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7章 演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范純禮......讓人綁了!?"

唐奕聽後的第一反應就是:

你們特麼又在鬧!

宋楷見唐奕一臉的不信,急的滿臉通紅.

"沒他-媽跟你開玩笑,范老三真讓人給綁走了!"

......

宋楷他們昨晚轉了一圈太原夜市,對于西北與開封完全不同的風情,眾人是十分新奇的,所以轉到很夜才回來.

他們在夜市上還聽人說,太原的早市也是西北一景,西邊和北邊來的客商都在早市出貨,能看見很多平時看不到的好玩意.于是,今天一大早,范純禮早早就起來,吵著要去早市轉一圈.

因為昨天回來的太晚,宋楷他們還沒睡飽,誰也不願意跟他去,范老三一氣之下,就自己跑出去了.

直到日上三竿,早市早就應該散了,卻還不見他回來,眾人倒也沒在意,以為他又去別地逛了.

可就在剛剛,有人在五味正店的櫃上給唐奕留了個條子.眾人一看,這才知道范純禮讓人給綁了,這是叫唐奕拿錢贖人的.

......

唐奕接過宋楷遞過來的條子,擰眉細看.

只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了兩行字:

"芽兒百多斤,連皮帶骨三萬貫,去骨蛻皮只三錢,且問官人,出錢幾何?"

後面還有署名--薛狼.

唐奕眉頭一皺,"芽兒"是綠林黑話,走過商的都知道,就是"小伙子"的意思.

這條子上說的明白:"人在我們手里,活的三萬貫,死的三個大仔兒,問唐奕要死的,還是活的?"

"怎麼辦,怎麼辦?"宋楷慌了神兒.特麼做夢也沒想到,有人敢綁范純禮.

唐奕沒說話,拿著條子,站在那兒自顧自地想著.

龐玉也急了,"趕緊去找楊二哥,讓他救人吧!"

丁源附和,"就是啊,還他-媽等什麼呢?萬一綁匪撕票了怎麼辦?"

唐正平則道:"要不,先給他們錢?等把范老三救出來,再讓楊二哥滅了他們."

唐奕瞪了幾人一眼,還是沒說話.

轉身緩步出屋,拿著條子直接下了樓.到了樓下,把條子往櫃上啪的一拍.

"李掌櫃的,給個說法吧!"

李傑訛一怔,看了眼條子.條子是他收的,當時沒當回事兒.

此時打開一看,瞳仁不禁也是驟然一縮.

"薛老狼!爾敢!?"

抬頭再看唐奕,卻見他臉色陰沉,一臉玩味地看著自己.

"不管是薛什麼狼,還是你,都攤上事兒了!"

唐奕心說,而且,還不是小事兒.居然敢把范仲淹的兒子,我唐瘋子的兄弟給綁了......

......

李傑訛心中一寒,此時的唐奕,與昨天簡直就是兩個人.

"公子莫急!公子放心!"李傑訛把條子放下,有些語無倫次了.

"這事兒我接著!"

"你接著?"唐奕冷笑道."你還真接不住."

李傑訛汗都下來了,一指那張原木色的桌子,"公子既然在我店里坐過鹽桌,在太原出什麼事兒,都算我老李的,接不住......也得接!"

唐奕暗暗點頭,看來,這事兒可能和李傑訛沒什麼關系,但事到如今,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.

"給你半天時間."

"公子放心!某這就去辦."

說著,朝堂倌一聲吩咐,"快去把你羊叔喊來."

堂倌得了令,一溜小跑的出去了.

沒一會兒就回來了,喘著粗氣道:"羊叔不在家里."

李傑訛聞聲,眼睛一眯,出了櫃台,向唐奕一拱手,"某親自去找,公子慢等."

......

唐奕目送他出門,卻聞身邊宋楷急道:"你跟他們費什麼話?直接去找楊二哥,讓他救人啊!"

唐奕搖頭,"再等等,沒那麼簡單."

"什麼簡單不簡單的!"宋楷急道."一廂大軍攆過去,最他媽簡單!"

唐奕偏頭看著他,"攆誰?在哪兒?什麼時間接頭?"

"呃......"宋楷說不出話來了,條子上是好像什麼都沒寫.

而且,唐奕只看了一眼就知道,綁匪就不是奔著求財去的.

三萬貫!

哪個綁匪想錢想瘋了,也要不出三萬貫的贖身錢啊!

宋楷他們是跟他唐奕呆的時間長了,對于動不動就百萬,千萬這麼使錢的情況已經見怪不怪了.真是覺得綁匪要三萬,在唐奕這里不算多.

可是,他們忘了,三萬在唐奕這兒不算事兒,但是,可著整個大宋,又有幾家能有三萬的家財?

張嘴就要三萬,這不扯淡嗎?

......

又過了一會兒,李傑訛帶著那個什麼"羊叔"回來了.不出唐奕所料,這個"羊叔"就是昨天那個老頭兒.

李傑訛出門之時只是一滿愁容,現在卻是添了三分怒色.進來之後,一言不發,只是冷眼看著那老頭兒.

老頭兒進來後一臉慌張,先是沖唐奕一拱手,然後走到櫃上,拿起那條子一看,也是臉色漲紅.

"薛老狼好大的膽子!"

唐奕沒接話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羊老頭兒.

見唐奕看著他,羊老頭兒面色一苦,"萬沒想到會出了這檔子事兒,倒是我與李掌櫃疏忽了."

宋楷心里亂得很,不想聽他再說這些沒用的.

"別他-媽廢話,趕緊把人給我們找回來!"

羊老頭苦聲道:"幾位公子不知,這個薛狼......"

"薛狼怎樣?"

"這個薛狼,官府拿他也是沒輒啊!"

"薛狼是太原以北八十里,狼頭山的綠林悍匪,仗著狼頭山地利,聚匪成寨.糾集匪眾數百,專干些綁票,劫道兒的買賣.太原府衙幾次圍剿,皆是無果."

宋楷一驚,更是煩亂,"這麼厲害?"

"那怎麼辦?"

"我去要人!"李傑訛咬牙插話.

羊老頭兒一怔,"你去?你忘了你是怎麼被......"

李傑訛打斷道:"人是在我這兒綁走的,不能砸了老子的招牌!"

說完,看向唐奕,"你兄弟要是出事兒,我陪你一條命!"

唐奕還不說話.

卻是羊老頭兒略一沉吟,"也是個辦法.可光你自己去,是肯定不夠的,得讓府衙出差役向狼頭山施壓.要是西軍大營也能做出欲剿之勢,就算不能把薛狼怎麼樣,但逼其放人,應該不難."

"只不過......"

羊老頭話鋒一轉,向唐奕一拱手,"只不過,公子莫怪,我等雖在太原有些人脈,但要迫使府衙和大營出兵,出役,卻沒那個本事."

"公子你看?"

話里的意思是,你看,你不是皇族中人嗎?使點關系,動用官府之力,應該不難吧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