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2章 准備動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楷一下扯到了年後去西北的事情,唐奕不禁警惕地一挑眉頭.

"問這個做甚?"

宋楷嘿嘿一笑,又開始繞."就問問,你不要安心讀書了嗎?還往西北跑什麼?"

"我也不想折騰,但不去不行."

宋楷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,"那啥時候回?"

"就幾個月吧,最多半年."

"哦."宋楷點頭,欲言又止.

"哦去!"范純禮實在看不下去了,對宋楷嚷道:"你跟他廢什麼話啊?"

轉頭看向唐奕,"給個通快話,行不行?"

唐奕一攤手,"什麼就行不行?"

"少裝蒜!"

"不行!"唐奕一口回絕.這幾位祖宗要是擦破一點兒皮,都是大事兒.

宋楷嘿嘿笑道:"別啊!都是兄弟,帶哥幾個玩一圈去唄!"

唐奕可不吃他那一套,"有啥可玩的?那破地方除了蠻子,就是蠻子."

"再說了,你們下一科不考了?安心在書院學習得了."

"切!"范純禮不屑地橫了唐奕一眼."你當哥兒幾個跟你似的,整天不務正業?"

"我爹說了,我們幾個該學的都學的差不多了,是到了定文風的時候了,鼓勵我們出去游曆一番."

"嘿!!"唐奕眼睛一立."和著你們特麼是來惡心我的,是吧?"

特麼讓儒生踩,讓女人踩,現在這幾個損友也來踩一腳!?

所謂游學,是這個時代大多數讀書人要經曆的一個階段.

默經熟義之後,光靠師父講,自己悟,是很難把經義都吃透的,而且,一般名儒都鼓勵弟子外出游學,以文會友,增長見識.

賤純禮話里的意思就是:哥幾個可不用背十三經,早就學完了!

"游學就游學,你去哪門子西北?"

以文會友,會的是文友,西北除了兵,就是匪,游個屁的學?

"真不行."唐奕認真道."實話說吧,這趟可能要入遼,太危險了."

宋楷一聽要入遼,騰的一下跳起來,"那就更得帶著兄弟們了,萬一你自己出點啥事兒怎麼辦?"

"別扯蛋了,萬一出點什麼事兒,你們哪個爹我都惹不起!"

"除非......"唐奕眼珠子一轉."除非你們家里點頭,不然,想都別想."

"真的?"這回出聲的是龐玉.

"真的!"唐奕篤定點頭.他還就不信了,誰敢把自己兒子往宋,遼,夏三戰之地送.

可是,哪成想......"那我沒問題了!"

龐玉一攤手,"本來我就主攻戰略和軍政連動,早就和我家老子說好要接他的班兒,去西北行一番作為."

"我也沒問題.."賤純禮嘿嘿笑道."只要是和大郎出去,我爹是不會反對的."

"我好像問題也不大."丁源道."我的情況和龐玉差不多."

唐奕徹底沒輒了,"你們去了,就是給我添亂!"

龐玉接道:"兄弟嘛,添亂也得受著!"

說著,拉起賤純禮,丁源,"就這麼定了,回頭我們准備准備."

宋楷呆愣愣地看著三人出去,看了看唐奕,又看了看同樣發愣的唐正平.

"別走啊!特麼我倆怎麼辦?"

他和唐正平都是家里的老幺,平時都慣的沒邊兒,生怕有一點不順當,宋狀元和唐大炮怎麼可能放心讓家里的心頭肉去那麼危險的地方?

唐奕嘿嘿一笑,"自己想招,別來煩我!"

------

轉眼至年關,書院提前放了假,但仍有許多家在外地的儒生回不去,索性就在書院過年.

這個年過的還算安生,柳七公許是調理得當,又或是山門前的那尊像讓他心懷大暢,精神甚好.原本孫郎中說挺不過年關,可是一直過了上元,也是相安無事.

二月回春,萬物抽新,老頭甚至還能出來散個步,感受一下春天的氣息.

唐奕見老頭兒精神日爍,也是安心了.

又等了一個月,直到三月桃花遍地之時,才准備動身.

"你就別去了,在家老老實實陪娘子吧!"

對黑子也要跟著,唐奕是不同意的.這憨貨年後剛剛結束光棍生涯,唐奕怎麼忍心讓娶了媳婦十天還不到的黑子,就跟著他往西北跑?

黑子不干,"不行,我得跟著!你又跑到契丹蠻子的地頭,我哪里放心得了?"

"那惜琴姐姐咋辦?"

黑子一甩手,"兩碼事兒,女人啥時候陪不行?"

唐奕揶揄道:"難怪快三十了才娶上媳婦,就你這樣兒的,誰敢跟你才見了鬼."

黑子嘿嘿憨笑,心說,這不是娶上了嗎?而且還是最好的喱.

唐奕看他那個憨樣兒,橫了他一眼,"有君姐姐跟著我就夠了,你老實在家呆著吧."

"可是......"

"沒什麼可是的."唐奕不容有疑.

"惜琴姐姐的新店也是剛剛開張不到三個月,正是需要人盯著的時候,你跟她在家把店面打理好,比什麼都強."

董惜琴的店面已經開張了,唐奕對那家店可是寄予厚望的.

"俺還是不放心."唐奕費了半天唾沫,這倔漢子還是不開竅.

氣得唐奕給君欣卓使了個眼色,"你來說,我管不了這掘驢!"

君欣卓抿然一笑,對黑子道:"師兄安心就好,潘家少爺去了遼地都大半年了,不也是相安無事兒?"

黑子不依,"那潘家少爺能跟咱家少爺比嗎?"

說完,還心虛地撇了一眼唐奕.

"咱這位,啥事兒干不出來?"

噗!!!

唐奕直接氣噴了.

"特麼我當你是誇我呢!"

君欣卓只覺好笑,想想還真是,潘越再能作,也比不上唐奕,這家伙急眼了,真的什麼禍都敢闖.

"放心吧,別看這一去可能要半年,其實入遼也用不了幾天,去見個面,定個章程就回來了."

"幾天?"

"......"

反正好勸歹勸,總算是把黑子勸住了,送走了他,曹佾和潘豐又來了.

"已經給西軍去了信兒,楊文廣也會到太原府一聚."

......

Ps:這幾天沖精品,更的慢一點,大家多理解.加之知道你們不愛看換地圖的情節,也容我多想想,怎麼把這段寫的快一點兒,有意思一點兒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