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0章 瘤子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吳育一提土地兼並,唐奕立刻就想通了朝廷為何征夫難.

"相公是說,民夫征調不上來,與北方各州的土地兼並有關?"

吳育一笑:"大郎是聰明人!"

"沒錯!確與此事有關."

"大宋目前田產向富戶,仕紳聚攏的問題確實十分嚴重,而最為嚴重的,就是北方各州."

"北方重農,寬貸,不論仕族豪紳,還是有余錢的富戶,都以買地,放印(放貸)為積財首務.是以,河北,京東幾路兼並最為嚴重,有產農戶十不存三."

"再加上,大宋官屬職田,學田,公田多在北方,致使大量百姓要麼入城為工,要麼依附仕族大家."

"所以,別看北方地大,但依宋侓,有官身,爵位的仕族多不出丁出役,有義務出徭役的百性,少之又少."

說到這里,吳育一聲苦笑,"以往出役,朝廷也知道北方各州沒那麼多丁壯可出,只得誇大數字,用五千說一萬.而靠正經征上來的,可能只有兩千."

唐奕疑道:"那剩下的呢?"

吳育道:"憑賞唄!地方仕族多多少少要給朝廷一點面子,看數目,各州各家出義丁充數."

"憑賞?"

唐奕心說,有點扯蛋啊!看來,大宋不光皇帝窩囊,連朝廷也夠窩囊的.

吳育又道:"沒辦法,現在的仕族雖無唐前的風光,但是,北方廣袤的大地曆來是大宋的糧袋子,錢袋子,朝廷也不能強征強斂."

"你的老師不也是因為動了這一塊的巨利才被趕出朝堂的嗎?"

唐奕苦道:"那也太少點了吧?朝廷要十萬,就來了三萬,還有兩萬是京畿路出的徭役.也就是說,北方各州就出了一萬丁壯."

以前還能給一半兒呢,這次怎地?十分之一就打發了?

"所以說,老夫要跟大郎致歉."

吳育坦然道:"當初,我與韓稚圭考慮的還是不夠周全,以為按往年的舊例,北方各州要八萬出四萬,京畿路離的近,便于敦促,滿丁兩萬,加在一起六萬人,也夠你修河了."

"我們卻是忘了慶曆八年那場大水."

唐奕一陣沉默,半晌才道:"那場大水把京東,河北洗了個遍,致使更多的有產農戶破產,不得不質押田地依附于仕族富戶.自然更征不來人了."

"沒錯."吳育點頭."老夫忽略了這一點,加之這一年多朝中震蕩,無力敦促......"

"這不怪相公!"唐奕眉頭不展.

說到底,還是仕族持田自重.

把土地的問題單拿出來,北宋現在的情況與明末很像,仕族官身不交稅,不納丁.大量的農戶依附仕族,致使農稅銳減.國財不振.

舉個例子,大宋最近的統計人口,全國在籍百姓是兩千萬戶,有民四千萬.平均每戶才兩個人.

而依唐奕這麼多年的了解,大宋絕不止四千萬人口,起碼要再翻一倍.也就是說,有四千多萬的"隱戶".

隱去哪里了?用腳後跟想也知道,都隱到仕族大家之中了.

不過,好在大宋有商稅,朝堂也沒爛到根子里,比明末好上很多.

吳育見唐奕臉色不善,以為唐奕為征不來丁的事情鬧情緒,急道:"大郎放心,朝廷對通濟渠用丁估算不足,一會兒安頓下來,老夫就寫信回京,上請陛下,再征丁壯."

唐奕勉強擠出一絲笑意,"有勞相公了!"

他想的遠比征丁更多,北方仕族這顆大瘤子,早晚得除了!

------

村舍農宅雖是簡陋,但也沒有人揀.將就一晚,第二天唐奕還想同沈括沿著通濟渠新址再往前走走看看.

吳育不用跟著他,再說,吳育也沒心思跟著他了.

他想好好在工地上呆幾天,看看河工之務有什麼還需要朝廷出力幫忙的,有一個直觀的印象,好一並上報.

唐奕自無不可,正好他去幾天,回來的時候,吳育也看的差不多了.

把蕭巧哥留在這邊,唐奕與宋楷,沈括等人一同上路,四五天才回來.

而回來的時候,六七個大小伙兒子那叫一個狼狽,一身衣袍破破爛爛,還滿身的泥水.

吳育看的直犯嘀咕,"就去勘個河,你們這是怎麼弄的?"

宋楷摸了把臉上的灰泥,"幸好您老沒跟著去,這幾天我們都成野人了!"

可不快成野人了呢?勘河又不是走大路,是沿著汴水一路向上.

這麼多年,黃河接連泛濫,殃及汴水,這一段河道多是淤積,澤塘,好走才怪!

吳育輕笑,也不怪他恬燥,轉向唐奕,"都看好了?"

"嗯,看好了."

"可有什麼需要老夫上報的?"

唐奕感激道:"存中勘測極准,目前來看,還沒什麼問題."

吳育點頭,"那就好!你們歇幾天,咱們就上路吧."

唐奕搖頭,"歇就不用了,明天就上路."

對于唐奕等人的體魄來說,這點兒勞累還真不算什麼.

......

第二天,唐奕果然不休,辭別沈括,與楊懷玉的閻王營會合,取道北上,直奔河北西路的太原府而去.

太原若從地圖上看,位于開封的正上方.唐奕等人向北過了黃河,至武陟,取道西北到了清化鎮,然後翻過太行山脈,就進入了後世的山西境內.

再過澤州,隆德,威勝軍界,直到南關鎮方停下來休整.

這一路下來,已經走了十來天,吳育那老胳膊老腳,早就快顛散架了.

日近黃昏,大隊在南關驛館停下,唐奕親自去把吳育扶下車.

"陛下也是,只讓我們幾個小年青來不就得了,讓您來跟著遭這份罪.您放心,咱們在這休息一天,明天不走了,讓您緩緩!"

吳育面色灰白,橫了唐奕一眼,"我看你是嫌老夫礙手礙腳吧?"

唐奕嘿嘿一笑,沒說話.

還真有點礙事兒,要是沒有吳育,他們策馬急奔,哪用得了十天?

甩開唐奕的手,"起開,老夫不用你扶!"

唐應心道:這老頭脾氣還不小.

正好楊懷玉靠了過來,唐奕也就沒再貧嘴.

楊懷玉道:"明天就進了太原府地界,最多後天就進府城.你怎麼打算的?"

唐奕沉吟了一下,倒忘了吳育在身邊聽著.

"越少人注意越好,大隊不進城,你去挑十幾個精壯的,身手好的,讓李三哥帶著直接去豐州,想辦法和潘越碰頭.咱們在太原呆兩天就去豐州,准備入遼!"

撲通!

唐奕這里剛說完,就聽身後一聲悶響,回頭一看,卻是吳育老相公直接栽到了地上.

此時,吳育腦袋是炸的.

這混小子要入遼?帶著一廂禁軍入遼?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