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3章 五味正店(四千大章)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二合一章,晚了,見諒.

感謝"啦V5頭像"的萬賞!

----------

自澶淵之後,宋遼又訂下盟約,互不收留逃民,且兩國貿易也以権場互市為主,理論上斷絕了宋遼之間的民間往來.西夏的情況也差不太多.

但是,也不想想,當世最強盛的兩大帝國之間,只靠雄州互市怎麼可能滿足民間百姓的商貨需求?

所以,官方雖然限制民間往來,但是,走私偷販依然是無法徹底斷絕的.

現在的情況可以說,就是都裝看不見.

宋,遼,夏三國似乎形成了默契一般,宋遼于河北兩路雄兵對峙,卻對西邊的大遼京西道和大宋河東路疏于防范.

而宋夏之間,于永興軍路軍戰不斷的同時,對于東北向的大宋河東路也是少有進犯.

如此一來,也就為民間往來創造了十分有利的條件,成全了太原這個特殊的存在.

大宋西北番民本就有黨項一族,再加上遼地的羌人,西夏羌人以走私為業,把大宋的茶,絲,陶,鐵販入兩國,幾十年間從未間斷.

而西夏的青鹽,牛羊,大遼的牛羊,山貨也是大宋所需,致使太原各民族高度融合.

除了黨項人,遼地漢兒,契丹商人在此走私了幾十年,有的也逐漸在大宋定居.形成了太原現在的格局.

唐奕等人下馬慢行,發現在街道兩邊的商鋪中,甚至能看到很多在開封都找不到的奇貨.

比如,大遼的松子,山核桃,山果等野貨.這些東西在雄州互市上都是極為搶手,遼人更是拿來當做國禮贈于大宋,可見其珍貴.

但在此處,竟是隨意擺在路邊售賣,與平常貨物一般無二.

唐奕特意跑到集市上轉了一圈,這里不但有大遼,西夏的特產,就連西州回鶻的葡萄美酒,各色干果也是一樣兒不缺.

宋楷看的新奇,轉臉擠兌起唐奕.

"看來,觀瀾運力還是有待提高啊!西北這麼多好東西,你卻一點也沒沾上光."

觀瀾運輸體系走的是水路,多以江南,兩湖,還有沿海的產出為主,西北水路不通,自己和觀瀾搭不上邊兒.

可是,唐奕卻是不接話,緊鎖眉頭,喃喃自語:"什麼都有,就是沒有鹽."

眾人一怔,這才發現,全城奇貨遍地,但確實如唐奕所說,唯獨少了西北最著名的東西--青鹽!

宋楷撓頭道:"對哈,怎麼沒有鹽?"

丁源撇嘴道:"買鹽當然去雜鋪,誰還擺到街面兒上來."

大伙兒一想也對,特意四下掃看,看有沒有賣鹽的鋪子.好巧,前面不足十丈遠就有一間.

唐奕擰著眉頭走了進去.

"老板,賣鹽嗎?"

雜鋪掌櫃是個粗壯的漢子,抬眼一瞅,沒說有沒有,倒是不咸不淡地反問道:"南邊兒來的?"

唐奕泯然一笑,"怎地,掛相?"

漢子又是不答,一指櫃上的一排白布口袋中的一個,"150文一斤,要多少?"

唐奕又是一愣,隨即一邊拿起一塊"鹽巴"細看,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道:"這麼貴?"

漢子道:"咱這西北偏的很,自然就貴些."

"那這質量也太差了點吧?"

這鹽巴略有青黑,搓下一點兒放到嘴里一嘗,還有點苦澀,是官方流通的解鹽.

漢子不干了,"公子識不識貨?咱這是上等解鹽.可著太原城,你也找不著比這更好的官鹽了."

唐奕嘿嘿一笑,"您別激動,我的意思是......"

"有沒有青鹽?"

漢子一怔,下意識答道:"沒有."

"那是犯法的!"

唐奕陪笑道:"您看我們大老遠從南邊來,可不是為了走解鹽的."

宋楷幫腔道:"咱們走的量可不小."說著四下掃看."要是成了,夠您這小店兒吃個三五年,當是不成問題."

漢子猶豫了一下,還是堅定道:"沒有!"

唐奕搖頭,不再問鹽的事兒.

"那城里哪家客棧住的舒坦,還請大哥給指條道兒."

這回漢子倒沒猶豫,"府街西頭,有家五味正店,是大原最好的大店了."

