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5章 殊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小小住一段"的萬賞!

無需多言...

我,認,慫!

前天還了兩章,欠了八章...

昨天又還了兩章,欠了五章...

今天還是還了兩章,可是...又欠了兩章!

越還越多,這還怎麼愉快的玩耍?

這樣真的好嗎?會出事情的啊!

--------------

北屏半山的那塊平地,背靠險山,坐北朝南,俯望下面的觀瀾書院,回山街山,還有汴水蜿蜒.

與南屏遙相對望,整個回山之貌盡收于此,景致絕美.

平地一邊,有一蒼勁古柏傲立于山石之間,古意非凡,三三兩兩的桃樹,桂樹散落遍布.

范仲淹點頭,"倒是難為你了,找到這麼一處好所在."

唐奕一笑,看向柳七公.

"師父,可還滿意?"

"滿意."

柳永已經下了滑竿兒,由謝玉英扶著,站在平地的邊緣處極目遠望.正好看見觀瀾的儒生放課,從大課舍之中魚貫而出.

"甚好,甚好啊!"

"若于此處長眠,足以告慰平生了."

唐奕道:"邵雍給看過,風水是極好的,若是老師喜歡,我就叫人平整一番,算是定下了."

"定下了!"范仲淹等人無不點頭."

"不過."唐奕話鋒一轉.

"不過什麼?"

"不過,邵雍也相中了這里,就是西去之後,也想來與師父們湊個熱鬧."

"哈哈......"孫複大笑."要他來書院講《易》,否則沒門兒!"

......

唐奕樂了,心情也沒前幾日那般沉重,幾位師父都是參透生死的大儒名賢,看的開.他又有什麼看不開的呢?

"其實,他早就想來沾沾咱們回山的仙氣,只不過,我沒敢讓他來."

對于那位"神棍",唐奕心里也說不上是偏見,還是戒心,生怕他來了之後,把儒生們都帶跑偏了.

"咦?"站在平地邊緣的柳永突然一疑,指著山下道:"那是在干嘛?"

幾位師父順著他所指方向看去,只見山下,觀瀾山門靠里一點的山路邊上,一群工匠正圍著一座裹著紅布的大物件賣力勞作.

唐奕也是搭眼一看,忍不住笑了,"明天師父就知道了."

--------

九月初十.

一大早,儒生們出了早操,回來用過早飯,沒有直接去上課,而是換上一套嶄新的儒袍,在宿舍里面等著.

巳時初,曹滿江在宿舍外招呼眾人列隊.

見他一面凝重,大伙兒還奇怪,今兒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,這是抽什麼風?又是要換裝,又是要列隊的,連課都不上了.

曹滿江整好了隊,冷聲道:"一會兒山門集會,朝中諸位相公也要列席,都給我精神點,別落了觀瀾的名聲!"

大伙一愣,相公們都來了?啥事兒啊?

......

懵懵懂懂地列隊往山門進發,轉過山道,果然遠遠的就見富相公,文相公,賈相公,還有狄青,龐籍,丁度,宋庠,吳育,包拯,唐介等等,有點名氣的朝中重臣都來了.

儒生們一震,不由得挺胸抬頭,步伐如一地向山門而去.

遠遠的見儒生們下來,龐籍一眼就看見了隊中的龐玉,與身邊的丁度道:"看見沒?我家那小子還挺像那麼回事兒!"

丁度則道:"我家的也不差!"

宋詳也湊過來,"別看這幾個混小子和唐瘋子學了一身惡習,但讓他們來觀瀾進學,看來還是受益頗多的."

這幾位能不得意嗎?

觀瀾這架勢,在軍中你也見不著啊!除了曬的黑了點,但是精氣神兒一看就跟別的書院不一樣,一個個都是傲氣之中帶著幾分肅穆.

那些家中沒有子弟在觀瀾進學的朝臣眼睛都看直了.也開始琢磨,是不是和范希文套套進乎,把自家小孩兒也送來修理修理.

而此時.

賈昌朝身邊的孫沔,卻是吃味地看著不遠處一座被紅布裹著,連底座算上近丈許高的巨大物件,小聲地在賈昌朝耳邊嘟囔.

"沒想到,柳耆卿蹉跎一生,還了一輩子的風流債,到了,卻有這般殊榮!"

賈昌朝面無表情,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,他的眼神就沒離開過走在儒生後面,陪著范仲淹,柳永,杜衍一起下山而來的唐奕.

汝南王雖死,但是,與此同時,賈昌朝也成了趙宗實的"亞父".

自然而然,汝南王府的所有秘密亦不再瞞著他賈子明.這其中,當然也包括汝南王對唐奕的了解.

賈昌朝直到現在才知道,他之前面對的,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對手.

直到現在,他也還是想不明白,這個二十出頭的青年,到底是怎麼在這短短幾年的時間里,積蓄出這般龐大的力量?

進而......

賈子明不禁會想,趙允讓沒斗過這個瘋子,那他賈昌朝就行嗎?

......

且說,柳永走的很慢,唐奕親手攙著他.

老人眼見著自己教過的學生,在山下列好了隊,目迎他下山;

眼見著,那些對他來說"高山仰峙"的相公們,在山門內佇立,目迎他下山;

眼見著,觀瀾書院上到院務管事,下到掃院雜工,盡聚于此,目迎地下山.

"大郎啊!"柳永氣息有些不穩."這是鬧的哪一出啊?"

唐奕笑著輕聲道:"這是咱們觀瀾全體給老師准備的退休儀式."

"退休?"

柳七公一琢磨,就是退下來休息了唄?,

"瞎說!老夫就算死,也要死在三尺講台!"

唐奕柔著調子道:"沒讓你退,就是得讓大伙兒都記住您為觀瀾作出的貢獻."

七公搖頭苦笑,"老夫一個靠恩科才能僥幸得中的凡俗之軀,記我何用?"

唐奕不答,默然望向山下的那抹緋紅.

心說,每一個為觀瀾的出過力的人,都應該被銘記!

......

就這麼慢悠悠地走著......

山門前的儒生,仆役,朝臣,就那麼靜靜地等著柳永,柳三變,柳七公,慢悠悠地走著.

終到了山門前.

那抹緋紅之下,柳永也知自己不中用,走的慢了,想對那些等了半天的大臣們一表歉意.

費力的剛要拱手說話,卻見朝臣之中,一人大步而出.

柳永一怔,卻是趙禎的大內近侍,老大官--李秉臣.

李秉臣與柳永年齡相仿,笑臉相迎,率先開口道:"耆卿,身體可還好啊?"

七公急忙掙開唐奕的攙扶,拱手道:"有勞大官記掛,永身子尚可."

"那就好,那就好啊!耆卿身健,陛下也就放心了."

"陛下?"七公一疑.卻見李秉臣回身一招手,有黃門內侍雙手捧著一道錦軸禦書過來.

接過錦軸,李秉臣高聲唱喝:

"陛下有諭,柳永接旨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