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1章 沒有底線的瘋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唐三玄奘"的萬賞!

------------

以吳育出來之前的分析,趙禎讓他這個給事中歸班給唐子浩當幌子,有兩個可能.

一個保守,一個大膽.

保守一點的,唐子浩此趟很有可能是來西北整頓鹽務的.畢竟文彥博積極推行新鹽法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只不過,一直只是嘴上說說,卻遲遲沒有落到實處,就是在等待一個契機.

而唐奕此來西北,很可能就是為文寬夫創造契機的.

大膽一點的,吳育也做好了心理准備.可能是官家要去西軍內部開刀,要不然,唐奕沒必要帶著一整廂的鐵甲精兵千里迢迢地跑到太原.楊懷玉這一廂禁軍就是來給唐奕壓陣的.

可是,吳老相公萬萬沒想到,唐奕要帶兵入遼!

這已經不是捅破天了,這叫作翻天.

太平日子過擰歪了?

瘋了!?

除了通使儀仗,上一次大宋軍將不請自入,還是七十年前的事情.

一旦唐奕帶兵進入遼境,那就意味著--戰爭.

戰爭!

......

不是誇張,吳育一聽唐奕說"准備入遼"幾個字,兩腿一軟,真就栽到了地上.

唐奕回頭一看,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,怎麼忘了這位還在呢.

與楊懷玉一同趕緊上前扶吳育,"相公,小心著些."

"我小心個屁!"

吳育歪在地上,指著唐奕,"你你你你,你要入遼?"

唐奕臉色一變,瞬間又消于無形.

"相公,開什麼玩笑?入遼?怎麼可能."

"你剛剛不是說要入遼,還要帶著禁軍入遼."

唐奕與楊懷玉對視一眼,"相公是聽錯了吧?"

"我聽錯了?"

"一定是聽錯了."楊懷玉附和.

這事兒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,還不能讓吳育知道.

帶兵入遼境,像吳育這種中正古板之臣,怎麼可能由著他們性子來?

"老夫沒聽錯!"

吳育是有點上歲數,可還沒到老糊塗的地步,剛剛唐奕明明說要入遼.

"真沒有!"唐奕只能睜著眼說瞎話.

"您也不想想,別說咱們一廂禁軍,就算是十廂,進到遼地能干什麼?再說了,小子就算再瘋,也沒到拿國家安危發瘋的地步吧?"

吳育一怔,漸漸冷淨下來.也是啊,唐奕就算再野,也沒理由到遼人的地頭上去野吧?

聽錯了?可能吧,因為這事兒說不通.

"真沒有?"

"真沒有!"

唐奕與楊懷玉異口同聲地道.

"大郎啊!"

吳育還是有點兒不放心,一邊由著唐奕把他扶起來,一起語重心長地道:"咱可不能拿宋遼之間幾十年的太平當兒戲啊!"

"呃......"

唐奕窘道:"相公放心,小子真沒要入遼."

......

把吳育送進驛館,楊懷玉暗暗發笑,"還不如跟他明說,也不是他攔得住的.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你去說試試?他能死給你看!"

大宋這幫文臣可不跟你玩虛的,要是讓吳育知道,唐奕真要帶兵入遼,他真敢以命相攔.

你不給他一個合理的理由,就算是皇帝首肯,那也是白廢.他們有他們自己的一套信念,一但認定一件事兒是錯的,那就誰也說服不了了.

別說吳育想攔唐奕,當年,范師父要攔著趙禎,都是說絕食就絕食.

可關鍵是,很多事情,還不能和吳育明說,牽扯太大了.

要入遼這事兒,除了趙禎和老師,就沒有幾個人知道,宋庠都是從兒子那里得到的一點兒信兒.

......

一夜無話,第二天一早,唐奕起床,坐在床沿兒上發了半天呆,總覺得好像少點什麼.

看看窗外,又琢磨了半天,才想起哪兒不對.

都已經日上天杆了,怎麼不見君欣卓來伺候他洗漱?

好吧,唐奕已經被君欣卓慣壞了,偶有一天不來,他都不會洗臉了.

心里納悶兒,推門而出,想看看君姐姐在干嘛.

可一出門兒,唐奕就愣住了.

只見門外,吳育搬了一把墩凳往那兒一坐,正堵在門口兒,唐奕出不去,外面的人也進不來.

抬頭看了一眼被堵在外面的君欣卓,又看看吳育.

"相公這是?"

"起來啦?"吳育不答反問.

"呃......起來了."

"哼!"

吳育冷笑一聲,揶揄道:"年紀輕輕,比我這老頭子還懶."

"......"

"昨夜老夫又細細回憶了一番,一夜沒睡."

"......"

唐奕不禁吐槽,您這是沒睡,不是比我起的早好吧?

"老夫還是覺得沒聽錯,所以......"

"所以怎樣?"唐奕哭喪著臉,心里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.

"左右你小子也不會承認.所以,為防萬一,從今天開始,老夫要盯著你!"

"那也不用這麼個盯法吧?"

......

"事情確實有些荒誕."吳育眼皮都不抬地緩緩說道."但是,老夫覺得,還是保險一點的好.因為......"

"又因為什麼?"

"因為!"吳育指著唐奕的鼻子."你是個沒有底線的瘋子!"

"......"

吳育跟他耗上了.

其實內心里,吳育也不相信唐奕敢入遼境.但是,真的是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.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,吳育很清楚,一但唐應帶著一廂禁軍踏過宋遼邊界,那會是一個什麼後果.

所以,吳育覺得,還是看著點兒吧!萬一真出了事兒,他也脫不了干系,必成千古罪人.

......

"怎麼辦?"

趁著吃飯的光景,宋楷,楊懷玉靠到唐奕身前.

唐奕撇了一眼不遠處由蕭巧哥陪著的吳老頭兒,心里這個煩躁.

"還能怎麼辦!?走一步看一步吧!"

"不行......"

"不行在太原把他扔下就是了."

......

在南關休整一天,第二天大隊繼續上路.兩天之後,就到了太原城南二十里的地方.

眼見就到太原城了,吳城也是松了口氣.他知道,楊文廣會到太原與之一會.到時候,老成持重的楊將軍當不會由著這些小的胡鬧吧?

正想著,就見官道上,有三五帶甲騎士攔于大道.打頭的,還是個二十左右歲的少年小將.

吳育還在奇怪,就見楊懷玉叫大隊停了下來,然後猛一夾馬腹,迎了上去.

"三弟!"

"二哥!"

楊懷玉與打頭的那員小將幾乎同時出聲.

這小將正是楊懷玉的親弟弟******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