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9章 甚合吾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龐玉這一腳是氣極而出,把"羊三爺"的寶貝兒子踢得是滿臉桃花開.

那青年疼的在地上直打滾,捂著歪掉的鼻子血淚橫流,歇斯底里地大叫:

"我要殺了你們!我要殺了你們!"

"你們誰也跑不了!誰也別想好!"

龐玉本就在氣頭兒上,再被他這麼一叫喚,是越發的心煩.掄起大腿正准備再補上一腳,卻不想,唐正平比他還快,一腳踩在了那青年的褲襠上.

嗷!!!!

青年的嘶吼乍然而止,兩眼直勾勾地瞪著前方,從喉嚨里咕嚕出一聲嚎叫.

"看什麼?"

見大家都一臉蛋疼地看著自己,唐正平滿不在乎地道:"管用,一腿就消停!"

"......"

"......"

好吧,宋楷等人直翻白眼兒.

這是經驗之談啊,當初斷了張俊臣子孫根的,也是這猥瑣的家伙.

......

李傑訛此刻只覺褲襠底下颼颼的跑涼風.

真他-媽是守著什麼人,學什麼人,這幫著外來的半大小子,沒一個不狂的.

此時,羊老頭兒終于熬不住了,驚慌大叫:"吾兒啊!"

他家里就這麼一根獨苗,要是讓這幫愣頭青給廢了......

見兒子已經昏死過去,羊老頭兒怒了,赤血灌瞳,火目圓睜地瞪著唐奕.

"小子,你要搞清楚,這里是太原!"

"太原"二字幾乎是撕破喉嚨的怒吼.

唐奕搖了搖頭,"太原怎麼了?這里是太原,你就可以綁我的人?"

"人是我讓綁的,但絕沒有圖財害命之心!"

事到如今,先把眼前這關過了才是正理,羊老頭兒也管不了那麼多了.

"今日你放過我們父子,老夫只當今日之事沒發生過.你那小兄弟,老夫自然全頭全尾的給你送回來."

唐奕還是搖頭.

"我要是不放呢?"

"不放?"

羊老頭兒陰陰一笑,"小子,你還是沒弄明白,這里是太原!"

"就算你是當今天子的親兒子,也繞不開西北道兒上的法則,早晚還會回到老夫這里."

李傑訛見唐奕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,也是眉頭一皺,上前把唐奕拉到一邊.

"公子,還是慎重些好!"

"什麼意思?"

李傑訛暗暗一咬牙.

"不瞞公子,羊三爺這話說的不假.和公子說句掏心窩子的話,西北軍,政,商,匪......"

話還沒說一半,唐奕就一抬手,止住李傑訛的話頭兒.

他早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.

其實,這事並不難猜.在開封時,唐奕就知道西北鹽販,軍政商之間盤根錯節,互為助力,利益一體.

所以,羊老頭兒之前一說在府衙和軍營那邊說不上話,還要唐奕自己出面的時候,他就斷定這事兒是羊老頭兒做下的了.

至于那個叫薛狼的盜匪......

一個糾集匪眾數百的山大王就釘在離太原不足百里的地方,要說他和官府,還有西軍沒點兒什麼貓膩兒,誰信?

李傑訛見唐奕表情釋然,知道他聽明白了,也就不再多言.

"反正不管公子是什麼身份,最後還是要找府衙,西軍大營出面,方能善了.咱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,把你那兄弟救出來."

......

李傑訛怕說不動唐奕,又補充道:"若是公子害怕羊三爺事後反卦,再找麻煩,公子大可放心,我李傑訛用命擔保公子在太原的周全!"

唐奕聞言笑了,拍拍李傑訛的肩膀.

"李大哥倒是多心了,我還真不怕他反卦."

說完,唐奕也不多解釋,掉頭回到羊三爺身邊.

李傑訛怔怔地看著唐奕的背影,心里跟開了鍋似的.

活了大半輩子,就沒見過這麼野的.就算是大宋皇帝,也得講個審時度勢吧?

"敢問公子高姓大名?"

到這個份上了,李傑訛是實在忍不住了,也不管什麼規矩不規矩,倒要看看這位到底什麼來頭,哪來的底氣在西北橫著走.

唐奕剛蹲到羊三爺身邊就聽見李傑訛的問話,見羊三爺也是雙目斂神,豎著耳朵等著聽他的反應.

唐奕一搖頭,"早問不就沒這麼多事兒了?"

"我姓唐,單名一個奕,字子浩."

唐奕說出自己姓名的時候,還有些不無得意:唐奕,唐子浩這個名頭,在大宋乃至遼朝,都應該是響當當的存在了吧?

哪成想,李傑論眉頭一擰,自語出聲:

"唐奕......唐子浩?"

"這是什麼來頭,怎麼沒聽說過呢?"

說完才發現,自己竟嘟囔出聲.自覺失禮,急忙躬身道:"俺老李是個粗人,沒出過西北,想來唐公子在南邊兒一定是聲名遠播的."

噗!!!

即使場面再嚴肅,宋楷等人還是沒忍住,噴了.

龐玉緊咬下唇,兩肩抖得如篩糠,肚子笑的直抽抽,很賤地過來拍拍了唐奕的肩膀,"你也不行啊?無名小卒!"

唐奕臉都綠了,奶奶的,這個逼裝的不成功啊!

氣急敗壞地抬手就給了羊老頭兒一個大嘴巴.

打的羊三爺直想哭,你特麼無頭無臉,報了名號沒人接著,打我干屁?

可是,人在矮簷下,不得不低頭啊,羊三爺苦著臉道:"不管公子什麼來頭,今天都算我羊老三栽了.人我還你,如何!?"

唐奕聽著更氣,牙縫里擠出一句:

"晚了!"

羊三爺和李傑訛都是一滯,"什麼晚了?"

"用不著你了."

"你不是要探我的底嗎?好,我就把底細露給你看!"

"宋老四!"

"唉!"宋楷精神一震."在這兒呢!"

"出城,讓楊二哥帶人直接去那個狗屁狼頭山把人領回來."

"領......領人?"

李傑訛心說,我是不是看走眼了?這位根本就是瘋子!這不管不顧的勁頭兒,哪像個處事老練的高人?

宋楷得了唐奕的命,一揚手,帶著龐玉,丁源,唐正平就要出店.

那架勢,真像是去狼頭山"領"人一般.

"公子且慢啊!"李傑訛心道,真不能由著這幫愣頭青再胡鬧下去了,不然對誰都沒好處.

"公子甚行啊......"

只不過,話還沒說完,宋楷已經推開五味正店的大門,街面兒上的情形一下子展露在眾人面前.

即便是唐奕看了後,也不禁眉頭一皺.

......

只見街上已經被堵死了,近百號的皂衣壯漢把五味正店圍了個結實.手里長刀短棒,個個帶著家伙,眼中更是近乎噴火的怒視店中.

而遠處,更有府衙差役,帶甲兵丁把整條街都封死了,呼呼拉拉正在往這邊兒趕.

羊三爺趴在地上,一見街面上的陣勢,不由長出一口氣:

"小子,你囂張到頭兒了!"

宋楷有點兒心虛地退回店中,不自覺地看向唐奕,意思是:怎麼辦?

唐奕嘴角微微揚起,冷笑一聲,"越玩越大了哪......"

"好,甚合吾意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