"得勒!"唐奕颯然一拱手."那就不耽擱大哥生意了."

說完,帶著宋楷等人就往出走.

走到鋪門外,唐奕停下,回身嚷道:"小弟這幾天就住在那兒了,大哥若是找到門道,可去客棧尋之."

說完,不等漢子反應,已經消失在人流之中.

"這漢子還挺小心!"丁源抱怨道."我還不信了,這麼多雜鋪,他不賣,總有人賣."

唐奕冷然一笑,"屁的小心!你去別家看看,多半也是這個待遇."

丁源不信邪,找了幾家一問,果然是只有解鹽,沒有青鹽.

......

"怎麼回事兒?"

唐奕答道:"估計是吳相公來西北巡案的事情,早就傳到了這邊."

一進太原城,唐奕就納悶,這和他了解到的情況完全不符啊!

據老師說,青鹽遍布西北,又以太原為最,是為青鹽入宋的集散之地.別說是雜鋪,街邊兒集市敞開口袋叫賣的都比比皆是.

怎麼可能走了這麼半天,他們連青鹽長什麼樣兒都看不著.

一定是有人把朝廷要整頓西北鹽務的消息早就散出去了,各家鹽販才會這般警惕.

"那現在怎麼辦?"唐奕把話一說明,宋楷就有點沮喪了.

"看來,果真如傳言一般,私鹽之利軍政兩務都有參與,咱們來的這麼低調,還是不行."

唐奕搖頭,"先住店,等楊文廣到了再說吧."

看來,他還是想簡單了.本想進城來看看青鹽猖獗到什麼程度,卻沒想到,人家早防著他呢.

照著那漢子的指引,幾人尋到五味正店.

前腳進店,後腳就跟進來一個流里流氣的漢子.也不說話,進來就往廳中一坐,一瞬不瞬地盯著唐奕等人.

唐奕他們進了廳,倒是沒注意那潑皮漢子,反倒是不由一疑.

本以為,這傳說中的太原最大客棧生意不得多好,卻不想,並沒有那麼邪乎,大廳之中竟鮮有旅客,頗為冷清.

櫃台里斜倚著一個穿緞面兒罩袍的中年人,歲數不算老,可胡子倒不少.半尺多長的美髯,再加上西北人特有的高原紅,還真有那麼幾分後世電視劇里關云長的味道.

此時,這位正輕搖蒲扇,好不悠閑.聽見動靜,才半睜鳳目看了唐奕幾人一眼,蒲扇一緩,又好好地上下掃了個遍,才懶懶地叫伙計招呼.

"六子,來客人了."

唐奕抿然向那美髯公微微點頭,算是打了招呼.隨後,就坦然的一邊等著堂倌兒上來招呼,一邊四下打量起這店鋪來.

這時,堂倌兒也迎了上來,"幾位公子,打尖還是住店?"

唐奕沒接,心思也沒在堂倌兒這里.

他已經注意到那個後進來的流氣漢子,心中一動,感覺剛剛在路上似乎就掃見過這人.

而更吸引唐奕的,也不是這漢子.而是漢子坐的那張桌子.

那張桌子很特別!

這家五味正店雖然冷清,但裝飾卻是一點不差,描梁畫棟算是下了工夫的.一應木器擺設,明眼人一看,就知是上等貨色.

廳中十幾套桌椅皆是朱漆好料,造價不菲.

但是,在十幾套朱紅桌椅之中,唯獨那流氣漢子坐的那張極為特別.

那桌子竟是原木裸色的,白花花的杵在以紅色為基調的大廳之中,極為的不協調.

堂倌問了一遍,唐奕沒答,只得再次緩聲開口,"客官,打尖還是住店?"

唐奕回過神來,意味深長地一笑,"小二哥想錯了,騰幾間上房,住店!"

"打尖"這個詞兒,並非西北方言,也非大宋中原官話,而是靠近大遼燕云河北那邊的土話.

這堂倌顯然是看出唐奕幾人是外來的,用這個並非本地的生詞兒來套唐奕的話.

聽得懂,那說明就是東邊兒來的,要是聽不懂......

不是西北人,也不是東邊兒的,那就只能是南來的了.

唐奕說"小二想錯了"話里的意思就是:咱聽得懂不假,卻是南來之客.

那美髯漢子聞言,不禁再一次睜開雙目,又好好看了唐奕一眼.

