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8章 先打了再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讓大伙兒失望了......

謝謝你們的關心,鼓勵和支持,謝謝!

----------

羊老頭兒一番話,說的可謂是聲情並茂,有理有據,連宋楷,龐玉等人都一臉希冀地看向唐奕,覺得這老頭出的主意不錯.

現在,宋楷他們是一門心思想把賤純禮早點弄回來,哪還有心情去考慮摸什麼西北的鹽底子.

微服個屁啊?直接亮身份,就不信太原軍政兩界敢放著范仲淹的兒子不救.

......

可是,唐奕聽完後,不說行,也不說不行,就見他嘴角微微上揚......

笑了.

那笑容帶著幾分詭異,別人看著明明是一臉的春風和煦,但落到羊老頭眼中,卻總覺得這位公子的眼神兒在噴火.

他笑什麼?

正當大伙兒都納悶的時候,唐奕說出一句讓李傑訛和羊老頭兒都沒想到的話.

"沒事兒,誰都不用."

"我給錢!"

唐奕這話一出口,羊老頭只覺腿彎一軟,差點沒跪地上.

給錢?

三萬貫啊!你瘋了!?

可是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就已感覺到對面的那位公子笑得越來越冷,最後竟由笑轉怒,騰的一下從座位上彈了起來.

立起身形,一個躥步上去,照著羊老頭兒的胸口就是一腳.

"****你大爺!真當老子不識數?"

......

羊老頭兒起碼得有五十多歲了,哪經得住唐奕這勢大力沉的一腳,打著橫兒就飛出了五味正店.

街面兒上的行人突然見一個大活人滾地葫蘆一般摔在街上,知道又有打架的了.

西北民風彪悍,打架斗毆是常有之事,大伙兒見怪不怪了,急忙往後躲.

只是,定睛一瞧......

哦靠!

這不是太原最大的鹽把頭"羊叔"嗎?

這位可號稱太原"羊三爺"!

"三爺",當然就是排行老三的意思.只不過,人家可不是在家里排老三,是在整個太原城,他排老三.

在太原,除了府尹余靖,西軍大營主將石金勇,就數這位羊把頭最有身份,連通判,主薄都要讓他三分.

這是誰啊?竟敢朝這位老祖宗下手?

而更讓人驚掉眼珠子的還在後面,因為這還只是剛開始.

只見一個壯小伙兒子追著羊老頭兒從店里出來,照著羊老頭兒的肚子就是一腳.

羊老頭本就摔得的七葷八素,這一腳正中小腹,痛得他先是殺豬一般的慘嚎,接著就覺五髒六腹都往上湧,不由躬在地上,一陣干嘔.

"你敢打老夫?"

"敢你大爺!"唐奕一腳又踹在臉上.

"我要殺......"

"殺你大爺!"

"我是......"

"是你大爺!"

......

這股邪火要是不發出去,唐奕怎肯罷休?

"你他-媽跟老子玩'花活’!?"

"跟老子玩花活兒!"

"跟老子玩......"

不管頭臉的一頓暴踹,不一會兒那羊老頭就只剩下悶哼,卻是暈死過去了.

"爾敢!?"

人群之外一聲怒喝,只見一青年帶著幾個壯漢朝沖了過來.

唐奕不知道是誰,百姓卻大多認識,正是羊把頭的大兒子.

青年心里這個氣啊,一眼沒照顧到,自家老爹讓人踹成了破麻袋.

本來他是在外面盯著,想看看那位狂得沒邊兒的公子要怎麼應對,也好派人盯稍,摸摸底.

可沒想到,他們還是低估了這位的"狂".

在太原地界,敢打我爹?管你是什麼來曆,先打了再說.

青年滿眼憤怒,殺氣騰騰的就沖了上來.

他是想"先打了再說",可惜,有人和他想法一樣.

眼瞅著就沖到了唐奕身前,猛然間,斜刺里黑影一遮,青年下意識地偏頭.罩到他眼前的,卻是五味正店里條凳的一頭兒.

