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7章 唐奕的陰險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小小住一段"的萬賞!

感謝"上善若墨水"的萬賞!

昨天一章沒還上,今天睜眼又欠兩章!兄弟們,我......

----------

無上殊榮!

對于柳七公來說,這真的是無上殊榮!

那些列席的官員本以為,官家讓他們這些大臣來給一個不務正業的"風月班頭"觀禮卸任,已經是夠抬舉他的了.

可卻沒想到,這哪是讓他們來看什麼熱鬧的,這根本就是讓他們來眼紅的.

那個不務正業的"風月班頭"不但升了官,而且還立了像,賜了文,好事都讓他占了,上哪兒說理去?

還有啊,這賜文要是刻在你柳七公的墳頭兒也就算了,這可是觀瀾書院的正門?要知道,這里不光是觀瀾書院,這可還是皇帝行在所在.

也就是說,不論將來柳七公在不在世,每年開春,隨皇帝來此時,朝臣們都要看著他的立像站在這里,昭示著他的光榮.

而且,觀瀾書院是什麼地方?那是大宋朝臣的搖籃.照現在這個勢頭,得有多少觀瀾的儒生走進大宋朝堂.

想想,不論過多少年,只要觀瀾還在,每一個從觀瀾書院走出去的儒生一定都會記得,書院曾經有一個教諭叫做--柳三變!

只此一項,柳永就注定會名垂青史.

你說,大伙兒能不妒嫉嗎?

胡瑗眼睛都直了,他從太學直講升了太子直講,本來已經很牛叉了,可是和柳永這一比,好像,差的有點多.

......

唐奕轉向范仲淹,"老師來說幾句吧!"

范仲淹一窘,"呃,還是大郎來吧."

他怎麼好意思說下面的話.

唐奕一笑,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官家就是咱觀瀾的山長,這點"小福利"還要不來?

既然讓他說,唐奕也不客氣,上前一步環視全場.

"桃李滿天下,春風遍人間!"

"觀瀾施教五載,七公以病弱之軀不離三尺講台.今日,榮卸觀瀾師職,來日,春滿神州桃李芬芳之時,我等後進,當不忘師恩,不渝師志,不改尊師重教之德也!"

......

"都有了!"唐奕話音剛落,曹滿猛然一喝.

啌!百多儒生瞬間立正,腳跟相碰發出一聲震響.

"不忘師恩,不渝師志,不改尊師重教之德!"

齊刷刷的拱手下拜,高聲唱喝.

柳永面露欣然,連連點頭,心中說不出的暢快.

待眾人聲畢,唐奕又道:"今柳師父立容于山門,萬世常駐觀瀾.將來,等范師父,杜師父,尹師父,孫師父等等,每一位老師卸任之時,我們也要立像于此,供後來人瞻仰紀念."

"我們要讓後來人知道,咱們觀瀾就是這些名師從無到有,一點一點創立起來的,就是這些傳道後來人的大德賢仕,一個字一個字教出去的."

范仲淹,杜衍等人都有點面熱,下意識地看了眼朝臣那邊.這主意肯定是唐奕出的,大伙兒也都沒反對.

換了誰也不能反對啊,這是多麼大的一份殊榮.可是,就這麼赤果果地往自己臉上貼金?

嗯,看朝臣們的臉色就知道了.

......

唐奕說的來勁,他可不管朝臣們怎麼看,這才哪兒到哪兒?

他不光要立碑塑像,不光要皇帝寫文贊美,他還要......

"今天,觀瀾再立一條新規矩:自今年起,每年的九月初十,學生放假一天,是為觀瀾書院的敬師節.學子儒生當不忘老師諄諄教誨之恩,行謝師之禮,以此紀念天下師者之德!"

"......"

儒生們還沒反應過來,怎麼個意思?敬師節?放假一天!?

而朝臣們聽了,個個面容扭曲,卻是都有點又愛又恨的感腳.

恨的是,沒你這麼玩兒的.

節?

節,是你自己說立就立的?一個書院,立了個節?

你要是自己給"謝師"定個日子,哪怕開個祭,那也就算了,可是,直接就上升到節的高度,就有點扯淡了.不說皇帝同不同意......

好吧,皇帝多半是知道的,也是同意的.

除了民間傳統大節,皇帝也只把自己的生辰和母親的生辰定到了"節"的高度.為師者單立一"節"?可行嗎?

可好像......

好像也不錯,這也是大伙兒"愛"的原因.讀書人的榮耀,好事兒!

這些朝臣,哪一個不是學富五車的大儒?又哪一個不是為人師,收過幾個弟子的?

這種往臉上貼金的事兒,可以自己不牽頭,但是有人牽頭,何樂而不為呢?

這個時候,所有人都已經主動忽略了--咱們不是有一個"敬師節"嗎?

每年八月二十七,至聖先師孔子誕日,其實,這就是古代實質意義上的教師節.

從唐時開始,每年的這天,天下的讀書人祭孔謝師,朝廷還要挑選天下名師加以封賞.

但是,把謝師與孔祭分開,或者說,又多了一天敬師謝師的日子,何樂而不為呢??

......

唐奕不著痕跡地看了眼朝臣的方向,見沒有一個人面露肅穆,甚至有人暗自點頭,就知道這事兒成了.

不得不說,唐奕抖了個心眼兒,而且,是個有點惡毒的心眼.

他又怎麼會不知道,孔聖誕日即為古制的敬師節呢?之所以脫了褲子放屁,又弄出來一天,表面上是想進一步提升觀瀾書院的名聲,這一點大伙兒都心知肚明.但是,暗地里的心思,卻不是誰都猜得出來的了.

那就是,他要在無形中,把敬師節和孔誕剝離開.

孔誕,說白了,還是儒家的敬師節,祭的是孔,敬的是儒師,道家,佛家是不過這個節的.

現在,單獨開出一個敬師節,雖然還是儒家的皮囊,可是,唐奕可沒說這個節是儒家的節,他說的是"天下師者,皆當敬之".

那道家的師,佛家的師,當然也是師者,當然也要敬,當然,也能過這個節.

延伸開來,學武的,學農的,學木匠,建樓閣的,等等,他們也有師者,他們也可以過這個節.

唐奕是想潛移默化地提升各行各業,各學各派,在社會中的地位.

別小看這點兒小心思,也別覺得這點小改變沒什麼用,儒家就是這麼一點一點聚水成澤,逐漸凌駕于百家之上的.唐奕現在也是要一點一點積少成多,把"百家"再提上來.

明著是尊師重教,暗地里,卻是在挖儒家的牆角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