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4章 武裝到牙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提一個qq書城的書友"書友1923690806"pc端顯示的是這個名子,qq書城叫"一帆風".

兄弟,你每一條留言我都看了,有心了.

感謝"千少殿丶"的萬賞!

----------

一句"我還沒跟他說"讓眾人不禁目瞪口呆.

宋楷咋呼道:"你知道你老子是誰吧?"

唐正平想抽他,"你特麼才不知道你老子是誰!"

"唐大炮啊!"

宋楷瞪著眼睛,根本不理唐正平的怒氣.

"你敢偷著就跑了?回來唐大炮還不扒了你的皮!?"

唐正平決然道:"走了再說!"

乖乖,眾人面面相覷,你跟唐大炮玩先斬後奏?找死啊?

唐正平也是沒法,可不這樣不行啊,他那個爹,是肯定不會放他去西北的.

煩躁地催促道:"趕緊走,趕緊走,夜長夢多!"

......

出了小樓,楊懷玉已經帶著閻王營的軍將在山道上等候.

反正唐奕是沒見過原來鄧州營五百憨勇皆在的時候是什麼樣兒,但是,絕對沒有現在閻王營這般的氣勢.

兩千多號人齊刷刷地列隊而立,一水的錳鋼板甲,晃得人直眼花.右臂夾槍,左手握著腰間的長刀.

槍是新高爐煉出的高炭鋼所鍛,比之一般禁軍好上不是一星半點兒.

而刀,則是當年送給狄青的那種大馬仕革花紋鋼百煉而成.

閻王營是大宋的試點營,更是精兵之中的精兵,所以,一切裝具都是當世最好的.

一但有新式的鋼鐵,兵器問世,閻王營就是試點營,所有好東西都在這兒實驗列裝.

將士腰間掛著的折疊鋼弩,就是唐奕和工匠們最新設計出來的一種殺人利器.

大宋的弩箭,已經到了冷兵器的巔峰.精度之高,威力之大,已經是大宋震懾四方的一大利器.即使在後世,也足以讓人嘖嘖稱奇.

最著名的當屬床子弩,最大的床子弩需八牛之力方能上弦,一槍三劍箭(一次可發射三箭,箭如大槍,鐵片為翎),射程可達一二里地.號稱,洞穿數將其勢不減.

澶淵之時,一箭把遼國大將耶律休哥連人帶馬釘在城下的,就是這種床子弩.

而大宋的手弩工藝也是十分精湛,禁軍專設神弩營,個個都是手持勁弩的神射手.

可是,問題來了,大宋的弓弩再先進,有後世的先進嗎?

現在,唐奕要高性能合金,有高性能合金;要制造工匠,也是馬上就能從工部調來.

他怎麼看得上大宋那種笨重貨色?

于是,經過一段時間與工匠們的合力研究,唐奕設計圖紙,工匠們負責制造,就有了現在閻王營腰間的折疊手弩.

這種弩最大的優點就是,體積小.

沒錯,只這一點,就讓它遠超現在大宋裝備的常規弩.

大宋的弩,采用的是竹木結構,弩臂是用特殊工藝處理的竹片,木片,一層一層疊加制成.

工藝之複雜就別提了,最主要的是,弩臂不能折疊,支開足了兩尺多長,再加上箭槽,弩身,一把軍用手弩的體積有多大,大伙兒就可以想像得到了.

所以,刨除弩的成本問題,軍弩也是無法列裝到每一個士兵.因為背了把大弩,你就干不了別的了,只能專司弩箭之職.

而唐奕設計的折疊弩,采用的是彈性合金鋼片做弩臂,左右兩片分開,伸開來有卡槽卡死,與尋常軍弩無異.不用時,還可以向內折疊,收起來就像一根一尺來長的鐵棍,掛在腰間,或是背在身後都可以,作戰,行軍都不耽誤.

至于性能,也是與常規弩不相上下.如此一來,士兵遠近皆有戰力,近可刀槍肉搏,遠可排弩齊射.

如今的閻王營,可以說是武裝到了牙齒,銅皮鐵骨,可近可遠.

要不是這一身裝備太貴,唐奕真想直接把大宋全軍換個遍.到時,我看誰還敢來呲牙?

示意楊懷玉帶隊開路,直奔回山碼頭.

一眾儒生看著唐奕領著宋楷他們大搖大擺地下山而去,不禁一陣吃味.

王韶狠淬一口,罵道:"******,宋為庸那幾頭倒是痛快,跟著唐瘋子去西北招搖過市."

曾鞏橫了他一眼,"越來越不像樣子,如今飚起髒話,都不帶眨眼的."

王韶不憤道:"老子氣啊!跟范師父說了好幾回也不讓我去,結果卻讓這幾頭占了便宜."

曾鞏安慰道:"正常,他們幾個志不在朝堂."

王韶沒接,倒是章惇頗有深意地看著宋楷等人的背影道:"沒那麼簡單吧?我看是......"

"你看是什麼?"

"我看是,咱們還不夠資格."

"咱們不夠資格?"王韶怒道."咱們不夠,宋為庸,范老三他們就夠了?他們更不夠好不?"

章惇收回目光,瞪了王韶一眼,"你懂個屁!"

他說的資格,不是他們學的比宋楷他們差,而是還和唐奕走的不夠近,沒資格知道唐子浩的那些玄機罷了.

......

唐奕與一閻王營于碼頭上船,直奔開封.

于外城出汴水入護城河,由護城河繞到西水門,再入汴河.

原本因為通濟渠阻塞,汴水到開封就是盡頭,所以,開封設計之初就沒考慮南北貫通的問題,城中的州橋也設計成了平橋,把汴河攔腰斬斷,走水不走船.

可是,如今通濟渠已經在疏通,汴河在開封南北不通船的問題,也就成了大問題.

總不能讓南北的貨般走到開封就卸船,繞過了州橋後再重新裝船吧?

後來,趙禎與工部的官員一商量,干脆深挖護城河,讓南北貨船走城外就好.

......

還未到西水門,唐奕站在船頭,遠遠地就看見西水門碼頭之上,一眾紫袍朝官已經等在那里了.

唐奕一指,向宋楷道:"你爹也在呢."

宋楷瞅了一眼,"他是來送吳春卿的吧?"

唐奕就勢看向吳育,吳育這個時候也在看他,而且是眼皮直跳地看著他.

到現在,吳育還是有點接受不了,這趟出去要聽一個毛頭小子的事實.

而且,這位哪像一個出去干正事兒的主?

不說身邊跟了一群"狐朋狗友",去西北公干,他居然還帶了兩個美婢.

好家伙,那往身後一站,倒像是駕船出游的公子哥.

不確定地偏頭對宋庠道:"公序確定,陛下讓我聽他的?"

......

Ps:看到書評有說這段沒意思的.

兄弟別急,哪本書也不可能全天候無死角的全是爽吧?就算是機關槍,你也得容我換個彈夾不是?

有苦才知甜,有鋪陳才有明天更好的爆發,近百萬字了,不都是這麼過來的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