"給我趴下!"

宋楷拎著條凳的另一頭,直接就把青年拍在了地上.

龐玉他們也不甘落于人後,大板凳掄的飛起.眨眼之間,青年帶來的幾個漢子也都老老實實地趴在了地上.

圍觀的百姓看的直咧嘴,這是從哪兒蹦出來的一群"活爹"?

唐奕此時也打累了,氣喘籲籲地直起腰身.一見宋楷他們已經把人都放倒了,心說,看來這一年多的軍訓還真沒白練,嗯,回去還得繼續.

一指那個青年對宋楷道:"把他拎進去."

說完,抓起已經昏死過去的"羊三爺"就往五味正店里拖.

宋楷有樣兒學樣兒,也抓著那青年的頭發往店里拽.

只是,那青年尚還清醒,頭上吃痛,不由哇哇大叫,順著宋楷的手勁兒,手腳並用地向前猛爬.在外人看來,宋為庸就像牽了條狗進了五味正店.

進到店中,趁著把那青年甩到唐奕身前的當口兒,宋楷這才小聲問道:

"為啥打人?"

......

好吧,先特麼打了再說!

直到現在,宋楷還沒弄明白,唐奕到底發的哪門子飚.

唐奕不急著答宋楷,而是偏頭看向李傑訛,"怎麼不攔著?"

李傑訛下意識地看了眼死狗一般的羊三爺,眼皮跳了跳才道:"我怕我要是攔著,也會和他一樣的下場."

唐奕點點頭,李傑訛說的沒錯,剛才要是誰敢攔著,他就弄死誰.

李傑訛見他一副風清云淡,理所當然的樣子,真有點要抑制不住心中的沖動,想要問問這位:

你到底是誰啊?

你知道你打了誰嗎?

可是,話倒嘴邊,卻怎麼也沒問出來.因為現在的唐奕宛如一頭紅了眼的野獸,和昨天簡直判若兩人.

...

唐奕抓起桌上的水壺,也不管是冷是熱,照頭就朝羊三爺倒了下去.

羊老頭兒被激醒,只覺一條命去了一半兒,渾身上下無一處不痛.躺在地上動也動不了,只得咬牙忍住巨痛,無聲地瞪著唐奕.

唐奕蹲著身子,"看什麼?冤嗎?"

羊老頭兒不說話,仍然怒目而視.

唐奕笑道:"不冤就好!也別覺得委屈,比你牛氣的,當初比這還慘."

噗......宋楷沒忍住.

這位還有臉說?算起來,這幾年,世子,朝臣讓他捶了個遍.

當初張堯佐父子...確實比這還慘!

羊老頭兒還是不說話,唐奕就繼續道:"這一手玩的確實刁鑽,可是,想過什麼後果嗎?"

這回倒是羊老頭兒那個兒子暴怒開口了:

"後果就是,你們誰也別想出太原!"

強龍不壓地頭蛇,不管這幾個公子哥兒是什麼來曆,今天的事都別想善了.

唐奕撇了他一眼:"出不出得去,你說了不算."

青年冷哼一聲,淬出一口帶著血絲的唾沫.

"哼!咱們走著瞧!"

唐奕沒心思和他耍嘴皮子,一臉陰森繼續對羊老頭兒道:"試探我可以,但別動我兄弟."

宋楷聞言一驚,似乎明白了什麼.

"試探什麼?"

唐奕道:"估計他們是黑白兩道查了個遍,也沒摸透咱們的底,才使了一招打草驚蛇之計吧?"

"操!"龐玉直接就暴了粗.

"就為這點事兒就把范老三綁了!?"

說到恨處,這貨掄起一條大腿照著身邊那青年的大臉就踢了過去.

嗷~!

青年一聲慘嚎,鼻子都歪到了一邊,臉上更是開了醬鋪.

龐玉怒道:"這他-媽的得有多蠢,才敢綁范老三!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