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1章 背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今兒"125"生日,祝他"快生".

感謝"伯爵戰天"的萬賞!

------

要說唐奕讀書這事.

好吧,自從拜了范仲淹為師後,這麼多年,他就沒正經學過東西.但是,唐奕也不是一點水平沒有.

策論,自不用說,儒生們都得跟他學.

重生千年,最大的優勢不是他有多少先進的技術,而是唐奕擁有超前的見識.和比這個時代先進得多得多的理念和眼界.

再說,唐奕本身的文筆就不算差,策論根本不在他擔心的范圍之內.

詩賦對唐奕來說,問題也不太大,跟著柳永,歐陽修這麼多年可不是白混的.況且,這東西已經沒有前幾年那般的重要了,只要對仗工整,平仄有序就可以了.

再說了,就算唐奕詩賦不行,他還可以開掛嘛,往後一千年的絕詩美句隨便用不是.

要說最讓他沒底的,其實就是經義.

經義不是有見識,有天賦就可以的,得完全靠死記硬背.

經史子集.

經,就是儒家十三經(《大學》和《中庸》還沒被分出來,遂只有十三):《詩經》,《尚書》,《周禮》,《儀禮》,《禮記》,《周易》,《左傳》,《公羊傳》,《谷梁傳》,《論語》,《爾雅》,《孝經》,《孟子》.

史,即為從先秦到唐末的史部收錄史書.比如,《漢書》,《晉書》,《唐書》等等.

子,指諸子百家的所有典籍和類書.除去儒學之外,主要包含了:道,釋,法,兵,農,醫,術,藝,譜,雜,還有類書,小說等等,主要14個大類.

集,就是詩歌文集.

這其中,科舉主考儒家十三經,史,子,集涉獵並不多.

但是,做為生活在大宋的文化人,要是不把這些都吃透了,你還好意思出門?

可是,縱使唐奕只為科舉專攻經義,.那也有十三經之多啊!

如果唐奕沒記錯的話,看到是都看到過的,可是能背下來的,好像就一本兒《孝經》.

嗯,《論語》能背一半兒.

主要還是唐奕忙的跟個陀螺似的,哪有時間背這堆東西.

最讓他絕望的是,他發現,就他那個經義的水平,別說和觀瀾儒生們比一比了,好像連個女人都比不過.

別說女人比不過,就連個娃娃都把他踩了!!

......

回到小樓,唐奕翻了半天,把壓箱底的書本都翻了出來.

君欣卓和蕭巧哥看著新奇,太陽這是從西邊出來了?唐子浩也開始好好讀書了?

蕭巧哥忍不住問道:"你這是要做什麼呀?"

"看書."

"看......"巧哥有些罵笑不得地看著唐奕."好好的,看哪門子書呀?"

"考狀元!"

噗!

蕭巧歌實在是沒忍住,笑出了聲兒.

關鍵是,唐奕二十多歲的大小伙子抱著一本《論語》,揚言要考狀元,這事......

"我看難了."

唐奕頭也不抬地道:"怎地?不行啊!?"

"行."蕭巧哥揶揄道."可是,小妹我十歲就把儒家經義都背下來了,要是唐家哥哥能考上狀元......"

唐奕抬頭白了她一眼:"看把你能的,非考一個給你看看!"

.......

"誰要考狀元啊?"

隨著門外一聲脆生生的歡叫,進來一個粉嘟嘟的小女孩,卻是蘇明允家的蘇小妹.

平時唐奕不在,書院的孩子時常來找蕭巧哥與君欣卓.

蕭巧哥一見是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,笑著迎她近身.

"小妹來的正好,你唐哥哥要考狀元呢!"

"考狀元?"蘇小妹瞪著杏眼."狀元不是被我二哥預定了嗎?"

好吧,蘇小軾現在狂的很,揚言,下一科的狀元誰也別惦記了,就是他的了.

唐奕一陣頭疼,決定教育教育這倒黴孩子.

"你二哥的話你也信?我是他的老師,他還能考得過老師?"

蘇小妹煞有其事地點頭.

"可是,唐哥哥怎麼看的《論語》呀?那不是蒙學才背的嗎?"

唐奕一口氣沒上來,差點背過去.

"你懂什麼?半部《論語》治天下!懂嗎?"

蘇小妹聞言一喜,伸出兩根粉嫩的小手指頭,"那我會背整部《論語》,豈不是說,我能治兩個天下了!?"

"......"

"還有,還有!"這小丫頭開了腦洞完全收不住.

"我還能背《詩經》,《尚書》,《周禮》,《儀禮》,《禮記》,《周易》,《左傳》......"

"......"

隨著她掰著手指頭一路數過來,唐奕臉都綠了,氣急敗壞地對蕭巧哥道:"趕緊把這倒黴孩子牽走!!"

蕭巧哥笑的不行,難得見唐奕這麼窘過,拉著蘇小妹要出門.

蘇小妹不干,"姐姐,拉我干嘛呀?"

說著,又對唐奕嚷道:"我能背所有的儒家典籍,那又能治幾個天下?"

日!!

唐奕把《論語》往桌上一扔,這日子沒法過了!

--------

接下來一直到過年,唐奕果真如跟范仲淹承諾的一樣,基本是窩在觀瀾書院,連城都沒進過幾回,一心一意地背起書來.

之所以這麼用功,主要還是丟不起那個人.

本來比蘇軾,曾鞏這群牲口差,就已經不能忍了,特麼還讓一個沒滿十歲的小娃娃給嘲諷了,而且,而且還是個女娃娃,這就更加不能忍了.

......

"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.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."

"手如柔荑,膚如凝脂,領如蝤蠐,齒如瓠犀.巧笑倩兮,美目顧兮."

"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,窈窕淑......"

......

"錯啦錯啦!!!"

唐奕此時正襟危坐,搖頭晃腦地背誦著《詩經》,對面的蘇小妹歡脫的叫喊,讓他不禁皺眉.

"哪兒錯了?"

"真笨!"蘇小妹揶揄道."是'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’!"

"就差一個字兒,意思不都一樣嘛!"

蘇小妹脖子一梗,"差一個字也不行!"

"差不多就得了,也不一定真考."

"那也不行!"

"咯咯......"

蕭巧哥在一旁看的實在好笑,唐瘋子卻讓一個小娃娃擺弄的一點辦法也沒有.

正要湊個熱鬧與小妹一起揶揄唐奕幾句,卻聞門外有動靜,宋楷,龐玉幾人邁步進來了.

"呦~~"宋楷拖著長長的尾音."唐大教諭在背書?"

他們可沒蘇小妹和蕭巧哥那般的溫柔,抓住唐奕一點糗事,能笑話他半年.

賤純禮直接往桌子上一坐,一手奪過唐奕手里的線本,略一翻看,笑著對幾人道:"《詩經》啊!進步不小,前幾天還在背《論語》呢!"

唐奕咬牙切齒地瞪著幾個損友,"有事兒說事兒,沒事滾蛋!"

宋楷照著范純禮的後腦勺就是一計"脖溜兒".

"瞎特麼起什麼哄?惹毛了我唐大哥,老子踹死你!"

唐奕一翻白眼,"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."

"趕緊說吧!"這貨一個眼神唐奕就能看出來他沒憋什麼好屁.

"得勒!"

宋楷一聲歡叫,咧著嘴左右招呼,"看見沒?看見沒有吧?咱唐大哥就是痛快!"

"你說不說?"

"說,說!"

"那什麼?"宋楷神秘兮兮地靠過來."年後去西北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