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 中央黨校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可是,這麼多重臣,相公來上課,你再把儒生們拆開,讓他們自己選課....."

有點太委屈他們了吧?

這才是范仲淹犯難的地方.

要來觀瀾客講的那些朝臣,哪一個不是"相公"一級的名臣大儒.

這也就是放在了北宋,大能賢士太多.這要是隨便拎出一個擱在別的時代,可都是肱骨重臣那個級別的,是皇帝可以托孤那個水平的存在.

你讓他們來講課,完了還讓儒生們挑?萬一哪一項不被儒生重視,上課之時小貓兩三只,那不就是讓人家來丟人的嗎?

"觀瀾本來就只有百多儒生,若在拆開......"

下面的話,范仲淹沒說,那一人還能分到幾個?

......

老師的擔心也不是沒道理,唐奕略一沉吟,抬頭看向老師.

"老師想沒想過向陛下覲一言?"

范仲淹一怔,"覲什麼言?"

"儒生是太少了,可是,朝廷賦閑待任,新晉登科的進士可是有不少啊!"

"......!"

范仲淹一愣,隨即眼睛越瞪越大,"你什麼意思?"

"嘿嘿."

唐奕憨然一笑,"反正閑著也是閑著,來聽聽課,學點專業知識也是好的嘛."

......

范仲淹雖然早就知道唐奕秉性,時不時就放出點你接受不了的,但是,還是被他驚到了.

這小子是真敢想啊?

給儒生上課,和給有官身的進士上課,那能一樣兒嗎?

這就好比後世的清華,北大,再牛叉也只是個培養人才的基地而已,和"中央黨校",能比嗎?

不說一下提升了好幾個重量級,性質也變了啊!

而且,大宋培養後備人才的地方也不是沒有,之前說的集賢院,昭文館,翰林院,這三大館閣就是干這個的.

要是范仲淹向趙禎覲言,讓補官新仕來觀瀾聽課,那就等于把三大館閣給架空了.

這可不是一句話就了事的事情,這相當于改制,觀瀾一下從大宋第一書院,很可能直接跳到大宋第一龐大的官屬機構的層面.

"大郎可知道,這可不是你我師徒在此說說就能定下來的大事."

別說他這個退下來的官員,就算是趙禎都說了不算.

唐奕沒想那麼多,只要有利于現狀的,他就敢說敢做.嘿嘿一笑,"所以說,和陛下商量嘛."

"不考慮其影響的情況下,老師只要細一思量,就能知道這其中的好處吧?"

說白了,唐奕就是想讓這些有經驗的朝臣,把經驗傳授與分享出去,讓新晉官員在上任之前就能少走一點彎路.

若是形成常態,把這些名臣大儒為官數十年的寶貴經驗系統地整理,總結出來,那麼,將來即使不用他們,觀瀾也可以把這些經驗一代一代傳下去,這可是造福大宋的好事兒.

"這其中的利弊,陛下和各位相公一定能理解的,老師好好去說,應該不難吧?"

"可是,如此一來,還要三館何用?"

"研教分開嘛,三館負責研究國史,政綱;我們負責總結經驗,傳道教導."

"況且......"

"況且什麼?"范仲淹有些無奈.

前幾天剛說完這小子,讓他低調點,少管點閑事.這回可好,不動軍制,改向官制下手了.

"況且,有山門前柳七公的殊榮立著,朝臣們不一定反對."

有這等好處,觀瀾做的越大,逼格越高,對那些來任教的朝臣來說,當然也是有好處的.

......

"別把我大宋屬官都想的那般功利!"

"對對!"唐奕順著老師說."咱大宋都是高風亮節的風骨名仕,行了吧?"

"哼!"老范吃味地橫了唐奕一眼.

"那老夫就試試吧."

--------

想法是好的,但是,范仲淹去試,趙禎也犯難啊.

他這個和稀泥的高手,現在也有點不知道怎麼辦了.

主要是,把觀瀾一下提升到"官屬"的層面,這本身就不是一道聖旨,或者朝上議一議就能決絕的問題,這其中牽扯的因素可太多了.

比如,既然觀瀾授業補官,那觀瀾就不能叫書院了,從國家角度來說,必須是朝廷有職有銜的官屬機構.

按說,大宋也不是沒有官辦的學校,本就有太學,應天書院等等,一系列的官學.

可是,怎麼給觀瀾評級呢?就算提了官學,也達不到三館的高度吧?可偏偏它行使的又是三館的職能.

好!

就算把觀瀾提到館閣的高度,那儒生和民學怎麼辦?白衣書生就讀大宋館閣?他們也不夠格啊!

再說了,范仲淹是名義的觀瀾主事人,這相當于給范仲淹單設一館啊,不定朝臣們怎麼想呢.

"范卿!"趙禎苦著臉."要不?就算了吧,難度太大."

范仲淹道:"臣知道陛下為難什麼.主要還是......要不陛下下道旨,先把臣等革官,也許能少些阻力."

為補官開設政務之課,這是好事,范仲淹當然也希望這事能成.

至于官不官的,說心里話,現在觀瀾的那幾位,還真是沒有一個在乎的.

于名聲,有柳永開了先河,那立像往門山前一站,還有皇帝賜文,必定傳名百世.

于錢財.

好吧,其實大宋很多官員不願退休,或者退休想搏一高位,都是奔著工資去的.

大宋當官和不當官的工職待遇實在差太多了.

問題是,于錢財,觀瀾缺錢嗎?也不想想,唐奕這個大財主能對自己的老師們吝嗇?

要是把范仲淹他們每人每月的用度補貼說出來,能嫉妒死這幫當官的.

于名于財,范仲淹還真不在乎這個官了,反倒覺得卸了更好,可以安心做事.

"別."

范仲淹不在乎,趙禎可在乎.前朝老臣幾乎都在觀瀾聚著,這是一股無形的力量,可不能輕易就放開了.

"范卿先回去,讓朕再想想."

"臣,告退!"

......

第二日早朝.

朝議過後,本應下朝.

可是,趙禎卻是沒動的意思,笑著看向朝臣.

"對了,朕想起一個事兒來."

"昨日,范公進宮彙報休政殿養護,修繕之事."

眾人一皺眉,體政殿也沒修幾年,怎麼就要修繕?

只聞趙禎繼續道:"我聽范公說,你們好多人都要去觀瀾客講?"

......

下面人咯噔一下,心說,陛下提這個做甚?是要阻止?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