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6章 誰這麼大膽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無淚懶蟲"的五萬飄紅!

感謝"天恩陸裳,小小住一段"的萬賞!

--------

幾個生臉兒一進城,就已經被人從頭盯到了尾.而現在,唐奕又從生臉兒,變成了讓那些人捉摸不定的生臉兒.不用想也知道,必定更會有人盯梢.

也就君欣卓有本事,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避開眼線,悄然出城了吧?

君欣卓一走,唐奕也無心與宋楷等人玩鬧,把他們都哄了出去,獨自坐在在房中,繼續琢磨著西北可能的局勢.

......

而在離五味正店不遠的一處民宅之中,那留著山羊小胡子的老者也獨自坐在堂中,一陣陣的心神不甯.

大約過了有一個時辰,門外傳來了腳步之聲.

還沒等外面的人敲門,老頭兒就急不可待地出聲道:"進來吧."

進來的不是一個人,除了之前盯過唐奕稍兒的那個潑皮,還有一個衣著光鮮的青年漢子.

老頭兒一見二人,先向那青年問道:"去哪兒了?"

青年一窘,"跟丟了."

老頭兒不由一愣,"怎麼會跟丟了?"

青年道:"咱們還是小看了那幫人,萬沒想到,一個侍女都有這般的警覺和身手.那小娘出了客棧不到一盞茶的功夫,就把咱們的人甩沒影兒了."

"......"

老者聞言,更是出神,喃喃碎念:"一盞茶都沒盯上?那小子到底什麼來頭,身邊一個小娘子都有這般身手?"

回過神來,又對那潑皮道:"打聽的怎麼樣?"

"回您老的話,小的把那幾個生臉兒進城之後走過的地方又都細問了個遍,這幫人......"

"這幫人好像真是奔著鹽來的.進城之後,他們在城里轉了半天,就接連走了幾家雜貨問鹽."

當下,潑皮把唐奕幾人進城之後去了哪兒,進了哪家店,和店主說了什麼話,都詳詳細細地與老者報了一遍.

......

"你先下去吧."老頭兒沉吟片刻,就讓那潑皮先出去了.

等潑皮一走,那青年漢子才道:"這幫人太過招搖,若非不懂行,那很可能就是官面兒上下來私訪的."

老頭兒搖了搖頭.

不懂行是肯定的,招搖也不假,可卻不太像官面兒上的人,因為招搖的有點過了.

誰要是私訪還這麼大搖大擺,那還不如穿著官服下去直接問呢.

而且,這幾個半大小子從年齡上看,也不像是官府中人.

"州府和西軍大營都派人問過了嗎?"

青年道:"問過了.府衙那邊說,沒聽說朝廷下來的有這麼幾個人,朝中的給事中歸班吳育是個半百老人."

"趙通判分析,吳育在朝已經六七年了,也該下去了."

"這次受巡案黃牒(身份證明,正規調任受'告身’臨時差遣受黃牒),既沒派什麼隨行屬官,也沒有什麼特殊用意,多半就是中樞找個借口,想把吳育發到地方上去了."

"那西軍大營呢?"

"大營那邊是孩兒親自去的,石將軍也是百忙一見.只是,他久在西北,京中的情況並不熟悉,卻也是毫無頭緒."

老者聞言,眉頭鎖得更深.

最鬧心的情況莫過于此,摸不清唐奕的底細,動也不是,不動也不是.

不知道那位公子是什麼來路,誰敢和他鋪那麼大的買賣?

可是,唐奕開出來的這個買賣實在太誘人了,三分之一個大宋的私鹽生意啊!要是真做成了,這老頭兒都不敢想.

"唉."最後老者長長一歎."這已經不是咱們能做主的了,你派個人去西京,還是讓主家來拿主意吧."

"可是."青年有些急了."楊文廣馬上就到太原.他一來,這生意就得拖著了,萬一拖黃了......"

"拖黃了也沒辦法."老者也是惋惜.

"牽扯太大了."

青年臉色一暗,上前一步,試探道:"孩兒倒是有一計,不知當不當講?"

老者一挑眉頭,"什麼計?"

"現在,咱們主要還是摸不准那幫人的來路,只要知道了他們什麼底細,也就不用這麼被動了."

青年又往前湊了湊,"這事,可以找薛老狼!"

------

君欣卓出城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,所以,晚上肯定回不來.

用過晚飯,宋楷他們嚷嚷著要去看看太原的夜市.唐奕沒那份心情,就放他們出去,自己則是在大廳尋了一處好坐位,要了幾個干果小食,佐以美酒,自斟自飲起來.

月上中天,李傑訛店里生意也淡了下來,見唐奕一人獨飲,忍不住在唐奕對面坐下.

唐奕見是他,也不多說,把酒壺推了過去,讓他自己給自己滿上.

李傑訛有些局促,主要是沒見過這樣氣度的人.

一身貴氣凜然,卻又不失平易近人.主要是那個身份,他這個西北漢子還真不知道,原來皇親貴胄還能是這般坐派.

"公子真是......皇族中人?"

唐奕笑道:"怎麼,不像?"

"那倒不是."李傑訛倒上一杯酒方道."只是沒想過,皇親貴胄能坐在我們這幫糙漢對面談笑風聲."

唐奕搖頭道:"皇親貴胄也得先是人,再是貴,是人就有七情六欲."

"再說,我也只是幫趙家管管生意罷了,也算不得什麼貴胄."

李傑訛點點頭,唐奕說的也沒錯.皇帝也得有好惡.再說,走南闖北的商家,哪個不是八面玲瓏之人.

......

于是,兩人對坐而飲,談天說地.

之前接觸對話,都是機鋒暗藏,更離不開一個"鹽"字.此時卻是聊開了,從西北見聞到宋遼夏局勢,從大宋風土到塞上人情,幾乎是無所不談.

唐奕見識之廣,著實讓李傑訛為之乍舌.這位看上去只有二十出頭的青年,要是沒去過那麼多地方,沒親眼見過那麼多東西,是絕對說不了那麼詳細的.

......

不知不覺,二人竟聊到臨近午夜,直到宋楷等人回來,方算作罷.

天色不早,唐奕也就回房歇息了.

許是昨夜睡的晚,又喝了酒,第二天日上三杆,唐奕才起來.

君欣卓還沒回來,不過,所幸五味正店的服務倒還周到,小二見他起床,連忙奉上面湯,讓唐奕洗漱.

可剛洗了臉,正在漱口,房門哐的一聲被宋楷撞開了.

就見宋楷,龐玉,丁源,唐正平慌慌張張地沖了進來.

"出事兒了!"

"范老三讓人綁了票了!"

......

噗!!!

一嘴的漱口水,直接噴到了宋楷臉上.

"咳咳......你再說一遍!"

"賤純禮讓人綁了!!!"

"哦操,誰這麼大膽子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