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4章 大商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見那美髯漢子臉色數變,陰晴不定.

唐奕暗自一笑,也不逼迫,與小二點了一份回鶻烤羊腿,幾樣兒小菜.便不再與那掌櫃的搭話.

......

不多時,羊腿端上來,唐奕正要招呼君欣卓開動,猛的桌前黑影一遮,一個人影大喇喇的在他們這桌坐下了.

唐奕只是抬眼掃了一眼,便自顧自地夾菜:"還以為你不來了."

坐下那位作動一僵,生生把到嘴邊的套詞兒噎了回去.

"公子......在等我?"

唐奕搖頭,"跟了咱幾條街,總不至于就這麼沒了下文吧?"

對面兒的,正是剛剛進店時,坐在這張桌子上的那個流氣漢子.

流氣漢子心虛地看了一眼櫃上,一時之間竟不敢接話了.

唐奕笑道:"你的人?"

卻是對櫃上的美髯漢子說的.

美髯漢子答道:"不是."

倒是唐奕想多了,他以為這潑皮是美髯漢子的人,而那潑皮看向掌櫃,只是因為不確定,美髯漢子是不是把他的底泄給了這位公子.

唐奕點頭,稍稍有些失望.要真是掌櫃的人,倒省了些麻煩.

看向那流氣漢子:"上頭有人嗎?"

"什,什麼上頭?"流氣漢子支吾道.心說,這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?直接的讓他有點不習慣.

唐奕道:"放心,沒問你官面兒上有沒有人.不想知道,也不用知道."

"這買賣你做不了主,叫你家大人來吧."

潑皮心說,瞅把你狂的!?

也不知哪兒來的勇氣,抽抽著半邊兒臉道:"公子就不怕咱做的是人肉買賣?"

唐奕停下筷子,皮笑肉不笑地反問:"你是嗎?"

潑皮一哆嗦,又不敢說話了.

唐奕那眼神太嚇人,他毫不懷疑,他要敢說是,這位現在就敢要他的命.

一咬牙,"不瞞公子,公子進城之後的所做所為盡在小的眼里,冒昧問一句,公子要走鹽?"

"走鹽."

"走到哪兒?"

"京畿"

"!!!"

這回,連美髯漢子都怔住了.

那潑皮更是搖頭,"京畿路不行!"

唐奕微微一笑,"行不行,你說了不算.別急著拒絕,叫你家大人來."

潑皮沉默了.

說實話,他就是個給主子盯客,拉活兒的小嘍羅.可是干了這麼多年,也算是見多識廣,卻從沒見過這般氣魄,這麼狂的下家.

最後,潑皮還是起身一拱手,"公子慢等,我去問問!"

潑皮一走,那美髯漢子站了起來,來到桌前坐下.

唐奕抬頭看了美髯漢子一眼,"掌櫃的,貴姓?"

"免貴姓李,李傑訛"

"黨項人?"

唐奕一挑眉頭,"李"雖是漢姓,但"傑訛"卻不是漢名.而且,唐奕知道,黨項確實有漢姓姓李的.

李傑訛拱手道:"公子果然是見識廣博,某家確是鮮卑拓拔氏之後."

這個"李",還不是一般的李.

唐末黃巢起義時,唐王傳檄天下勤王.黨項族宥州刺史拓跋思恭出兵,擊敗黃巢叛軍.

戰斗中,拓跋思恭的弟弟拓跋思忠戰死,唐僖宗賜拓跋思恭為"定難軍節度使",後被封為夏國公,賜姓李.

自此,黨項最重要的一支--拓拔氏改姓"李",且有了自己的領地.

後來,五代亂世,拓拔氏逐步壯大,占據河西大片土地.李元昊自立稱帝,就是自稱拓拔氏之後.

所以,李姓不但是黨項姓,而且還是西夏的國姓,皇族專享.

唐奕來了興致,"那就奇了怪了,如此說來,掌櫃的算是西夏皇族,怎麼跑到大宋來,當起了商戶?"

李傑訛神情一暗,擺手道:"先祖舊事,不提也罷."

他不願說,唐奕也就不問了.話鋒一轉,"李掌櫃這是想入局?不合規矩吧?"

如果唐奕沒猜錯,這位美髯漢子也就是個掮客的角色.不然,剛剛那個流里流氣的潑皮坐下,他也不會就那麼淡然地看著人家搶自己的生意.

李傑訛怔道:"公子怎麼......"

唐奕笑道:"都是跑生意的場面人,沒吃過豬肉,還沒見過豬跑嗎?"

點了點桌子,"如果本公子沒猜錯,這桌子就是專談那'第五味’生意的吧?"

五味正店:酸甜苦辣......咸!

要不奔著這個"咸",唐奕何苦專門跑到這來?

而這桌子,後世人可能想不明白,但是放在大宋,還真是不難猜.

說白了,這是古人玩的一手隱喻,體現在這個時代的方方面面

這就和開封的茶館,食鋪門前掛的大紅燈籠是一個道理,那燈籠也不是隨便掛的.

門前不掛燈,那就是正經的茶鋪子,飯館子,只能吃飯飲茶,沒有別的項目.

而門前掛了燈,說明這是"花館子",也就是提供娼妓服務.客人一看,就知道該不該進.

再比如,人盡皆知,給青樓豔姐**兒叫"梳攏",也就是髻發.

這同樣是一種隱喻.姐兒一但失了身,就要把長發盤髻,把自己和清倌兒,還有處子雛妓區分開.客人來了,只看發髻,就知道這位能不能帶出場.

同樣的道理,這五味正店,擺了一張原木色的桌子,也不是隨便坐的.

懂行的行商往這兒一坐,店家,還有走鹽的就知道,你是奔著什麼來的,自然有人上來與你搭話.

"......"

李傑訛驀的哈哈大笑,現在是真的覺得,從這公子進門開始,自己就是小看人家了.

這位公子確是個商家無疑,而且,是走南闖北的大商家.

他已經絲毫不懷疑,唐奕與現在風傳的朝廷巡案之事有關了.他相信,官府之中絕沒有一個如眼前這位這般,對商事,財道兒如此門兒清的人物.

他哪里知道,面前這位不但是商家,而且是大宋最大的商家.

"李掌櫃的想入局?這不合規矩吧?"

思緒再回到唐奕這句問話,李傑訛颯然道:"某家只是個開客棧的掮客,吃的是兩家飯,確是沒有覬覦更多的道理."

唐奕自信地一揚嘴角,"要是這生意足夠大呢?"

"李掌櫃就不動心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