輕笑道:"把三樓騰出去給幾位歇腳,再給客官挑幾個回鶻瓜送過去."

吩咐完小二,漢子又對唐奕道:"小孩兒不懂事兒,冒犯了."

唐奕點頭示意,"無妨,謝過了!"

說完,也不多留,隨小二上樓去了.

而那小二也還聽話,再不試探唐奕等人,恭恭敬敬地把幾人引到客房,又端來回鶻瓜,當是賠罪.

開始,唐奕還不知道這個回鶻瓜是個什麼東西,等端上來一看才明白,原來就是後世的哈密瓜,因產自西州回鶻一帶,故稱回鶻瓜.

這東西開封可沒有,宋楷他們更是見都沒見過.拿起一吃,甚是驚豔,一連吃了好幾塊兒都舍不得停手.

唐奕看著他們吃瓜,心里卻惦記別的事兒.對幾人道:"你們呆著,我下樓瞅一眼."

給君欣卓使了個眼色,兩人出了房間,下到一樓大廳.

到了大廳一看,唐奕不由一陣失望,因為那個流氣的漢子已經沒了蹤影,裸色的木桌前也是空空一片.

堂倌一看這公子剛上去就下來了,急忙迎了上來,"公子,還有何吩咐?"

唐奕抿然搪塞道:"腹中空空,你們這兒有什麼特色的吃食?"

一聽是吃飯,堂倌一讓,"公子先廳上高坐,小的慢慢給您道來."

唐奕點頭,與君欣卓到廳中坐下.只不過鬼使神差,選位置的時候,唐奕就選了那張裸色木桌.

小二一怔,下意識看向櫃上的掌櫃,那美髯漢子卻是眼睛都沒睜地點了點頭.

唐奕裝做沒看見,對小二道:"有什麼南邊沒有的好東西,說幾樣兒聽聽."

小二陪笑道:"公子這可是問著了,咱們五味正店的特色吃食,保准公子不曾享用過."

"本店最拿手的,就是遼地密制毗黎邦.那可是在大遼都不是一般人能吃上的珍饈美味,客官要不要來上一份?"

唐奕聞聲啞然失笑,"貔狸這東西,遼人當寶,咱們可不稀罕.換一樣兒."

小二一怔,"客官好見識啊!"

毗黎邦就是貔狸,也就是--黃鼠狼.

遼人用特殊方法悶燉至肉爛,在大遼確實是珍饈美味,一般人都沒資格享用.

唐奕使遼的時候耶律宗真就請他吃過,確實味美.但後來知道那東西就是黃鼠狼,就怎麼也吃不下了.

唐奕能一語道出毗黎邦就是貔狸,不光小二一怔,連櫃上的美髯漢子都睜開了眼睛,再一次好好打量了唐奕幾眼.

"公子見識通達啊,去過遼境?"

唐奕頭也不回,把玩著手邊的茶杯.

"呆過半年."

漢子笑道:"倒是某家看走眼了,公子小小年紀卻是走南闖北,所到甚廣."

"怎麼來西北這破地方了?走親戚?"

唐奕笑道:"掌櫃的又想多了,家里是有親威在朝,卻不在西北."

"哈哈哈!"漢子大笑."倒是某家又唐突了!這頓算某的,全當賠罪."

唐奕搖頭道:"總聽說西北漢子爽快利索,天下無二.今日見聞,相差甚遠啊!"

那漢子也不生氣,沒頭沒腦地來了一句:"非常時期,行非常之事,公子多擔待吧."

唐奕神密一笑,"倒也說得過去."

"......"

這回,那漢子真的愣住了.

說實話,最後那句也是一句試探.

這公子要是聽不懂,自然有聽不懂的答法,可是偏偏他聽懂了,還做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.

"公子到底是什麼來頭?"

唐奕回身,正對美髯大漢.

"我說了,家里有人在朝!"

--------

這世上最真實的謊言,就是七分真三分假.

自打坐下,唐奕說的每一句話,都是真的.

但是,他傳達的意思,卻是假的.

這漢子顯然和街面兒上的雜鋪一樣,是接了信兒的.要不然,就算唐奕是個外地人,也不至于被其百般試探.

他越試探,越說明這家店不是表面那麼簡單.而唐奕傳達給他們的信息也是模棱兩可.

不過,從這些信息中,有一點可以讓美髯漢子確定,就是唐奕見識很廣,背景很大.

至于是不是來西北走生意的,美髯漢子就真的看不出來了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