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難得糊塗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聽楊文廣會去太原府一聚,唐奕點了點頭.

西軍拱衛大宋西北千里國境,包括了鳳祥路,永興軍路和河東路,其中永興軍路是對夏的主要防禦所在.

所以,楊文廣這個西軍統帥坐鎮的是永興軍路重鎮延安府,此次要他到河東路的太原,也是夠麻煩的.

這時,曹佾不禁問道:"什麼時候動身?"

"後天吧,閻王營的開拔調令要明天才能下來."

曹佾點頭,"興許你還能比楊文廣早到太原."

別看延安到太原比開封近,但從開封一路北上,可比楊文廣要翻山過黃河省事的多.

......

天近黃昏,唐奕到柳師父的住處,老人在使女的攙扶下,下床用晚飯.

七公吃的很少,只喝了碗糜粥,夾了幾口清淡小菜,就再沒了味口.

唐奕在邊上靜靜地看著他吃,"師父多吃些,多吃身子才能好."

七公把碗筷推到一邊,緩緩搖頭,"不吃了,吃不下了."

唐奕也不再勸,扶他回床上.

一邊費力的躺下,七公一邊發聲:"什麼時候走來著?"

"後天."

七公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勉強擠出一絲笑意,"嗯,去吧,家里不用操心,我們幾個老的幫你看著."

唐奕附和著也擠出一絲笑容,"放心!怎會不放心?您老等我回來,也就幾個月,快."

......

出了七公的住處,唐奕心里憋悶,又轉到范師父的房間.

范仲淹見他神情凝重,"去看過七公了?"

"嗯."

"唉,若西域真有鉻鐵,解了大宋的錢荒之危......"

"我知道."唐奕笑道."國事為重!"

不光是大宋急需鉻鐵,還有西北私鹽的問題,所以這一趟是非走不可的,而且是不能耽擱.不然,在這個時候,唐奕說什麼也不會離開觀瀾半步的.

"去吧."

范仲淹知道他舍不得在這個時候走,最後也只是憋出了一句,"萬事有為師在!"

.....

第二天,兵部的調令終于下到了閻王營.

按說,這事兒沒那麼麻煩.現在兵部,還有東西兩府都是"自己人",唐奕此去西北,也是為了朝廷鹽改鋪路,調一廂禁軍隨行,再正常不過.

但是,大宋用兵極為慎重,就算是自己人,也都知道唐奕出去是干嘛,可也總得有個名目吧?

一般朝廷用兵不外乎兩個理由:一是番戍;二是平叛.

可唐奕這兩樣兒都占不上邊兒.番戍是有戍期的,三年一期,一去三年;而平叛,更是扯淡.

後來,趙禎實在無法,想來想去,立了個"巡邊"的名目,下了道旨,著令吳育為西北巡案使,楊懷玉為副使.巡察西北軍政兩務.

吳育接了旨,還心下淒淒,他在中樞混了六七年了,一直是在給事中,樞密副使,這樣的二三把手的位置上徘徊.怎麼還沒扶正,就給發出去了?

最後,還是宋庠給他吃了定心丸.

"放心,這回是真的去西北巡察,並非像以往,找個由頭把人發出去就回不來了."

"當真?"吳育心中稍定.

"當真!"宋庠篤定道."只不過,你這個巡案就是個幌子."

吳育一聽,又不干了,苦臉道:"那不還是要把我趕出中樞?我得罪誰了啊!?"

這幾年,朝堂風云莫測,他吳育小心翼翼,只想當個聽話寶寶,怎麼到頭來還是這般境遇?

宋庠想笑,卻總要給多年老友留些情面,忍笑道:"哎呀,你就安心吧,這個幌子又不是把你踢出中樞的幌子."

"那是什麼?"

宋庠湊到他耳邊,"陛下讓我給你帶個話,到了西北,且聽唐子浩的便是."

嘎!

吳育又炸毛兒了,"讓我聽那個孩牙子的?憑啥?"

宋庠一翻白眼,這個吳春卿還真是糊塗的可愛.

在朝里呆了這麼多年,幫唐奕搖旗吶喊了這麼多年,愣是還沒看出來,誰才是這幫人的核心所在.

不過,話說回來,正因為吳育這一點難得的糊塗,近七年的時候,朝堂之中,所有人都是進進出出,唯他吳春卿一個,卻是穩如泰山.不管是觀瀾系,還是汝南系,哪一方得勢,都沒人動他.

這也不失一種為官之道了.

"公序,跟我說句實話."

吳育覺得還是別憋著了,他又不傻,唐奕這些年在朝中影響那麼大,肯定是有什麼依仗的.只不過,他為人一向小心,以前都是不該問的不問,少給自己惹麻煩.

但是現在,已經淪為給唐奕當幌子的地步,卻是不得不問了.

"那唐子浩到底是個什麼情況?"

宋庠看著他搖頭一笑,"你我知己,也不坑害于你."

"就是就是."吳育點頭.

這幾年能相安無事,宋庠可是幫了大忙的,還得是交心的朋友啊!

"快說快說,一解弟之疑慮!"

宋庠笑道:"實話告訴你吧,我不知道!"

"呃......"

"唐子浩什麼底,唯兩人全知全覺."

"誰?"

"陛下!范公!"

吳育一縮脖子,"那我還是別問了."

連宋公序都是一知半解,他還刨什麼根兒,問什麼底?

還是老老實實的裝糊塗吧.

......

第二天,正式出發之期.

唐奕與君欣卓,還有巧哥早早的起來,收拾停當.就見宋楷,龐玉等人一個不少的,背著小包袱,來到小樓.

唐奕看宋楷滿臉的春風得意,心下好奇,"你是怎麼說動你爹的?"

宋楷嘿嘿一笑,"這有什麼難的,不就一句話的事."

切~~!

眾人哄聲四起,現在吹的跟什麼似的,忘了前幾天愁的連飯都吃不下了?

"我就和我爹說,范老三,龐老二,還有唐愣子,丁源,都跟著去,您就看著辦吧."

"然後,我爹就答應了."

大伙兒聞言,一陣無語.

丁源心道:別說,這招兒還真管用.

宋狀元的性子,怎麼會讓自家兒子落于人後呢?依他的眼光,不會看不出唐奕未來的潛力,而與唐奕走得最近的幾個同齡人就是他們幾個,宋公序是不會讓自家兒子落下的.

"那你呢?"唐奕又看向唐正平.

"我什麼我?"唐正平一梗脖子.

"你是怎麼搞定你爹的?"

"嘿嘿."

唐正平驀的就笑了,"我還沒跟他說呢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