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3章 管的太多了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真要做一件事,不能光看它行不行得通,想落到實處,卻是方方面面都要考慮的.

大宋的士大夫們,可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,他們難道就不知道,軍制所限,國之大弊?厚財養兵,然兵不能戰?

當然是知道.可是,沒人敢碰,也沒人碰得了.

一但軍隊亂了,都不用國內反叛,大遼第一個就動了,緊隨其後就是西夏,現實往往不允許你理想化的干事情.

比唐奕還牛的人也不是沒想過動軍制,他的老師范仲淹就想動,他的身後也有個王安石要動,可是,都失敗了.

"觀瀾書院的模式固然好,可怎麼樣才能讓將門接受呢?就算是曹,潘與我同坐一條船的這幾家,也不可能眼看著把他們挖空的."

蕭巧哥頓了一下,試探著問道:"唐哥哥是不是想多了?"

"嗯?"唐奕一挑眉頭."什麼想多了?"

"誰要挖他們牆角呀,他們舉薦他們的唄,誰要攔他?"

"但是,你想啊,新舉之將,從兵到將,統禦之能未顯,總要有一個轉變的過程吧?把他們集中起來上上課呀,教教學呀,也說的過去吧?"

"......"

"!!!"

"哦,靠!"

唐奕震驚了,可以啊,這丫頭有兩下子啊!不愧是跟我唐子浩混的啊!腹黑加狡猾,加軟刀子殺人啊!

唐奕騰的一下子坐起,嚇了蕭巧哥一跳,加之她本是搬了墩凳坐在躺椅中間的位置,唐奕這麼一坐起來,正好與之四目相對,兩人都快貼在一起了.

驚慌地縮手護胸,"你你你,你干嘛?"

卻不想,唐奕猛的捧起她的小臉,使勁地揉了起來.

等到蕭巧哥的一張嫩臉被他擠成了一個"包子",才聽唐奕興奮地道:"你這小腦袋怎麼長的!?可是幫了我大忙了!"

"你你你,你快放......"

還沒說完,興奮的唐奕已經忍不住把蕭巧哥的小臉往面前一送,在她光潔的額頭上,啪嗒一聲,輕啄了一口.

"呀!!!"

蕭巧哥哪被人這般親近過?這讓她不禁想起,有的時候晚上,從唐奕房里傳出來他與君姐姐那些奇怪的聲音.

驚叫一聲,用力掙脫唐奕的魔掌,羞憤地奪門而出.

"嘿嘿嘿嘿."

唐奕傻笑著目送蕭巧哥跑開,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上面.

誰能想到,困擾他這麼長時間的問題,卻被蕭觀音一下子就點出了問題的關鍵.

就是嗎,他們舉薦,就讓他們舉薦唄,舉薦完了,送到武校之中再回回爐不就完了?

這樣一來,既保留了將門的基礎體系,又能把新軍,新思想灌輸到基層武將的腦子里.

而且,這是很陰的一招,陰的就是將門.

以往,或者說現在,大宋的武將們認帥不認君,說白了,老子的前程是我的頂頭上司給的,和你皇帝沒什麼關系.

對皇權和國家自然也沒什麼歸屬感,將門才能以此為依仗,屹立不倒.

但是......

一但開了武校,那就要另說了.

別忘了,觀瀾書院的山長現在還空缺著,那個位置是給趙禎留著的.

如果觀瀾再開了武學院,趙禎接著出任了觀瀾的山長,那入了武院的武將,可就算是天子門生了.

別看名義上還是將門舉薦,但是,差了這一層關系,卻是差的天上地下.

這等于暗地里還是挖了將門的牆角,把各家的"家將"變成了皇帝的門生.

天子門生啊?那可是進士才有的殊榮.

雖然有點損,可是......

唐奕心說,為了大宋,老曹,老潘,楊二哥,也只能委屈你們了,大不了,別處給你們補回來就是!

......

想通了關鍵,唐奕起身,急不可耐地准備去找老師商量商量.

慶曆之時,范仲淹就曾設想過軍改,只不過沒能成功,但想法卻是比唐奕成熟得多,必定能想到一些唐奕現在還沒想到的問題.

出了小樓,就見蕭巧哥立于院旁的樹下,背對著唐奕也不知道在想什麼.

唐奕一挑眉毛,行了過去.

"干嘛呢?"

"啊!"

蕭巧哥又是一聲驚叫,慌張地回身,然後下意識地往後躲,直接靠到了樹上.

回身的一刹那,噗......

唐奕忍不住就笑了,這丫頭整張臉都羞得通紅通紅.

"看把你嚇的."

"什什什,什麼呀?"

蕭巧哥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.

"至于嗎?多大個事兒?"

"......"

"要不,你也親我一口,算是還回來?"

"無賴!"

蕭巧哥終于受不了這痞子,繞了個圈,跑回了小樓.

唐奕搖頭輕笑,出了院子.

到老師的宅子,卻是沒見到人.原來,范仲淹去了柳師父的住處.

柳七公的身體確實是一天不如一天,幾位師父深知他時日無多,自然是一有時間就去陪陪.

等唐奕到了柳師父的住處一看,范師父和杜師父都在.

與幾位老師見了禮,唐奕倒是不急著說武院的事情.

坐到柳師父床沿,緩聲道:"咱又作了一首好詞,卻是要到師父面前顯擺顯擺呢."

唐奕也知道七公時日無多,更是知道七公愛詞,最近每次來,都帶一首詞來,討老人的歡心.

至于什麼抄不抄的,唐奕已經不在乎了,能讓這位老師高高興興地走,把特麼後世的好詞都抄光,唐奕也干了.

七公聞聲會心一笑,"詞且等等,說你的正事吧."

唐奕一進來,他就看出這孩子是有事兒,只不過為了討自己歡心,強壓下去罷了.

唐奕笑道:"什麼正事也得等等,得讓師父開心才行."

"行啦."柳永欣慰道."知道你孝順,說正事兒!"

唐奕局促地一撓頭,"那好吧......"

當下,把武院的設想與幾位師父一說.

等他說完,范仲淹,杜衍交換了一下眼神,各自思量了起來.

就連柳永都擰著眉頭,想著唐奕的話.

"不容易."良久,杜衍率先開口."單是天子門生這一點,朝中文臣就不會輕易答應."

"天子門生",那可是士大夫獨享的殊榮,文臣怎麼會輕易的就把這份榮譽分出去呢?

更何況,分給的,還是武人!

柳永則是看著唐奕道:"大郎啊,你管的太多了!"

唐奕一怔,意識到了一些什麼.

這時,范仲淹接道:"想法是好的,也值得一試.但是......"

"現在卻還不是時候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