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7章 後院救火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渴歌亭中坐著一位婦人,遠遠的唐奕也看不清,走近一看,卻是張貴妃.

這讓唐奕有點意外,照趙禎剛剛那番話,他以為就是苗貴妃呢.

"大郎來啦!"

張貴妃一見唐奕,主動起身相迎.

"見過貴妃娘娘!"

"這是?"唐奕回身瞅了一眼早就走沒影的趙禎.

意思是,您這兩公母鬧的是哪一出?

張貴妃與唐奕接觸也不是一次兩次,知道這孩子是直性子,你跟他直來直去反倒容易交心.

"卻是本宮有事要求大郎呢."

"娘娘,有事但說不妨."

......

張貴妃能有什麼事兒?無非也是苗妃的事情.趙禎把這個任務交給了她,自然要一口答應下來.

可如何完成的好,完成的漂亮,張貴妃卻是有些犯難了.

說心里話,苗妃出身貧賤,性子寡淡,平時在宮中就不太合群.不像張貴妃,出身雖然也不好,但怎麼說以前還有個叔叔張堯佐,現在更是抱上了唐奕和曹家的大腿.苗妃卻不然,宮中十幾年,卻是沒聽過她與哪個宮人交好,宮外更是沒什麼依仗.

張貴妃自己與之並不相熟,縱然如趙禎所說,她心思玲瓏,處事圓潤,但能不能把趙禎的意思好好地傳達,張貴妃心里也是沒底的.

說白了,張貴妃還是留了一個心眼兒,苗妃現在母憑子貴,雖然近來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,但是趙禎終不會把苗妃怎樣,她是怕事情辦不好,得罪了這位皇子生母.

無措之事,張貴妃自然就想到了唐子浩.

這年青人雖燃不按常理出牌,性子也是野了些,但是,本事卻大的很,當初只憑上下兩張嘴皮,就把她這個貴妃連削帶打,說的一點脾氣都沒有,把看似化不開的矛盾消弭于無形.

而且,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,誰都知道,趙禎有意把苗妃生的長公主福康下嫁給唐奕,多了這一層關系.也許唐奕更能辦好此事.

于是,張貴妃也不急著去見苗妃,趁著侍寢的機會,給趙禎吹起了枕邊風.

趙禎一想也是,當初只是想找個在後宮吃得開的妃子去傳話,也沒想那麼多,就點了張貴妃.但此事若是唐奕出面,哪怕只是指點一下張貴妃,也是有益無害.

關鍵是,唐奕有前科,上次把張貴妃的事情辦的讓趙禎十分滿意,一回生兩回熟,也不差這一回了.

聽完張貴妃的敘述,唐奕不禁啞然失笑,怎麼不知不覺,我成了你們老趙家後院滅火的了?

"其實......"唐奕開口道.

"其實,貴妃娘娘不必患得患失,陛下之言原封不動地轉達就是.苗妃娘娘現在正是無助之時,陛下的話就是定心丸,誰去說都是一樣的."

張貴刀略一沉吟,"大郎果然心思通透,本宮卻是沒想到呢."

"娘娘繆贊了."

"可是."張妃話鋒一轉.

"大郎是知道的,如今整個後宮都知道,本宮與皇後娘娘走的近,若是我去,我怕苗妃姐姐心生歧意."

"那娘娘的意思是......"

張貴妃提意道:"要不這樣可好?反正大郎也來了,在此稍候,本宮去把苗妃叫來,大郎親自與之對談."

唐奕一陣無語,個性始然,這個張貴妃還是小心的有點過頭兒了.

"好吧!"

張妃一喜,"那大郎稍候,本宮去去就回!"

......

張貴妃邁著小碎步,急風而去,三繞兩繞就到了苗妃宮宅.

好吧,得繞,因為"擠".

也不等女使通傳,底氣十足地直接就闖進去了.

"苗妃姐姐在嗎?"

苗貴妃正在里間斜倚著軟塌發呆,猛聽見這聲高叫,隱約猜測是張貴妃,怯怯地迎了出去.

"妹妹怎麼得空到我這里來了"

張貴妃一見苗妃出來,上來拉著她的玉手,一點都不顯生分.

"好事兒!"

說著,四下環顧,"小皇子呢?"

"奶娘帶著歇息了."

"那正好,快跟我走."說完,拉起苗妃就往外走.

苗妃一時無措,掙也掙不脫.

"妹妹這是?"

張貴也不作解,繼續往外走,行到門前,眼珠一轉.

"福康那孩子呢?"

"叫福康過來!"

苗妃無法,只得讓女使去把福康叫了過來.

不多時,略顯憔悴的福康過來,先是給母妃和張妃請了安,方怯生生地問道:"不知母妃和娘娘叫福康來有何吩咐?"

張貴笑道:"吩咐什麼呀,叫你來一起游園子."

"游園子?"福康一愣,不明其意.

卻聞張妃又道:"你且先去後苑渴歌亭等著,我與你母妃稍後就到."

福康愣在那里,沒動,求助地看向母妃苗氏.

"去吧!"

"女兒遵命!"

福康悠然而去,張貴妃看著小姑娘離去的背景,佯裝責備,"這孩子......"

苗妃與張貴妃可沒這麼親熱,不禁再次問道:"妹妹這到底唱的哪一出?"

張貴妃一邊拉著苗貴妃往外走,一邊道:"姐姐莫要戒備,妹妹還會害你不成?"

"那這是?"

"實話說吧,你那未來的女婿就在渴歌亭中."

苗妃一怔,"那孩子怎麼進宮了?"

可是一想,自己現在的處境多半會連累福康,將來能不能成,還是未知之數,多半要換了別的帝姬吧?

面目淒然道:"以後的事誰說的准呢?"

張貴妃聽出她話里的意思,神情舒緩,"姐姐想多了,咱們那位陛下是什麼性子,姐姐比我清楚."

被張妃看穿心事,苗妃更窘,下意識地的低下頭.

張妃道:"說心里話,那事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,你我都是無根浮萍,誰不想找個靠山,讓日子過的寬心一點?妹妹當初不也是苦心靠著我那叔叔嗎?"

"......"

見苗妃還是神情不展,張貴妃倒也光棍,"實話跟姐姐說吧,唐子浩可不是平白就出現在宮里的."

"是官家讓他來的."

苗妃猛然抬頭,"官家?"

張妃一笑,"陛下知道姐姐這段心里有事兒,又不便親來問候,只得讓唐奕來給姐姐帶著話嘍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