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7章 實干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眾人跟著沈括出了碼頭,而楊懷玉帶著閻王營壓根就沒下船.

原計劃,船只能走到陽橋,之後就要轉陸路,一路北上.

但是,唐奕要在這里停上兩天,與沈括把整個通了的河段看一看.楊懷玉索性就讓將士們在船上呆著了,等起身北上的時候再下船也不遲.

......

本來是想,先把吳相公安排在陽橋官驛,唐奕他們這些年輕的再去工地上轉轉.可是,吳育也好奇這耗資近千萬貫的大工程到底是什麼樣兒,于是,這老頭非要跟著.

唐奕也不攔他,見識一下也好,省著這些朝官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兒,就知道在朝堂上瞎嚷嚷.

.....

通濟渠修的是河,但其實是旱地工程,全程無水作業.因為整個工程其實就是重新在原來的河道邊兒上,再挖一條運河.

一到工地,吳育就傻眼了.

"這,這,這就是子浩弄出來的水泥?"

河道是從陽橋住汴口的方向修的,所以,唐奕他們現在所站的位置是已經完工的河道.放眼望去,五十丈寬的河道,深逾四五丈.

最震撼的,是河堤,一水的大青石加混凝土.

望不到頭的河岸就好像一整塊大石攔在大河兩岸一般,看著就有種固若金湯的感覺.

而唐奕看到這本不應該出現在宋朝的大堤,也是心潮一陣激蕩.

不是穿越而來的後世人,不是身懷後世情懷的大宋人,都很難理解唐奕心中的那股子興奮.

那里面有親切,也有成就感.

畢竟,他到大宋這麼多年,雖然攪動風去,但是,看得見摸得著,又最像後世的東西,可能就是這個大堤了.

唐奕甚至很惡趣味地想:

如果保養得當,千年之後,他唐奕已經歸于塵土,唯一能證明他來過的,可能就是這道堤.

不知後世之人看到千年前的大宋就有這般的工程水平,會是什麼感想?

"相公,覺得這堤怎麼樣?"

吳育連連點頭,"萬世之基!萬世之基啊!"

通濟渠對大宋意味著什麼,吳育很清楚.而這樣一個連通南北的史詩般工程,用這等堅固的河堤拱衛,不是萬世之基,又是什麼?

"只此一河,子浩當為我大宋功勳之臣啊!"

唐奕一笑,心中當然得意非凡,但嘴上卻道:"功勳不敢當,只要朝中少給小子使些拌子,奕就燒高香了."

吳育一暗,知道唐奕說的是曾公亮和韓琦當年的不光彩.包括現在,也有朝臣詬病唐奕把通濟渠當成收錢買路的工具.

"將來,若還有人說三道四,老夫就讓他到這堤上來看一看.看看誰還寐著良心,說話不嫌腰疼!"

"哈!"唐奕大笑."那就有勞相公了."

"不過,子浩,這長堤如一石壘砌,百里之岸無一蟻之穴,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??"

沈括接道:"相公別急,草民這就帶您去看."

說完,便引著吳育來到河堤上.那里停著一輛馬車,還有幾匹高頭大馬.

因為不知道吳育要跟著,所以唐奕來信只讓沈括准備了一輛車,那是給蕭巧哥預備的.

現在沒辦法,只得讓吳育和蕭巧哥同乘一車,唐奕,宋楷等人則是直接上馬.

河道目前已經修完的部分,大概有不到二十里的樣子,所以,要看現場施工,就得沿河走上二十多里才行.

沿著河堤一路前行,吳育更是新奇,單從車輪攆過傳上來的感覺就知道,這大堤不是一般的結實.

忍不住掀開車簾,看著外面的河堤,就好像怎麼也看不夠一般.

通濟渠以前不修,那是太祖和太宗留下的一筆遷都爛帳,其實,大宋臣民心里都清楚這條大運河該不該修.

可是,誰又能想到,這樣一件拖了一個多甲子的大事,竟讓一個年青人辦成了呢?

看看新修的大運河,再看看馬背上意氣風發的唐子浩,吳育心道:陛下和諸多同僚對這年青人推崇備至也不是沒有道理.

最起碼,吳育從唐奕身上看到了大宋朝堂正在漸漸缺失的東西--實干!!

這是一個肯干實事的年青人,不拘泥于禮教.也許,大宋缺的正是這樣一個實干家吧?

足足看了一刻多鍾,吳育才放下簾子,收回心神.見同車的小姑娘有些局促,不禁擺出一副長輩的慈祥作派.

"你叫什麼名字呀?"

蕭巧哥一愣,沒想到這老相公會與她說話.

"我我,我叫青瑤."

青瑤是她的漢名,也只有唐奕和君欣卓在沒人的時候,才會叫她巧哥,或者觀音.

吳育點點頭,"你是子浩的侍女?"

"是,是......"

吳育笑了,"別緊張,老夫又不吃人.只是行車無趣,與你聊聊天,"

"識字嗎?"

"識得."

"識得多少?"

"可背《廣韻》."

"哦?"吳育有點不信了.

《廣韻》正文收字兩萬六千余,加上釋音,注解,全書二三十多萬字.

這女娃說她能背?

要知道,就算是考上進士的貢生,大多也只習《韻略》(廣韻的精簡版),而不沾《廣韻》的.

"那老夫可要考考你了."

------

車外的人還不知道,蕭觀音正在車里雷得當朝給事中歸班外焦里嫩.

幾個少年人邊騎馬踏步,邊閑聊.

唐奕問向沈括,"有什麼困難沒有?看看有什麼用得著我的."

"有!"沈括也不客氣."兩個."

"第一,能不能想辦法把氣壓計的准頭做的再精一點?現在測一個數兒,要好幾天的平均值才能得到一個相對算准的數兒,太麻煩了."

"呃......"唐奕一窘."這個沒招兒,說下一個."

氣壓計本來也不是專門用來測地勢的,天氣變化,大氣壓就跟著變,氣壓計讀數也就不一樣.所以,現在只能用笨招兒,取好幾天的平均數.

至于做的再精一點,不是沒可能,但是,也作用不大.

"第二是,缺人!讓朝廷再征五萬民夫過來."

唐奕聞言,眉頭一皺.

"還缺人?朝廷可是征了十萬民夫啊!還不夠?"

沈括一撇嘴,"十萬?你去工地上看看,把我都算上,也才三萬出點頭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