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6章 過往云焑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鴶?"的萬賞.

感謝"小小住一段"的萬賞.

又是兩章,我也是醉了...

說明一下,蒼山住的這個村兒,已經被像我一樣跑大理來瞎蛋疼的外地人占領了,原本只供當地人用電量的設計電容量,早就撐不住這麼多新增人口的消耗了.中午和晚飯前後的用電高峰連一壺水都燒不開,更是時不時的停電,但都還好,停一會兒就能來,基本沒影響過更新.

但是這兩天,好像是終于看不下去了,政府終于出手了.電網改造,要徹底解決才村的電力問題,白天停電改造,晚上也是九,十點鍾能才來.可能要熬個兩三天的樣子.

更新不會少.只是時間上可能有點問題,蒼山盡量半夜碼好,第二天去網吧改錯,然後發給大家.(網吧去了,嘈雜到連個章節名兒都想不出來)

就這樣了,見諒.

--------

聖旨?

柳七公一下就怔住了,那個幾次把他擋在進士門外的官家,居然給他下了一道聖旨?

柳永只覺面色一點一點的發燙,心跳也在逐漸變得強勁,咚咚的敲擊著胸堂,讓他有些喘不上氣來.

機械地躬身領旨,耳朵里嗡嗡做響,連李大官宣的是什麼旨,也只能隱約聽見.

大概意思好像是:

肯定柳永這幾年來在觀瀾書院對學子們的諄諄教誨,贊揚其為國為朝培養出大批人才的功績.廢私忘我,七十歲高齡且病疾纏年,仍不忘治學之志的美德.

然其年事已高,榮令其卸任觀瀾教諭之職,追賜集賢院直學士.特令其子柳涚入京,遷大理寺主薄,留于京中侍奉左右.

而且,趙禎特作文一篇,置于觀瀾書院之中,以待後人瞻仰.

.....

不光柳永有點懵,一眾朝臣也有點傻眼.

這哪是榮令其卸任教諭?這是一步登天啊!

柳永置仕之時,只不過是個從六品的屯田員外郎啊!

那是個什麼官兒?

不過是,尚書省下屬的工部下屬的屯田曹下屬的筆吏小官兒.

怎麼在觀瀾教了幾年書,一下就躥到集賢院去了?

這又是個什麼官?

三大館閣:昭議館,集賢院,史院(翰林).

昭文館不用說了,那是內相之權,富弼現在干的職務.

翰林院,主司修史,大學士由首相兼任,也就是文扒皮兼著.

而集賢院,設大學士一人,學士兩人,直學士一人.

集賢院大學士一般由次相兼任,也就是賈子明;學士那是候補宰相,或者朝廷重點培養對象的專屬;而直學士不常設,算是一個榮職,也是朝中重臣離退之後養老的官職.

說白了,直學士就是個榮譽,和領工資的職位.

柳七公從一個屯田員外郎,一下蹦到了集賢院直學士,眾人怎麼能不驚?

說句不好聽的,像富弼,文彥博這種當過宰相的要是退下來,運氣不好混個大學士的榮銜;混的好,太尉,太師,少師,尚書,也不是不可能.

但是,別人那可就沒那麼幸運了,像王拱辰,唐介這樣的,都不一定能得到三閣學士的殊榮.

曆史上,包拯那麼有名的,活著的時候也只做到龍圖閣學士,死後也只得了一個禮部尚書的榮職.

怎麼柳永在觀瀾教了幾年書,一下子就牛逼了?

孫沔躬著身子,小聲對身邊的賈昌朝道:"這有點兒過了吧?"

趙禎不是一直不待見這個柳永嗎?怎麼一下子來了這麼大個"殊榮"?

這比之前大伙兒預料之中的,可是大太多了!

......

而柳永此時此刻,想的卻不是什麼官職.

趙禎的這道正二八經的中旨對他來說,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.

一句"忍把浮名,換了淺斟低唱."讓他被趙禎所不喜,接連應舉,即使只差一步,也都被趙禎親筆遺落.

說柳永一生都毀在這一句上,也不為過.

他這個不得志的老舉子,與那位高高在上的官家之間,因為那一句憤然之句,好像劃出了一條永遠也化不開的鴻溝.

可是,就在他人生即將走到盡頭的今天,那位陛下終于來了一紙詔書.

上面沒有"何用浮名,且去填詞."的嘲弄,也沒有觀瀾相見的不咸不淡,有的,只是肯定,贊賞......

近四十年的是非恩怨,因為這一紙召書,終于成了過往云煙!

"陛下厚愛,耆卿還不接旨?"

見柳永愣在當場,遲遲不接旨,李秉臣只得柔聲提醒了.

柳七公這才回過神來,卻還是沒想著接旨,而是四下顧盼.

"這,這......"

"這"了半天,也沒這出個所以然來.

范仲淹笑著圓場,"七公這是興奮莫名,一時無措嘍!"

唐奕也上前攙住柳七公,"師父接下便是,這是您老應得的殊榮."

"我,我......"

柳七公猛然深聚一口氣,用盡全身力氣,對著錦書禦旨長揖到地.

"謝陛下天恩那!"

......

唐奕笑著,看李秉臣把旨意交到柳七公手中,心中也是難掩激動之情.

也許,此時的柳永終于無憾;也許,此時的大宋第一"風月班頭"才是完整的!

唐奕單手一揚,環指下首的一眾儒生和觀瀾傭工.

"老師,說幾句吧!"

柳七公依舊激動難明,愣神地看了看唐奕,"我?不說了吧?"

唐奕點頭,不說也好,他明白這一刻對這位老人意味著什麼,一切盡在心中.

扶著老人走到那片緋紅之下,"這是特意給您准備的,還是您親手揭幕吧!"

"......"

柳永抬頭高望,緩緩伸出的手臂有些顫抖,他當然意識到這是什麼,只是沒想到唐奕會這麼做.

慢慢扯下紅綢,果真如他所料,綢下,一尊七尺石像顯露在眾人面前.

分明就是他柳永,單手執卷,迎風而立,衣帶飄然的立像.

而立像之下,是一個三尺基坐,上面刻著柳永的生平事跡,下方還有一篇作文:《千古風流--柳三變》,末尾的署名是趙禎.

正是趙禎在中旨里為柳永做下的那篇文章.

......

日!

這回不光孫沔一肚的醋酸.多數朝臣已經抑制不住的妒嫉了.

皇帝給大臣作文,也不是沒有,但也多是死後.而立像,刻碑這個,卻是沒有.

這個老"風月班頭",卻是把好事占盡了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