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8章 趙禎的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'小小住一段’的五萬飄紅.

就此《調教大宋》的第七個盟主也誕生了,感謝大家的大力支持.

我能說....

別來了,欠死我了...

--------------

福康一路心思揣揣地來到後苑,遠遠就見渴歌亭中有宮女肅立.

下意識的想躲開,可是,再一看宮女侍奉的那個身影頗有幾分似曾相識,忍不住又壯著膽子挪了過去.

行到亭中,見唐奕正背對著她,望著廣聖宮那邊的景致.

"唐公子!"

福康也說不清為什麼,許是近日心神不定,一見這人心有稍安,所以也不顧什麼公主的矜持,主動開口.

唐奕一頓,緩緩回頭,果真是那個柔弱的女孩兒.

抿然一笑,"見過公主殿下!"

福康急道:"唐公子又多禮了."

......

一眾女使也算懂事,知道接下來自家娘娘要帶苗妃娘娘過來,輕輕向福康與唐奕一拂,知趣地退了下去.

待亭中只剩唐奕和福康,唐奕一笑,"沒想到會遇到你,怎地?和苗妃娘娘一起來的嗎?"

福康一怔,面露幾分驚懼,聯想張貴妃的反常,一下就明白,原來是讓她與母妃來見唐奕.

"唐公子找母妃......何事?"

唐奕見福康小臉泛白,面容驚慌,心中莫名的一緊.忍不住道:"其實......"

"其實,你沒有必要那麼怕."

"我."福康一時語塞.

母妃出了那麼大的事兒,勾結王爺覬覦儲位.她怎麼能不怕?

"你首先是陛下的女兒,然後才是你母妃的女兒."唐奕一瞬不瞬地看著福康.

"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"

福康被唐奕盯的有些面熱,"可是母妃......"

福康並不是為自己的處境擔心過多,她真正擔心的是母親苗妃.

出了這檔子事兒,苗妃心神怎能安甯?生怕哪天,趙禎一道旨意把小皇子抱走,就再也見不到了.

福康有些擔憂地道:"母妃最近茶飯無思,生怕......"

唐奕搖頭輕笑,心說,這不就是為了讓你母妃安心,才把我都請過來了嗎?

正要說兩句體己的話安慰一下福康,卻不想,亭外,張貴妃的聲音帶著調笑之意驀的響起.

"姐姐快看,這兩個小的往一起那麼一站,還真像那麼回事兒,看著就般配."

卻是張貴妃挽著苗妃款款而來.

福康臉色一下就紅了,倒是唐奕一點都不覺害臊地嘿嘿一樂,"見過兩位娘娘!"

苗貴妃尷尬地一笑,"什麼時候進宮的?"

"來了有一會兒了."

張貴妃笑著松開苗妃,拉起福康,"走,陪本宮去那邊走走,等你母妃與大郎說過正事你再來與他閑續."

福康聞言,臉色更紅,張貴妃這般露骨之言,她還真有點不適應.

被張貴妃拉走,福康還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眼母妃.下識意問道:"唐公子與母妃說什麼正事?"

張貴妃回頭一望,"放心吧,好事."

......

亭中只剩唐奕與苗貴妃.

"陛下讓你來的?"

"嗯."

苗妃深吸一口氣,似是下了很大的決心:"那你代本宮給陛下傳個話.."

"哎!"唐奕急忙虛手止住苗妃的話頭.

"娘娘是不是要把那事與陛下細說清楚?"

苗妃略一沉吟,點了點頭,"不管陛下如何處置,總要說清的."

"別!"唐奕又打斷道."娘娘什麼也別說,也什麼都不用說."

"......"苗妃一怔.

"為何?"

唐奕笑道:"娘娘難道還看不出,陛下為何要大費周章,先是托付了張貴妃,如今又把草民叫來的苦心嗎?"

"......"

趙禎一輩子處處為別人考慮,此事上更是最大限度的以寬仁,包容的心態來處理.

他完全可以自己來見苗妃,但是,若他親來,有些事情問與不問都是不對.

汝王南力挺苗妃之子爭儲,別看最後以趙允讓自縊保節而收場.可是,誰都知道,這里面有太多的問題不清不楚.可以說,現在大家都在刻意的裝傻.

苗妃是怎麼與趙允讓搭上線的?多長時間了?之前,宮闈之內有趙允讓的內應下藥,劫宮,燒毀尚醫局,這些事兒與苗妃有沒有關系?

為什麼苗妃產期明明還有半個月,怎麼搶在皇後之前生的龍子?

樁樁件件,若是深挖,可能苗妃都脫不開干系.

趙禎是個極重感情的人,不管這些事情有沒有苗妃參與,她終是福康和皇長子的生母,加之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,讓趙禎怎麼忍心處置于她?

所以,趙禎索性不來見她,省得到時苗妃說與不說都是錯.

說了,夫妻之間必生嫌隙,不說,又讓人不快.

"娘娘什麼都不用說,草民沒資格轉達,陛下也沒興趣知道."

"......"

"大郎,這是何意?"

唐奕笑道:"我的意思不重要,重要的是,陛下的意思其實很明顯,那件事就此打住,陛下不想問,娘娘也不必再提.過去了,就是過去了."

苗妃心中一暖,此時還怎會想不明白趙禎的一片良苦用心?

唐奕見她神情有變,話鋒一轉,"有些話,草民作為晚輩是不應該說的."

"大郎說來便是,本宮......"

"本宮聽著."

"草民替陛下說句公道話,娘娘糊塗啊!"

"......"

苗妃心下淒淒,既然唐奕不再遮掩,她也就敞開了心扉.

"大郎不懂,本宮怕啊!"

"怕什麼?"

"怕我那孩兒......"苗妃淚眼婆娑."也如楊王,荊王,雍王一般,是個天夭的命數."

"......"

唐奕竟無言以對.

苗妃的擔心並不是多余,"趙禎之前的三個兒子相繼離奇早夭,死的不明不白,說是病夭,可是哪能這般接二連三的出事?

換了誰也會多個心眼兒.何況,現在是苗妃與皇後同時有子,比之當年競爭更烈,萬一之前三子都是有人下手而死,那誰知道會不會......"

不過,她既然這麼說,唐奕心思反倒是一松.

唐奕從中讀到一點不同的意味,若是她與趙允讓早有勾結,下藥,闖宮之事,她也有參與,那她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孩子.因為就算不知道楊王雍王荊王的死因,也一定知道給趙禎下藥的事情.

"那娘娘覺得,背靠了汝南王就相安無事了?"

苗妃抬起頭,"他答應拱衛我兒登臨大寶的."

"至少,至少我兒能平安長大."

"錯了!"唐奕篤定道."娘娘想的太簡單了."

苗妃一怔,"怎地?"

唐奕面色凝重,"娘娘要是真信了那人,才真的是害了皇子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