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8章 幸福的煩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均訂2970,還差30個...求全訂!求正版!求助攻啊!

--------

唐奕一番慷慨陳詞,算是立了一個新節.待其說完,這個簡單的典禮也算是告一段落.

本來,唐奕想辦的再隆重點兒,可是范仲淹沒讓.這本身就是有點讓人眼熱的事兒,低調點兒反而是好事.

柳七公倍感光榮,只覺這幾年教書育人付諸的辛勞都是值得的,直到散了場,依舊面色潮紅,精神爍爍.

儒生帶離之後,一眾朝臣也都禮貌性地上前與之相慶.

范仲淹笑著走到他身邊,"怎樣?大郎此番安排可還滿意?"

七公笑的像個孩子,"過了,過了,老夫怎麼當得起?"

"當得起!"范仲淹笑道."若無七公,觀瀾也沒有兩科,兩狀元,兩榜眼的佳話!"

范仲淹可不是恭維,以他和杜衍等人的水平,像前兩科那般,中者居多不難.

但是,要想在舉試之中出類拔萃,卻是不容易了.不但要有天賦,還要詩賦策論,經史子集,無一不出類拔萃.柳永的到來,確是補上了觀瀾最後一塊短板.

若是沒有他的悉心教導,范純仁,尹文欽,鄭獬,馮京,能不能取得那樣的成績,在范公看來,卻是未知數了.

"走吧,回了."

正要與唐奕一道攙著柳七公回去,卻有人把范仲淹叫住了.

回身一看,是晏殊.

讓唐奕扶著柳七公先回去.

"同叔兄,何事?"

晏同叔左右看看,見幾個"別有用心"的朝臣都緊盯著這邊,一把拉起范仲淹,就往道旁的僻靜之所而去.

范仲淹有些樂笑不得,"同叔,這是何意?"

晏殊滿頭花白,已經被皺紋圍死了的小眼睛精光連連.

"我來問你,柳七公卸了教諭之職,可有人補位?"

"呃."

范仲淹一滯,哪里還猜不出晏殊打的什麼主意.

可是......

可是,觀瀾現在還真不缺填坑的.

柳七公是退下來了,可是,咱們還有歐陽修,那詩賦水平可是一點不比七公差的.

范仲淹明知故問,"同叔兄這是?"

晏殊一看說到了正題,直了直腰板兒,故做傲然道:"老夫閑來無事,且來幫幫你."

"......"

"可是,歐陽永叔已經答應接替七公之職了."

"嗯?"晏殊一愣."歐陽修?那小子不是有公職在身嗎?"

"他可以利用休沐之時來任客講."

"那怎麼行!"晏殊老手一甩.

"觀瀾舉子是我大宋儲臣之精髓,歐陽小子那三天打魚,兩天曬網的,不是誤人子弟嗎!?"

"呃."范仲淹想笑,卻是憋著.

與這位晏同叔亦敵亦友幾十年,惡趣味地要看看他怎麼說辭.

"朝廷這幾天一直有意把貢試的重心轉向策論,詩賦已經不似從前那般重要了.永叔隔幾天來講一堂,也就夠用了."

"嘿!"晏殊白胡子一吹,眼睛都立起來了."你去問問那小子,敢跟老夫搶嗎!?"

話說到這份上,晏殊也不藏著掖著了.

"你,你就給個痛快話吧,讓不讓老夫沾這個光?"

說完,就一瞬不瞬地盯著范仲淹,然後又補了一句:"不教詩賦,老夫也能教秋春文章!"

"哈哈哈!"范仲淹朗聲大笑,不能再裝了,要不這老貨真急了.

"晏同叔來我觀瀾授業,那是觀瀾的福氣,我范希文怎會不識好歹呢!?"

晏殊聞言,心中大亮,得意地一撇嘴,"算你范希文識貨!明天老夫就讓人搬家,你給我備好住處."

晏殊愛享樂,早就想來觀瀾享福了.

......

送走心滿意足的晏殊,范仲淹本以為可以回去了,卻不想,朝臣哪會放過他?

別看晏殊有意背著人,可是,有心的人猜都猜得出這老家伙打的什麼主意.入了觀瀾,不但立像傳世,還有皇帝作文贊譽,誰不眼饞?

......

宋庠搶先靠過來,不無責怪地對范仲淹道:"有這等美事,怎不早說?卻是讓晏同叔搶了頭籌."

龐籍最是直接,"客講,就這麼定了.將來置仕之後,再來你這兒養老!"

而包拯也干脆,"老夫能講刑訟."

龐籍一聽,"那我給儒生們講講邊境的軍政連動."

他在西北浸淫那麼多年,這個最是擅長.

孫沔,賈昌朝,傅求等人遠遠地看著那些與范希文交好的朝臣都圍了過去,好不吃味.

孫沔和傅求也想過去討個客講的榮職,但是,關系沒處好,知道人家不一定要他們.

--------

人太多,范仲淹反倒有點犯愁了.

要是都來觀瀾客講,那他們這些正牌教諭也就不用上課了,把時間都騰給他們得了.

可是,不接受還不行,都是名臣大儒,還都是與觀瀾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,拒絕了誰都不好.

"我覺得倒不用犯愁."唐奕安慰道.

范仲淹抬眼斜了這弟子一眼,"你又打的什麼主意?"

唐奕嘿嘿一笑,"都來唄,讓儒生選修,根據個人愛好和志向,選擇性地接受專業教育,不是挺好?"

這個想法唐奕早就有了,只不過一直忙著別的事情,也沒花心思在這上面.

現在,觀瀾除了詩賦,經義,策論,時政這幾門正課,也就唐奕的財稅課,還有他和王德用老將軍的戰略課兩門細分出來的學科.

要是硬往里添,民學的數術,化學,物理也勉強可以算進去.可是,儒生們多是去聽個新鮮,卻是沒有認真鑽研的.

可是,現在山門前立起來的柳七公像,一下把文臣名儒的積極性調動了起來.

這不是正好?正好豐富一下觀瀾的課種.

龐籍來開個軍政連動課;

包拯和唐介來開一個刑訟課;

宋庠來開一個修史紀要課;

富弼來開一個政務潛通之類的;

嗯,再讓文扒皮來忽悠大伙兒忠君愛國.

這畫面不要太美好嗎!

"......"

范仲淹一琢磨,也對.

可是......

"可是,這麼多朝臣來上課,你卻把儒生們拆開,讓他們自己選課,有點太委屈這些重臣,名儒了吧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