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章 丟不起這個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冰嵐之殤"的十萬飄紅,榮升第8位盟主.

感謝"落葉將逝,都是蒙的,力農"的萬賞.

--------

趙禎一問,聽說你們都要去觀瀾做客講.

文,富等人一怔,不知道趙禎什麼意思.而孫沔,傅求那一幫卻是一喜,感覺一下就來了,心說,讓你們得瑟,出事兒了吧?

反正無論下首官員心里是怎麼想的,朝堂之上為之一肅,半晌也無一人出聲兒.

趙禎抿然一笑,"別誤會,朕沒有別的意思."

"嗯?"孫沔,傅求感覺又不是那麼好了.

"眾位愛卿操勞國事日夜不輟,卻還能心系後輩,撲身文教,朕只是欣慰,又怎有責備之意呢?"

孫沔心中一陣哀嚎,"官家這是故意惡心我們呢吧?心系後輩?那幫為老不尊的,就是去往臉上貼金的啊!"

不想,卻聞趙禎繼續道:"提這個事兒,是因為......"

"昨日范公有一提意,朕一時不決,要與眾卿商議一番."

"范公言,如今東西兩府,三館學士,皆有重臣犧牲休沐之期要去觀瀾開課授業.他這個置仕之臣,一下子成了滿朝名臣的山長,上司就有些欠妥了."

孫沔暗自點頭,算他范希文識趣,這般殊榮卻是讓人眼紅的.

"所以....."

趙禎故意頓了一下,"所以,范公自請辭去觀瀾山長之職,讓朕......"

話還沒說完,孫沔心里咯噔一下子,暗叫不好.

"讓朕代理觀瀾書院山長之職,眾卿以為如何?"

......

噗!!!

孫沔和傅求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.

以為如何?當然不行!好事兒都讓他們占盡了,范希文當山長,和皇帝當山長那能一樣嗎!?

太學那麼牛叉,也沒說皇帝去當山長啊?

可是,文彥博已經樂壞了.

還有這等好事兒?

大步出班,"臣以為,觀瀾書院是為我大宋治學之典范,范公,杜公等名儒賢臣,以布道天下為己任,雖辭公職,然教書育人之德由勝在朝."

"臣等不才,雖無范,杜之能,然,深受其所感,願以綿薄之力助之."

"陛下此時,若能出任山長,必將感召天下儒堂,再續皇宋文風之盛也.天子之軀,親涉文教,萬民之福也!"

"遂!!"文彥博一抖衣袖.

"臣!附議!"

孫沔又是一陣哀嚎,文扒皮一陣搶白,說的頭頭是道,好像誰反對,誰就是有黜大宋文風;誰反對,誰就是破壞萬民之福一樣.

太陰險了吧?

這時,富弼也已經出來了.

"臣以為,觀瀾兩科大比獨占鼇首,書院之能天下皆知,成功所在,卻需我等深思."

"如今,百官志起投身師業,是為我大宋文教興盛之兆也,需鼎力助之.此時,若陛下接掌觀瀾山長,必可把觀瀾精神推行天下.此乃宋之幸也,民之幸也,天下儒生之幸也!"

"遂!"富弼也一抖衣袖.

"臣,附議!"

"臣,附議!"

富弼和文彥博都已經表態了,龐籍,宋庠,丁度等人還等什麼,紛紛出班附議.

別的朝官一看,幾個當頭兒的都已經站了立場,也別繃著了,說不定哪天,自己也得求著入觀瀾混個名聲呢.

是以,多數朝臣也都出來附議.

孫沔,傅求他們幾個反對也沒法反對了,只得認了.

趙禎滿意地看著下首百官的"識相",笑著又道:"既然如此,那朕就答應了?"

文彥博正聲道:"理應答應!"

"嗯!"趙禎點頭."要不,我看這樣算了."

"吏部那些待補官員,還有每年恩萌登仕之官,也是不盛枚舉.雖都是賢能之臣,然政務,民生還屬懵懂,左右閑著也是閑著,讓他們得空去回山聽聽諸位愛卿講授為政經驗,也不失一樁美事."

----------

唐奕就納悶了:

趙禎就那麼一招和稀泥的本事,為什麼就百試百爽,萬試萬靈呢?

誰也沒想到,只是拋出一個觀瀾山長的噱頭,就把事兒辦成了.而且,那幫朝官連個"不"字兒都沒說,就過了.

頭天老師去找趙禎,回來還說,不好辦,結果第二天中午,旨意就下來了.

"別高興的太早!"范仲淹給唐奕潑起了冷水.

"陛下也只是以非官家的形式,讓補官出觀瀾旁聽,卻是還沒到正式的地步."

唐奕撇嘴,這還是問題嗎?只要有了事實,以後隨便找個理由就變成官方正式的了.擔心什麼?

范仲淹不想看他得瑟的樣子,岔開話頭兒.

"你柳師父近來身體不錯,多有好轉,你多去陪陪他."

唐奕點頭,"老師放心,年前哪兒都不去了."

范仲淹接道:"也什麼都別折騰了!"

"遵命!"

唐奕知道老師是擔心他管的太寬,讓他停一停.

"什麼都不管,什麼都不問了,還不行嗎?"

"唉."范仲淹一歎."也該收收心,把心思往學業上轉一轉了."

"否則,下一科我看你怎麼過!"

說道這兒,范仲淹一聲冷笑,"到時候,你這個教諭沒考過學生,我看你怎麼有臉見人!"

唐奕一哆嗦,心說,這老頭兒到什麼時候都忘不了讓他考科舉這個事兒.

......

關鍵是,下一科可怎麼考啊?

別說他水平一般,就算他認認真真,充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只讀聖賢書,下一科也沒法考啊!

你也不看看,下一科都是些什麼畜生:

二章,二蘇,二曾,二程,王韶,張載等等等等.

那可是千年科舉第一科啊!!

上至隋唐,下至滿清,就沒有比這一科再牲口的了,堪稱死亡之組!

唐奕琢磨,我考得過蘇小軾嗎?考得過蘇小轍嗎?考得過章家那對叔侄嗎?

好像,特麼他連二程都考不過吧?

連二程都有一個沒上榜,何況是他?

但是,唐奕一個激靈,正如老師所說,要是他這個"小唐教諭"連學生都考不過......

哦靠!

那可糗大了,丟不起這個人啊!

......

"老師,您先忙著,我回去看書去了."

范仲淹得意地看著唐奕落荒而走,不由抒懷一笑.

這個弟子,他還不了解,雖然對當官應舉興趣不大,但是,唐奕要強!

這要是真讓學生給比下去了,估計,上吊的心都有了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