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5章 錯綜複雜(四千大章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自信地一揚嘴角.

"要是這生意足夠大呢?李掌櫃就不動心?"

只要這個李傑訛稍有動心,或是他只是問一句"有多大",唐奕就能開出一個任誰都無法拒絕的數字.

可是,沒想到李傑訛猛一擺手,"公子,您小看我李某了!再大,也跟我李某人沒關系."

唐奕聞聲,倒被他這股子氣度弄的愣住了.

"掌櫃就不想聽聽?"

"不想!"

"那掌櫃的這是......?"

唐奕心說,不想聽,你過來干嘛?

李傑訛滿臉得意,甚是滿足.這還是唐奕進店以來,他第一次算是占了上風.

"可能是某家多心,現在朝廷風緊,所以,還是想勸公子一句,慎重為上."

唐奕笑道:"李掌櫃確實多心了."

"......"

李傑訛真的想立馬問問唐奕,你誰啊?怎麼會這麼自信?

但是,做為掮客,有些事兒不知道比知道更好.

他卻不知,唐奕正是用這份狂傲,徹底打亂了李傑訛,包括那潑皮的思路,也讓他們放松了繃緊的那根弦.

李傑訛也是好心,點到即止.既然唐奕不領情,李傑訛也沒什麼好說的,敷衍兩句,起身回了櫃上.

他一走,唐奕又等了有一刻多種,那潑皮漢子才從店外引進來一個留著山羊胡子的小老頭兒,往唐奕對面一坐.

唐奕搭眼一瞅,用下巴指了指老頭兒身後的潑皮,"你是他家大人?"

"不是,但管事兒."

"公子要走鹽?"

"嗯."

"冒昧問一句,公子高姓大名?何方人士?"

唐奕笑了,"我是誰,你不用管.只說這買賣能不能做?"

老頭點點頭,"那小老兒也就不賣關子了.公子要把咸面兒販到京畿路,這買賣我們做不了.也沒那麼大的本事."

唐奕不信道:"那你還來做甚?"

本來就是見不得光的買賣,既然不能做,那就不應該來惹他這個不必要的麻煩.

不想,那老頭兒微微一笑,對著那潑皮道:"李大掌櫃點頭了,小老頭兒就得過來看一眼.這趟生意不成沒關系,以後有的是機會,全當交個朋友."

唐奕下意識地看了眼李傑訛.

沒想到,這個自稱掮客的李掌櫃有這麼大的分量,點個頭就算把他保下來了.

其實,別看唐奕橫沖直撞挺像那麼回事兒,但鹽行里的那些個規矩,他真的是一點兒都不知道.

李傑訛開店迎客,生臉兒在他這里先過眼,只要李掌櫃的點頭,這生意也就成了一半兒.若不是現在時局微妙,也就沒有這麼多周章了.

聊到這兒,唐奕就聊不下去了,人家既然已經把底都交了,他還能說什麼?

只不過,你越是把唐奕往外推,就越勾著他非得看看這行當里面到底有什麼.

開始,他只是想摸摸西北鹽事的底,看看若是真實行鹽改,阻力到底會有多大.

但是現在,唐奕覺得,這個行當里的人都挺有意思,並不像想像中的那般都是猥瑣相.

......

目不轉睛地盯著那老頭兒半天,唐奕終于開口:"生意成不成的沒關系,可容我問一句?"

"公子,但說無妨."

"是時候不對?還是京畿這個地方不對?"

老頭兒笑道:"不瞞公子說,都不對."

"......"

"公子既然能問時候不對,想必也是知道點什麼.朝廷的巡查使已經進了河東地界,總要給官面兒上的人留點余地."

"再者......"老頭兒沉吟了一下.""西邊來的'咸面兒’不出太行山,這是咱們的規矩."

"規矩?"唐奕冷笑道."我看是能力吧."

老頭兒一愣,"公子......"

唐奕夾起一箸小菜,"過了太行山,就出了西軍的范圍.我看,你們是有心無力吧?"

"呃......"

被唐奕說道痛處,老頭兒有些尷尬,還確實是有心無力.

唐奕見火候差不多了,冷聲道:"第一,若換了龐籍,丁度之流西來,還有幾分希望.他吳育一個'外人’,小小的給事中歸班,能干什麼?"

"第二,要是你們能過太行山,我也就不來了!"

"......"

老頭兒終于淡定不下去了.

他實在想不明白,這二十出頭的年青人到底是多大的來頭,能說出這樣的狂言.

