挾持人質,這哪是體面人干的事情?

可是......

可是,偏偏那股子傲氣讓李傑訛不得不信,這人來頭肯定極大.

不說別的,外面,羊家的家丁仆役,軍營過來的行伍兵士已經把他的店圍死死的了.可這位好像沒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好像門外的就是一群弱羊,不管有多少,他這頭獨狼就根本沒放在眼里.

唐奕,唐子浩?

沒聽過有這麼一號人物啊!

......

也不知道哪兒來的下股子邪勁兒,李傑訛一咬牙,"公子且慢!"

唐奕目光一凝,"你要攔我?"

李傑訛搖頭,"我攔不住."

"所以,只得陪公子走這一趟了."

唐奕一怔,"李大哥,你不用蹚這趟渾水."

李傑訛道:"我說過,公子住了我的店,坐了那張鹽桌子,我老李就要負責到底."

----------

太原府尹余靖正坐在小轎里,匆匆出了府衙.

按說,府衙與那五味正店都在府街之上,相隔也就百多丈的距離,根本不用坐轎.

但是,余靖偏不!

作為一個朝中"放"下來的要臣,余靖還是有他的驕傲的.

一年多前,在平定廣南儂智高叛亂時,做為廣南軍政一把手,雖然由于他縱容下屬,監管不利,致使昆侖關大敗,還把那個和唐瘋子淵源頗深的鄧州廂營折在了賓州城下.

但是,在余靖看來,犯錯受罰且是應當,被貶到西北這個鳥不拉屎的破地方,他也認了.可是,一個文人的驕傲,一個中樞要員的氣勢還是要有了.

所以,別管多遠,架勢得擺足了.

走到離五味正店還有幾十丈遠,余靖把轎簾掀出一道縫隙,不禁眉頭一皺.

好吧,剛上轎,就得下轎,街面兒上已經堵死了.

轎邊兒"腿"著的太原主薄苦著臉道:"府尹辛苦,要不您先回去?我去處理一下就行了."

陪在一旁的,另一個中年人也一臉諂媚道:"不過是一些狂妄的野小子,打傷了我家老爺,要府衙差頭主持個'公道’就行了,怎敢勞府尹大駕,小的真是罪過."

這中年人特意把"公道"二字咬得重些,話里的意思也就是,讓這幫外來人知道知道太原水有多深.

余靖微微皺眉,"各位放心,老夫不是不通事理之人!只待事情圓滿,該怎麼處置,且按規矩便是."

你當余靖想管這些爛眼睛的破事?

昨天主薄報給他,說是城里新進來幾個青年,說是南邊兒來的,羊老三在打聽這幫人的來曆.

還沒他等聽到下文,今天就出了這事兒.

余靖是打心眼里不放心,要真是京里來的公子哥兒,這幫西北糙漢沒深沒淺的,真出點什麼事兒,到時候上面查下來,不還得歸罪到他這個府尹頭上?

見轎子走不動了,余靖一歎,"停下吧,老夫走過去."

......

主薄和那中年人一聽,急忙招呼轎夫停腳,又搭手小心地攙著余靖下轎.

余靖一條腿剛邁出轎簾兒,下意識地抬頭往五味正店那邊看了一眼.

這一看不要緊,沒把他眼珠子驚出來,兩腿一軟,直接就歪在了轎子里.

他抬眼看時,正好有人從五味正店里出去,是個半大小子,手拿短刃架在另一青年的脖子上,頂著羊家仆役和軍漢們的刀尖兒往出走.

被架著的那位余靖沒當回事,上任之初,羊老三宴請之時見過,是他的兒子.

要命的是拿刀那個.

那......那不是宋公序的四公子,宋為庸嗎?

後面跟著的:丁度家的丁源,龐籍家的龐玉,唐介家的唐正平.

余靖心中叫苦,這幾位祖宗怎麼到了太原了?

"快!快!"余靖慌張叫道."去告訴石金勇,千萬別傷了那幾位公子!"

要是把這幾個祖宗傷了,以宋庠,龐籍,丁度,唐大炮的能量,他在西北就別想回去了.

......

主薄和羊家的管家一怔,什麼情況?怎麼還沒到地方,府尹就變卦了?

而更離奇的,還在後面.

余靖剛穩住身子,又看了一眼,這回又有人從店里出來了.

"唐瘋子!"

撲通!!!

余府尹這回真栽地上了.

"害苦我也!害苦我也啊!"

一邊低聲哀叫,一邊用爬的回到轎子里.

"快......快!"

"快把差役都撤回來,起轎回府衙."

有這煞星在,能躲多遠躲多遠吧!

"......"

"......"

羊家那管家不干了,怎麼又變了?

急的他上前一步,幾乎貼到轎子里,"余相公,可不能放著我家老爺,公子不管啊!"

余靖氣的一腳把中年人踹出轎子.

"一群不知道死活的東西,招惹誰不好,招惹那個瘋子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