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1章 都是為了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新的生財之路?"

四人面面相覷,"什麼生財之路?"

唐奕一甩手,"先別問了,到時候就知道了.總之,這事兒就這麼定了,你們先和下面打好招呼,我去和陛下商量,等新路子通了,再讓朝廷推行鹽改,這總行了吧?"

主要是西北不能亂,所以,唐奕不得不慎重,不得不妥協,只能先按照"將門的規矩"來了.

"大郎,靠不靠譜啊?"潘豐心里有點畫魂.主要是,他想不出在西北還有什麼能替代青鹽的重利.

唐奕眼睛一眯,"我說,就這麼定了!"

潘豐一縮脖子,這位最近脾氣大的很,還是別觸他的黴頭了.

"行了,吃飯吧!"唐奕一陣煩躁.

雖然心里知道軍中的那些齷齪,這幾家也是身不由己.但是,畢竟不是什麼光鮮的事情,為了這種爛事委曲求全,唐奕就跟吃了蒼蠅一樣咯應.

曹佾遞給唐奕一個肉饅頭,以他對唐奕的了解,怎會不知道唐奕在憋屈什麼.

勸道:"大郎,也別和我們幾個生這個悶氣.說心里話,下面的那些喝兵血,兵匪難分的爛事,也只是下面.幾代人就這麼過來的,就算想治,也沒招治."

"就是."潘豐委屈道."你跟我發火也沒用,老子沒拿過一個大仔兒的好處.只不過,你不裝沒看見,下面兒就讓你真的什麼都看不見了!"

王咸融道:"你要是真有招把這爛瘤子,枯根叉摘了,我們反正是沒話說的,一准支持你!"

"但是有個前提,不能亂!亂不起,大宋可經不起這折騰."

唐奕把饅頭往桌上一扔,"還特麼讓不讓老子吃飯?"

"讓讓讓."潘豐哄小孩似的又給他撿了一個."你是爺,是祖宗,行了吧?"

唐奕也意識到自己有點過了.

"我不是沖你們,沖我自己."

四人一怔,"沖你自己?"

唐奕拿著肉饅頭,悠悠道:"其實,打從跟著老師,想干點大事兒那天起,我就在琢磨怎麼把大宋的爪子磨利."

"可惜,這麼多年過去了,還是沒個頭緒."

這句話莫名地戳中了幾人心中的柔軟:

唐奕,不容易......

曹佾柔聲道:"別把自己逼得太緊了,天下的事兒,哪能讓你一個人都干了?看開點兒."

"傻小子!"王咸融笑罵道.

"別看老哥比你笨,但是老哥比你看的通透,你終究是一個人,把你累死,也不能把事兒都辦全了."

"是啊!"唐奕一歎.

王二哥的話倒是提醒了唐奕,不由想起民學.

民學那幫娃娃已經學了五六年了,有些大點的,也是十六七的大小伙子了,是該把他們放出來給自己搭把手了.

"對了!"

把民學的心思放到一邊兒,唐奕看向楊懷玉.

"你那閻王營練的怎麼樣兒了?"

楊懷玉一聳肩,"還能怎麼樣兒?這才幾天,且得訓呢!"

"不過,現在比剛入營卻是強了不是一星半點兒."

唐奕點頭,那一營都是精兵中的精兵,底子好,早晚能訓出來.

"抓點緊,開春兒可能帶你們出去遛一圈兒."

楊懷玉眼前一亮,"去哪兒?"

"西北,入遼!"

日!

楊懷玉差點把手里的吃食扔出去.

"又入遼!?"

他現在對入遼有陰影,特別是跟著唐奕入遼.

......

"你要去干啥?"楊懷玉苦著臉.

祖宗啊,大宋還不夠你折騰的啊?

唐奕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,"老子去開財路,好喂飽你們這幫'兵爹’!"

呃......

"那為啥是開春啊?再多給我點時間唄?"

"要不現在?"唐奕揶揄道."開春你也快訓了半年了,要是還訓不出來,回家哄孩子去得了."

"就是!"王咸融也揶揄道."行不行?不行把那一廂給我."

"美的你!"楊懷玉撇著嘴,誰惦記他那一廂好兵都不行.

唐奕道:"要不是馬上就入冬了,我現在就想去西北."

潘豐附和道:"嗯!你還是早點去吧,把我家那混小子給我拎回來了."

"他娘的,給他稍信兒都不回來,也不知道那破地兒有啥好呆的!"

唐奕尷尬一笑,"呵,幫我辦事,要事兒."

總不能告訴潘豐,那小子現在有美女為抱,樂不思蜀吧?

......

"對了."潘豐又想起什麼."汝南王府就不管了?"

"能不能不提那家人?"曹佾有點惱怒."一提起那老王八蛋,我就煩."

潘豐道:"聽我說完."

攔住曹佾,潘豐轉向唐奕:"咱們的探子可還沒撤,老東西死那天,賈子明去了一回,前天又偷著去了一回,這里面肯定有事兒!"

唐奕一皺眉,"現在不能沾那家人的事兒,大不了盯緊點賈昌朝."

------

吃了早飯,大伙兒各辦各的事兒去了,唐奕回到小樓,君欣卓與蕭巧哥都在.

唐奕摸著躺椅躺下,閉著眼睛對蕭巧哥道:"開春我要去大遼,你去嗎?"

蕭巧哥一愣,"大遼?我怎麼去啊?"

他說帶她出去散心,不會就是去大遼吧?從那兒跑出來的,她怎麼敢回去?

"放心吧,去云州,沒事兒."

"薇其格在云州?"

"嗯."

"那我去."

唐奕點頭,沒說話,慢慢地開始享受久違的閑暇.

讓潘越去云州見薇其格,為的正是當初唐奕設想的那條"新絲綢之路",他現在急需一條大宋到西域的通道.

按說,這條通道對大宋來說,並沒有唐時那般重要.因為大宋海貿昌盛,大食,黑汗的瑪瑙,琉璃等商貨走海路,比陸路還要便捷.

但是,有一樣東西,卻是非路陸路不可.

鉻鐵礦!

之前,唐奕把白銀之中摻入鉻鐵,制出了銀圓.這不但可以一解大宋銅荒的窘境,而且還有大概三成左右的暴利.

但是,至今這還只是個設想,未能實施,是因為朝廷和唐奕都遇到一個十分尷尬的問題,就是在大宋境內,沒找到有價值的鉻鐵礦脈.

也不是沒有,但是,以大宋的開采水平只能找明礦,也就是露天礦脈.

這就難了,唐奕找到的那條鉻鐵礦脈雖是露天,但儲量太小,而且在川蜀之地,交通運輸極為不便,基本沒有開采的價值.

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,把手伸向境外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