唐奕話里的意思就是,他就是看准了,青鹽出不了西軍勢力范圍這個商機才來的.也就是說,西軍不行,他行!

"再問公子一句,公子高姓大名?何方人士?"

這回唐奕倒沒一口回絕,只道:"家里有長輩......姓趙."

可卻不想,此話一出,那老頭兒一個激靈,臉色瞬間煞白.而櫃上的李傑論更是騰的一聲,不自覺地站了起來.

唐奕一驚,萬沒料到,二人是這個反應,心下忐忑,只得用夾菜來掩蓋神情.

而那老頭兒晃神之後,竟畢恭畢敬地站了起,躬身長揖.

"小老兒斗膽再問公子一句,是哪一支?"

唐奕猶在空中的筷子一頓,眯縫著眼睛看著那老頭兒.

這話問的就有講究了.

唐奕剛剛說家里有長輩姓趙,暗示自己與皇族有關系.

他這可沒撒謊,因為趙禎待他就如長輩嘛.可是,這老頭兒卻問他是哪一支.

趙家天下,從太祖傳于太宗,雖七十多年都是太宗後人掌朝.但是,對大宋稍有了解的就都知道,趙家分三支.

第一支,當然是太祖一脈.雖然讓弟弟坐了大位,但是,太祖後人未絕,現在把觀瀾當養老院住著的趙德剛就是太祖之子.

第二支,就是太宗一脈.自不多說,現在的趙禎,趙允讓,趙允弼,皆屬太宗後人.

還有一支,對于宋史了解不深的可能不知道,就是趙匡胤的四弟,趙廷美一脈.

他三哥當了皇帝之後,因為杜太後的金匱之盟,皇位傳弟不傳子,讓趙廷美也動了當皇帝的心思.這貨兩次想造反都沒成,被太宗從魏王,開封府尹一路貶成了縣公.

趙廷美一氣之下,又自貶去守房陵,沒幾年就病死了.他這一脈,也隨其在洛陽,房州一帶安了家,落了戶.

這若放在別的朝代,還能讓他們好好活著?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,早就賜這一家人兩壺毒酒,讓他們一家去地下團圓了.

但是,老趙家就是這麼尿性,也不知道是真心軟,還是怎地,趙廷美一死,對其後人不但不除,反倒是頗多照顧.發展至今,太祖四弟這一支不但沒有沒落,反而是開枝散葉,頗為繁盛,子孫後代多在西京,永興等地為官.

時之今日,西北事戰連連,這些地方也重要起來,趙廷美一系亦有抬頭之勢.

......

這老者一問唐奕是哪一支,就讓唐奕犯起難來.看他們剛剛的表現就知道,這絕不是平白問出.

但是,唐奕答什麼呢?

太祖一系?不用想,肯定不行.

那就只能在太宗和趙廷美兩者之間選擇.

......

"本公子住在京里頭,你說我是哪一支?"

最後,唐奕還是覺得,別往趙廷美那邊靠的好,畢竟對那一家子人一點了解都沒有.

說完之後,細看那老頭兒的表現,卻是什麼都看不出來.

而那老者本有心多問一句,卻也是沒敢.

這個欲言又止的表情卻是被唐奕抓了個正著,微不可查地眉頭一皺.

"怎麼?"唐奕加了把火."和人做生意,還要看是哪一支不成?"

"不敢,不敢!"老頭兒陪笑道.

"那......公子當真有把握?"

唐奕道:"過了太行,有沒有把握那是我的事,和你們沒有關系."

......

好吧.....

"那公子走多少?"

唐奕搖頭,"不知道."

"不知道?"

"沒算過."

老頭兒想哭,總得有個數兒吧?數都不知道,你還來走什麼鹽?

卻聞唐奕道:"那你幫我算算,京畿路,京西北路,京西南路,荊湖路,加在一起得多少?"

噗!!!

唐奕根本就不是按量來算的,他特麼是按地頭來算的.

這山羊胡子老頭兒倒騰了一輩子的鹽,也沒見過有哪個買家"圈地圖".

"公子,莫要戲耍小老兒."

唐奕眼睛一眯,"我像是和你開玩笑嗎?"

"呃......"

老頭兒又是左右思量了半天.

"此事牽扯太大,小老兒要上報主家."

唐奕點頭,"可以."

"但得快著點兒."

老頭兒緩聲道:"總要些時間的."

