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5章 西北鹽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趙允讓之死,讓唐奕震動不小,他開始重新審視那一家人.

可是,怎麼想,他也理解不了,那個看上去很美,卻不一定輕松的位子,真的就值得他用死來換那一點兒幾乎不可能的可能嗎?

看來,在任何時代,權力,都是一個足以讓人瘋狂的東西.

想不通,也就不去想了.但是,這段時間,唐奕覺得還是要小心行事,除了萬不得已,他幾乎就窩在回山,盡量不往城里跑.

......

當然,今天就是萬不得已.

這兩年,朝庭還算安泰,財根寬松,有些余錢可以讓政事堂的相公們折騰折騰了.

加之,文彥博從回朝到現在,基本沒干什麼正事兒,于是,這貨就想推動一下西北鹽改.

西北鹽改的方案,還是出自范純仁之手.

當年貢場之上,范純仁一篇《論鹽貿治夏策》讓范老二一舉奪得狀元之銜,"以鹽治夏"的策略也因而在一眾朝臣之中留下了印象.

文彥博在揚州窩了一年,正好與范純仁同在一地,加之揚州所在距沿海不遠,鹽事昌盛,閑暇之余,文扒皮仔細與范純仁研究了以鹽治夏之策,認為只要朝挺財稅充裕,頗為可行.

他當然也知道,范純仁的這篇設想出自唐奕,所以,正式把此事呈于趙禎,當然要把唐奕叫來,一同探討一番.

趙禎被趙允讓的事情弄得有些面容憔悴,等唐奕,文彥博,富弼都到了之後,疲憊地揉了揉眉心,"你們討論便是,朕聽著."

文扒皮領命,把事情和唐奕一說.

唐奕一挑眉毛,"這事兒,文相公已經想的極為周全,就不用我再摻一嘴了吧."

文彥博干笑一聲,"這里面涉及太多,西北軍政皆在影響之內."

唐奕了解,這是要他去做將門的思想工作.

"而且......"文彥博話鋒一轉.

沒等他說完,唐奕已經叫出了聲,"我沒錢!"

噗......

倒是上首的趙禎笑出了聲,對文彥博道:"大郎確是手無閑錢,你就別打他的主意了."

文彥博一窘,心說,不打也得打啊!

西北鹽稅對大宋來說,是一個相當可觀的財政收入.一但實行鹽改,萬一前期斷了西北的財稅,朝廷有可能又要勒緊褲腰帶好幾年.

要是唐奕不給個准話,適當支援,那就只能祈禱老天別出狀況了.

此時唐奕道:"其實,相公們根本不用擔心,一但西北的鹽價降下來,打擊了西夏私鹽,百姓自然會來買官鹽.鹽稅雖降,但銷量卻是大大提高,說不定,所得之利,比之現在還要高上不少!"

富弼插話道:"關鍵是,誰也不知道西北現今的私鹽占比,萬一頂掉了私鹽,卻達不到大郎所說的銷量,那這幾年朝廷可就真的指望不上西北了."

唐奕一怔,"三司沒有這方面的統計嗎?"

呃......

富弼一窘,"朝廷哪會在這上面耗費人力,財力專做統計?"

日!

唐奕差點沒罵出聲兒,特麼大宋花那麼多錢,養了那麼龐大的官員隊伍,卻連個做統計的都沒有,也是沒誰了.

"這個錢是不應該省的,有大用."

說著,唐奕轉向趙禎,"幸好,觀瀾商合在各地都有專人做民生數據."

"民生數據?"文彥博疑道."那是什麼?"

唐奕橫了文扒皮一眼,"朝廷也不能只關心稅幾何,民幾戶,出丁幾許吧?"

"打個比方,一州之地,糧產幾何,預計明年是增是減,所產糧食多少用于釀酒,多少流于別州,又有多少存倉入庫?這些數據,對于朝廷掌控州府,了解民生,適時做出相應調整,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."

文扒皮面子上有點掛不住,畢竟這是他身為宰相的職責.

"這些......各州知州也是會做的."

"可是,朝廷知道嗎?"唐奕反問.

"知州統計不假.可是,若非災患之年,這些知州也不會上報,就算報上來,朝廷也只是留檔入冊就算了事,根本不作多想."

"這些數據只流于地方,中樞無法對整個大宋的生產,生活形成一個系統直觀的印象,且無法預防可能帶來的隱患,只能是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."

"況且,有些很重要的數據,各州也都不會做."

"且說鄧州,魏介知道鄧州現今人均收入幾何?消費比重,糧菜之耗占比多少?田產造屋占比幾何?金銀寶器又占到什麼消費水平?"

文扒皮答不上來了.

"沒事算計這些有何用?"

"何用?"唐奕輕蔑的一笑."現在就有用!"

"觀瀾的統計,西北私鹽占了整個鹽業市場的十之八九.也就是說,百姓消費十斤鹽,里面有九斤是私鹽!"

"你說這個數據有用沒用!?"

"......"

文彥博徹底啞火兒了.

"哈哈哈哈."

趙禎朗聲大笑,圓場道:"寬夫,怎老是不長記性?和這小子比財商之道,純屬自取其辱!"

文扒皮嘿嘿地干笑兩聲,以解尷尬.

趙禎又道:"大郎有時間與朕說說你這個什麼統計,朕倒覺得有用."

"草民遵旨."

"現在嘛?先說西北鹽改,莫要扯遠."

趙禎一通說合,三人又回到了西北之事上.

"大郎莫要以為我文彥博又要敲你的竹杠,實在是一但西北有變,朝廷又要面臨慶曆八年的窘境."

慶曆八年,因為那場大河天水,壓的大宋喘不過氣,誰也不想再次重演當年的入不敷出.

"關鍵是,我真沒錢啊!"唐奕苦著臉."最起碼兩年之內,觀瀾商合一分余錢都拿不出來."

"要不?"文扒皮試探道."大郎先把華聯的擴張緩一緩?"

唐奕瞪了他一眼,這回是真不打算給他留面子了.

"你說呢?"

呃......

好吧,文扒皮說了不算.

富弼道:"要不,鹽改之事再緩緩?"

唐奕嫌他們莫幾,叫道:"你們就改吧,沒事兒!"

"就怕鹽價下來了,可私鹽還是不能絕斷."

"放心,這一點我可以打包票,私鹽一定能絕!"

富弼道:"大郎何以肯定?"

唐奕與趙禎對視一眼.

"這個富相公就不用管了,反正只要鹽改之策一下,私鹽必絕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