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9章 鹽改准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句"錯了"讓苗貴妃神情一陣錯愕.

"錯了?怎麼錯了?"

唐奕面無表情地看著苗妃,"娘娘難道不知道那人是何居心?"

趙允讓最終目的是讓自己的兒子登上那個位置,怎麼會安心推舉苗妃之子呢?

"可是......"

苗妃爭辨道:"可是,不管怎麼說,若是事成,也是我那孩兒,與他家有何干系?"

唐奕無奈搖頭,"只說最樂觀的情況,就算娘娘爭位成功,小皇子占據儲位,皇後娘娘也失勢,娘娘得以母儀天下,不能比這再樂觀了吧?"

苗妃一弱,"本宮,本宮沒想過要與皇後爭位."

唐奕道:"是,不用娘娘想還不行嗎?曹皇後把後位讓給娘娘,後宮再無隱患,不能比這再好了吧?"

"不能了."

"那草民說句大不敬的話,萬一哪天陛下崩逝,小皇子登臨大寶,娘娘垂簾聽政,手握大宋權柄."

說到這,唐奕聲調忍不住抬高幾分.

"娘娘想沒想到,就算這種最好的局面,娘娘在朝中還能依仗誰呢?"

苗妃一個激靈,杏眼圓瞪地看著唐奕.

唐奕已經把話說的不能再明白了.

"依仗誰?"

她苗氏,在朝中舉目無人.除了一個汝南王,她還能依仗誰?

到時候,以趙允讓浸淫朝堂數十載的手段,還有在朝中幾十年的布置,分分鍾就把她們母子架空,甚至是圈養.

那時別說是把持朝政,以趙允讓的手段,易儲而立也不是不可能的,那她的孩子就只有死路一條了.

....,,

唐奕無聲地看著苗妃,讓她慢慢消化.

趙禎讓他來可不只是為了傳話的,在傳達善意的同時,得讓苗妃知道其中厲害.

也就是說,趙禎可以仁慈,但是只此一次,絕不能有下回.

--------

等到苗貴妃回過神來,唐奕已經走了.

畢竟是貴妃,還有可能是未來的丈母娘,多多少少唐奕得給她留一點顏面,點到即止,不能像當初對張貴妃那般,讓她徹底認慫.

出了皇城,唐奕沒急著回觀瀾,而是讓黑子給楊,曹,潘,王幾家傳了話,說是明日到回山一聚,之後才坐船出城.

回到觀瀾自己的小樓,已經是傍晚時分.

君欣卓與蕭巧哥見他回來,急忙吩咐廚下多備些飯菜.

君欣卓道:"還以為你又不回來吃飯呢,都沒准備你那份兒."

唐奕歉意一笑,"以後就好了,以後天天陪你們吃晚飯."

蕭巧哥嘟囔著:"騙子."

唐奕總是這麼說,卻也總是沒實現過.

"騙你干嘛?"唐奕很像那麼回事兒地咋呼道."真不走了,這段兒就踏踏實實在觀瀾呆著!"

"而且."

"而且,沒准過幾天,還帶你們出去散散心呢?"

蕭巧哥眼睛一亮,"真的?去哪兒?"

唐奕神密一笑,"到時候你就知道了,還能見老朋友哦!"

......

第二天早起,唐奕正要吃早飯,黑子就進來說,曹佾,潘豐,王咸融和楊懷玉已經到了.

唐奕面色一萎,抱歉地對君欣卓和蕭巧哥道:"不能陪你們了,我得先辦正事兒."

蕭巧哥橫了他一眼,"騙子!"

--------

與曹,潘,王,楊幾家人相會于曹佾的別院.

最近風緊,院子空了好久,曹佾更是有好幾個月沒來回山了.

眾人坐下,正好都沒吃早飯,讓仆役去食舍拿來一些吃食,大伙邊吃邊聊.

潘豐往嘴里塞了半個炊餅,率先開口:"說吧,有什麼大事兒?"

王咸融則道:"是不是那老東西一死,咱們就能把觀瀾合回來了?"

他們王家本來就是拿錢來湊熱鬧的,就沒想過管事兒.現在觀瀾一分,倒塞給他們家一個大攤子,王咸融早就手忙腳亂了,恨不得馬上把攤子扔回來.

唐奕道:"還早,我看現在挺好,即不惹人注意,又不影響運作,先這麼著吧."

王咸融眼睛一立,"你好,我不好!老子八輩子沒管過帳,你還是殺了我吧!"

唐奕笑著安慰道:"過不了幾天周四海就從大遼回來了,到時候,有他支應,就不用王二哥再多操心了."

王咸融點頭,"這還差不多."

......

曹佾問道:"那大郎把大家叫來所為何事?"

唐奕聳肩道:"也沒什麼大事兒."

"就是陛下想在西北推行鹽改,讓我跟你們通個氣兒,都配合一下."

"鹽改?"潘豐愣愣地看看眾人."什麼鹽改?"

唐奕一解釋,潘豐頓時張大了嘴巴,嘴里嚼了一半的炊餅都掉了出來.

"這還不是大事兒?"

......

朝廷推行鹽改,為什麼還要唐奕來做這幾位的工作?

之前就說過,西北鹽事,不是幾個鹽販子走一點私鹽那麼簡單.

私鹽之盛,可以說已經滲透到西北軍,政兩務的各個關節.

政務這一頭還好說一點兒,說白了,大宋最不缺的就是官,現在任上的西北官員要是不聽話,換了就是.只要有空缺,大把的人排著隊等著上任.

軍隊這方面,那就沒那麼簡單了.不與將門打好招呼你就想鹽改?

簡直就是癡人說夢.

之前就說過,大宋的軍制是統,帶分離.

統兵調兵樞密院說了算,帶兵節制那是兵部三衙的事兒.

將門別看窩囊,也出不了高職,但是,兵部三衙從來都是他們的天下.

士大夫與皇帝都深知不能把武人逼到死角,所以兵部,還有軍中一些空餉,外快的齷齪之事,大伙兒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.

西軍能戰,滿裝,不吃空餉,青鹽走私就成了西軍外快的主要來源,更是將門收攏勢力的一個必要手段.

"大郎!"潘豐苦著臉."這可不是小事兒啊!"

唐奕點頭,"我知道,所以才把你們叫來商量嘛."

楊懷玉道:"商量?大郎還是想簡單了."

王咸融也道:"難啊!"

唐奕一翻白眼,"好辦老子自己就辦了,找你們干屁!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