唐奕覺得也沒聊下去的必要了,緩緩起身,"三天之後,楊文廣就到太原了.到時候,你們想做這筆買賣,也得等著了."

"楊......將軍?"老頭兒更懵了.這位公子來頭當真不小,什麼都知道啊.

不等老頭兒反應過來,唐奕已經和君欣卓安步上樓去了.

......

回到房中,君欣卓實在憋不住樂,"你可真能演!"

可是,唐奕卻笑不出來,點頭敷衍,心思早就飛到九宵云外去了.

他之所以要先進城,先來探探私鹽的底細,其實就是想看看,鬧得沸沸揚揚,連後世都有記載的西北青鹽到底有多大的規模.如果能知道一個大概的量,唐奕就能做到心中有底,在與大遼,還有西北軍政就鹽事談價錢的時候,也好有個准備.

要是按照這個思路,唐奕剛剛費了牛勁,演了那麼大一出,最後火候到了,最該說出來的應該是:"你們有多少鹽,我就收多少."

可是,事到臨頭,他卻臨時轉了念頭.

于是,唐奕什麼都沒問,只是拋出一個天大的餡餅,一個沒人敢吃的餡餅.

為什麼這麼做呢?

因為他發現,西北鹽事遠沒他想像的那麼簡單.

一個走私青鹽的鹽販子,張嘴就問人是皇室哪一支.這不奇怪嗎?這明顯就是在找"山頭兒".

而當唐奕說是住在京里,表明不是趙廷美一脈之後,那老頭,包括李傑訛,從臉色上卻是什麼都看不出來.

這就更奇怪了.

唐奕把趙廷美一系單提出來說,就是明著告訴他們,我不是.

而他們的反應無喜無驚,卻又不是無關緊要的感覺,說明這里面肯定有趙廷美系的參與.

其實,這一點不用察言觀色,老頭兒一問"哪一支",唐奕就知道一定和趙廷美一脈脫不了干系了.

那一家人在西北政界占了相當的分量,怎麼可能和鹽沒關系?

而這還不是唐奕縮回來的真正原因,廷美系再怎麼樣,也是遠離中樞被邊源化多年了,就算現在有所抬頭,一時半會兒還影響不了什麼.

問題出在那老頭兒,他明顯是想接著問,卻又沒敢問.

細想之下,有什麼可問的呢?

京中除了太宗系,就是太祖系.

太祖系夾著尾巴做人還來不及呢,會出來唐奕這種招搖過市的子弟嗎?

而唐奕後來故意更加的放狂,那老頭兒和李傑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,更加證明他們根本就沒往太祖一脈上去想.

那麼問題來了:既然認定唐奕是太宗一脈的,又有什麼好問的呢?

除非在他們心中,太宗一脈也是分出不同派系的,他們不能確定的是:唐奕屬于哪一邊.

......

太宗一脈......

當國者趙禎.

另有能者,汝南王府也!!!

唐奕不禁想起,之前老師說過的一句話.

有一次,他問范仲淹,慶曆之時,汝南王是站在哪一邊的?

范仲淹答:當然是守舊派,汝南之勢,盡在北方.

把這句話和今天的事情聯系一下......

難道?西北鹽事,與那家人有關?

這個念頭剛一出現,唐奕只覺背後一股冷氣憑空而生,汗就下來了.

鹽,不可怕!

可怕的是,因為鹽,把廷美系和汝南王一家溝聯起來.

......

"想什麼呢?這麼入神兒?"

賤純禮等人此時沒什麼事兒,來找唐奕.一進屋,就見他在那'入定’.

唐奕被他喝醒,勉強一笑,"沒想什麼."

嘴上雖這麼說,表情卻還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.

"君姐姐,麻煩你個事兒."

"你說."

"你出趟城,讓吳相公給陛下發一封密奏,讓陛下派人徹底查一查趙廷美一家."

"好."君欣卓點頭應下.雖不知道唐奕為什麼要這麼做,但她知道,唐奕一定是有重要的事.

宋楷,范純禮他們也收起了玩鬧之心,跟著唐奕混了這麼多年,這點輕重緩急還是分得出來的.

范純禮道:"干嘛還讓君姐姐走腿,我去給你當回苦力."

一群大老爺們在,還讓一個姑娘家走腿,范純禮覺得不合適.

唐奕搖頭,"你們不行,只能麻煩君姐姐."

"為啥?"

"因為只有君姐姐能甩開盯梢的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