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5章 欣欣向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所謂嘴上沒毛,辦事不牢,就算唐奕這幾年的神通再大,在不知道唐奕底細之前,吳育也是心里畫魂兒.

關鍵是,看唐變在船上的作派,也不像個干正經事兒的人啊?

......

在西水門碼頭靠了岸,唐奕主動下船相迎.

先是對這趟出去的正牌巡案使吳育畢恭畢敬地深施一禮,"吳相公,此趟有勞您了!"

吳育局促地回禮,"子,子浩客氣了."

與吳育見了禮,又與一眾送行朝官環首而禮,最後才到宋庠這里.

大家也都不算外人,唐奕也就沒之前的那麼正式了.嘿嘿笑著對宋庠道:"幾日不見,宋伯伯看上去又年輕了幾許呢."

宋庠一聽,怎麼會聽不出來這混小子話里有話?

年前,家里新養了幾個美豔舞姬,這事當時鬧得沸沸揚揚,還讓包拯給參了一本.後來,是趙禎給打了個圓場,事情才算過去了.

沒想到,這小子竟拿這個開他玩笑.

不由笑罵道:"臭小子,一天天也沒個正經,為庸就是跟著你學的,越來越沒個樣子."

唐奕回道:"那小子就是欠揍,回頭,您得狠收拾!"

宋庠哈哈一笑,心下也是得意.

宋楷吊兒郎當不假,可是交下唐奕這個好兄弟,卻是他的福份,將來也不用他這個當爹的再多費心神.

笑罷,面容突然一肅,"與大郎說句正經的."

"宋伯伯,盡管吩咐便是."

"為庸此趟就交給大郎了,還望大郎多多照顧,管著點他,別惹了什麼麻煩."

當爹的當然還是不放心兒子出這麼遠的門兒,而且還是去宋遼夏三國糾纏的虎狼之地.

唐奕回頭看了宋楷一眼,回過頭苦著笑對宋庠道:"我也覺得他不靠譜.要不?您把他領回去得了,省得給我添亂."

"莫要貧嘴!"

宋狀元是守著什麼人說什麼話,與唐奕說話也仿佛年輕不少,不客氣地催促道:"且上路去吧,莫耽誤了時辰."

唐奕一拱手,"聽您的."

說著,轉向吳育,"相公,請上船吧."

吳育還沉浸在這一老一少之間仿佛忘年知交一般的交談之中,唐奕要他上船,方愣愣地點點頭,與宋庠拱手話別.

"公序保重,育去也."

......

吳育上了船,眾人也不遲疑,槽船緩緩離岸,順汴河逆流而上,離京而去.

身前身後都是年青力壯的大小伙子,而且觀瀾的儒生還一點儒生的樣子都沒有,黑不出溜的,倒像是軍漢,更加讓吳育有點無所適從.

左右一看:"怎不見楊將軍?"

唐奕道:"楊二哥在後面的船上."

吳育了然,此去西北,帶了整一廂的禁軍,還不得裝個幾船.

這也是他有點鬧不明白的地方,就算是巡察,就算是唐子浩去西北有什麼目的,也不用帶整整一廂的禁軍拱衛吧?

......

與吳育也不熟,唐奕也不知道該怎麼與這位交流,索性讓人帶著吳相公入倉歇息.

他則同宋楷這幫同齡人搬了兩壇子好酒,就往前甲板上一坐,一邊吃酒,一邊領略沿岸風光.

汴河在開封上段,是從正西方一路入京的,所以,船行也是向西而去.

正是三月春暖農忙之季,兩岸農事正忙,到處可見干農活的大宋百姓.

有的農戶河邊汲水,見河中幾艘大船順河而上,還不禁駐足觀望.

船上眾位也不由感慨:"慶曆八年的大水這才過去幾年,卻是一點都看不出遭過災的樣子了."

確實看不出.

出京幾十里,放眼望去,不但耕農們的精氣神全無半點萎靡,兩岸的村鄉農舍也都是牆泥澄黃,搧草鮮亮,一看就是剛蓋了沒幾年的新房.

唐奕欣慰道:"咱漢家的百姓,是天下間最有韌性,最吃苦耐勞的百姓,一場洪災又怎能擋得住百姓過好日子的心氣兒呢?"

"那倒是."龐玉心生自豪道."雖說京畿路占了京師之利恢複最快,但是,河北兩路也不落後.據說,那數十州的災地,現在也已經恢複元氣,一片蒸蒸日上的盛世繁榮呢!"

"還是咱大宋的朝廷有本事啊!"宋楷感歎道.

"文扒......文相公,富相公等幾位相公當真是不世能臣,騰挪輾轉,卻是為災區出了大力.不然,也不能只五年光景就百廢俱興,萬物回春."

......

唐奕認同地點頭,暢快地灌了一大口,這樣的欣欣向榮的大宋,才是他甘心為之付出的大宋.

正要說話,卻聞身後一個聲音響起:

"朝廷再好,也要有米下鍋才行.若無子浩之助,就算朝堂之上有萬般本事,也沒這麼大的能耐,僅用幾年時光,就消災于無形的."

唐奕坐著擰身回望,卻是吳育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了倉,站在幾人身後.

連忙起身:"相公,謬贊了!"

吳育一笑,"老夫說的是事實,確無半點恭維之意."

要不是唐奕當年及時出資,出力的救災,災區數十州府也不會那麼平穩地度過最艱難的時期;若不是唐奕這幾年極力幫朝廷改善財政,文彥博也沒那麼多閑錢大把大把地撒到地方.

這里不得不說,大宋對百姓,或者趙禎對百姓,真的沒得說.

朝廷這幾年把財力極盡所能地向災區傾斜,不但賑災糧錢從不吝嗇,還出錢幫災民修葺房舍,重建家園.更是出人幫他們整理田地,從西北多牛之地征調耕牛來幫百姓恢複生產.

就連每年疫病多發期的藥石花費,趙禎也都考慮在內,皆由朝廷出醫出藥,免費給災區看病就醫.

要知道,那可是數十個州啊!

可想而知,大宋在財政並不寬裕的情況下,是怎麼擠出這麼大一筆開銷來的.

"要不是子浩盡心竭力,朝廷就算有心,也是無力啊.所以,京畿路,河北,京東各路的百性當好好謝謝大郎才是!"

吳育說的唐奕都有點不好意思了,"這都是應當應分的.換了誰,也不能眼瞅著咱大宋犯難不是?"

吳育搖頭一笑,看向岸邊的農田,"瞪眼看熱鬧的,當然還是大有人在的."

"比如......"

"比如,被你壓下去的那一家."

唐奕笑了,沒有接話.

吳育當然不知道他笑什麼,可是,唐奕自己知道.

面對那麼大的財政缺口,誰都得瞪眼看熱鬧.因為,個人的那點財富放到小半個大宋的耗費面前,誰都無能為力.

那家人?

那家人就算想出力,他也得有唐奕這麼大的攤子才行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