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8章 可為狀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唐三玄奘"的萬賞!

--------

朝廷雖然在修通濟渠上沒花一個大仔兒,但也是十分積極的,怎麼會只撥了三萬民夫呢?

要知道,當初為了這個工程,朝廷別的方面自不多說,可以說是要人給人,要政策給政策,周邊幾路地方全力配合,物料運輸一律暢通無阻.

而且,單就民夫徭役,就一次性下旨征了十萬.

當時,生怕的民夫不夠,又特意從京東北京,河北東,西兩路,遠調民夫來此修河.

沈括道:"朝廷有旨不假,但實際上,除了京畿路徭役足數征調兩萬民夫,其它三路,加一快兒來了一萬多人,遠不足征調之數."

"......"

"怎麼可能?"唐奕一臉的駭然.

京東北路,河北兩路可比京畿路大的多,人口也多得多,竟只征了一萬人?

"誰給他們那麼大的膽子?這,這不是抗旨嗎?"

沈括在馬背上一攤手,"這你就問不著我了,我也好奇."一揚下巴,指向上方馬車."車上不是有一位相公嗎?你問他吧."

唐奕一愣,強壓下現在就上前一問的沖動,畢竟他對通濟渠的期望很高,早完工一年,他就能早一年受用.

......

一路前行二十余里,河堤上由剛剛的看不見幾個人,逐漸開始人多起來,遠處也能隱約看見有大批的河工,民夫在挖河作業.

車馬在工地邊緣停了下來,唐奕還沒下馬,就見兩個三司的水部員外郎,還有陽橋縣令,已經迎了上來.

迎的當然不是他,而是吳育這位相公.

吳育下了車做的第一見事兒,不是看修河,也不是接見朝廷屬官,而是一臉驚悚地看向唐奕:"你從哪兒找來這麼個丫頭!"

唐奕一愣,把要問征夫的事兒都拋到了一邊.

"怎地?青瑤慢待了相公?"

他哪里知道,吳春卿在車里閑的沒事兒干,考了考巧哥.結果,這一考不要緊,差點沒把老頭自己考懵了.

要不是眼前是個貌若天仙的小娘,吳育都以為這是滿腹經綸,詩詞絕藝的才子.

"慢待談不上,只不過......"吳育回頭看了一眼躲在車里沒下來的蕭巧哥."此女若是男兒,可為狀元!"

"呵呵."

唐奕尷尬地干笑一聲,特麼巧哥能考狀元,老子卻連十三經還背不下來的.上哪兒說理去?

"相公不是要看這堤是怎麼築的嗎?"

唐奕連忙扯開話題,現在一提讀書,他頭疼.

"哦哦,看築堤."

吳育這才發現,一時獵奇,有些失態了.

這時,陽橋縣令與兩個水部官員已經迎了上來.見馬車上下來的是位年近半百的老人,一身大紫朝服,必是吳相公無疑.連忙躬身相迎,"下官陽橋縣吳安,拜見老相公."

吳育虛手一托,"吳大令,不必拘禮!老夫西巡只是路過,到此來隨意看看."

那縣令起身,卻不敢直腰,依舊是畢恭畢敬的樣子.

"相公能來我陽橋河工之地,乃我陽橋之幸,通河大業之幸也."

吳育知道,這些地方小吏多少年也見不到一回朝官,心里難免患得患失.于是緩聲道:"那就有勞大令帶老夫上堤一觀."

"相公,請!"吳縣令依舊躬著身子,讓吳育先行.

吳育也不矯情,安然受之.

等吳育開動,吳安才看向唐奕幾人,剛剛他可是看得真切,打頭的這位年青人與老相公談笑風聲,應當來頭不小.

"這幾位是......?"

唐奕沒說話,倒是宋楷接道:"不用管我們是誰,去陪吳相公便是."

吳安一愣,心說,說話倒不客氣.

能客氣嗎?宋楷的老子是什麼身份?像這種地方小吏,他見多了.

倒是兩個水部朝官上前拉走吳安,"大令,就別管了,跟著吳相公便是."

別管官大官小,怎麼說也是京官兒,這幾位的大名,他們怎麼會不知道?

吳安讓兩個朝官拉走,宋楷才一拍唐奕肩膀,挑著眉毛,怪聲怪氣道:"可為狀元哦!"

說完,逃似的跟在吳育與幾個官員身後,看河去了.

他一走,龐玉也走過來,有樣兒學樣兒,"狀元哦!"

"日!"唐奕臉都綠了.

卻聞唐正平道:"我看,讓她幫你去考算了."

"滾!!"

嘿嘿,唐正平笑著跑開.

損友嘛,怎麼會放過任何一個擠兌唐奕的機會?

......

而此時.

前面的吳安心中好奇,一邊走,一邊小聲問人,"那幾個年青的是誰啊?"

水部屬官一笑,"別管是誰,都是你我開罪不起的."

吳安一怔,試探道:"皇親?"

屬官搖頭,"皇親倒還好辦,看見打頭後面那幾個沒有?"

"嗯,看見了."

"把他們的父輩擺在一塊兒,差不多就是大宋東西兩府的大半套班子了!"

"嘶!!"吳安倒吸一口涼氣,還真是比皇親還不好打發.

"那,那打頭的是誰?"

"來頭更大!"

"聽過唐瘋子嗎?"

------

且不說,這個吳大令心里怎麼驚駭,惡名遠播的唐瘋子竟然到了他的陽橋.

只說吳育來到堤前,見到河道之中數萬人齊力趕工的場面,讓他這個在朝多年的相公都有些不敢相信.

不說河道里挖土掘道的民夫,只是河岸上築堤的場面,就足令吳育震撼半天的了.

若是按老辦法修河,是只清河道,平地深槽,再將河道掘出來的土石就地培在河堤,起到固堤高築的做用.而這條新的通濟渠,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.

河道挖的深,河堤的地方挖的更深.

起出來的土方也不是夯于堤岸,而是用人力運到百丈之外,生生用挖河土在兩岸又起出來一道"二道壩".

而正經的河堤,是在挖完之後,先夯實,再回填.巨石,水泥中間插入鐵條,竹筋,壘到與河底平齊,是為河基.

然後,在岸基上用木板建模,用混凝土澆築一體成形.

吳育忍不住嘟囔出聲:"這......這要是建完之後,得多堅固?"

唐奕行到他身邊,"還可以再堅固一點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