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3章 托孤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都糊塗了.

譴責"靈海聽濤"的五萬飄紅!

譴責"獨孤克金"和"懶十八"的萬賞補刀!

你們都是壞銀!

......

另外,一天之間,突然誕生了三位盟主,蒼山這個激動啊!六個了!離十盟也不遠了...

再次感謝yang199174,申屠名良,懶癌患者"萌"了蒼山一下!

當然,泡哥,陳萌萌,還有花和尚,你們也很萌.

------------

趙禎在殿上呆坐了良久,李秉臣陪在身邊,一臉憂慮.

"老奴有句話,不知道當講不當講?"

趙禎回過神來,橫了李秉臣一眼,"莫要勸朕,朕心中有數!"

李秉臣躬身道:"這回卻是不能聽陛下的了,就算陛下責罰,老奴也是要說的."

"唉!"趙禎一歎,軟了下來."朕,朕不是心軟,只是還沒到那個地步啊!"

主仆四十載,李秉臣怎麼會不了解他的這位陛下?

即使那人要以死保住汝南王一脈的名節,即使這對趙禎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,可這位"仁"了一輩子的皇帝,還是心軟了.

說白了,趙禎連殺一個觸犯王法的死囚都要再三斟酌,連給自己帶綠帽子的宮人都能放過,又怎麼會忍心眼見著自己的同姓兄弟,就這麼走了呢?

"陛下就是心軟啊!"李大官淒聲苦勸."斬草不除根,春風吹又生,況乎國之根基?"

趙禎不接,喃喃自語:"真的沒到那個地步啊!"

......

一直到用過午膳,趙禎依舊有些魂不守舍.

按照以往的日常,趙禎要午休片刻,李秉臣服侍他躺下.

趙禎閉目靜歇,過了好久,呼吸才漸均勻.

李秉臣在旁邊一直沒敢離去,此時方長出一口氣,輕手輕腳地正要出趙禎的寢殿,卻聞床榻之上的趙禎暮的悠然發聲:

"去給汝南王府傳道旨吧."

--------

此時,汝南王府的一間僻靜暗室中,趙允讓危坐正中,下首趙宗懿,趙宗實,趙宗楚,趙宗漢等一眾兒子肅然而立.

不多時,門外趙宗球進來.

"父王,賈子明到了."

趙允讓點頭,"把賈相爺迎進來吧!"

說完,看向一眾兒子.,"宗懿,宗實,宗楚留下,其他人先外面候著."

......

眾人心緒凝重,不敢有違父命,該走的,都乖乖出去.

賈昌朝一進來,先是給趙允讓見禮,微微的一躬身子,"王爺急召昌朝前來,有何要事?"

趙允讓沒答,看向趙宗實.

"宗實,拜過亞父!"

賈昌朝一怔,心說,這是鬧的哪一出?拜的哪門子"亞父"?

正想著,趙宗實已經動了,整冠束袍,長揖到地.

"宗實拜見亞父,從今往後,身家性命,大業龍圖就都依仗亞父了!"

"這,這......"賈昌朝左右看看,受也不是,不受也不是.

這一家子人一臉的凝重,又不像是玩笑.

"王爺這是做甚?"

趙允讓道:"從今日起,宗實就交給子明了."

說完,不等賈昌朝反應,趙允讓又對趙宗實道:"為父走後,萬事多與亞父交心.你們還太年輕,一切聽從亞父的安排,不可有忤逆妄言之舉.否則,為父九泉之下亦不明目!"

趙宗實淒然拜倒,"孩兒知道了."

"這......"

賈昌朝有點懵,這是托孤?

"王爺!!!"賈昌朝終于反應過來."王爺使不得!"

趙允讓面色平靜地揚起嘴角.

"沒什麼使不得的,老夫若不以死明志,汝南王府篡權奪位的惡名也就坐實了.以本王風燭殘命給小的換一線希冀,還有什麼使不得呢?"

說到此處,趙允讓猛的瞪圓雙目,狀若瘋魔.

"本爺不死,一切就都沒了希望!"

"可是......"

賈昌朝竟一時無言.

他想勸,可是,他太知道這位老王爺對那個位置的執念有多深了,勸亦是無用.

汝南王已經瘋狂到,要用自己的命去賭這一局的地步,可見其志之堅!

......

見賈昌朝僵在那里,趙允讓把語氣放的更緩,"之前,委屈子明了!"

賈昌朝不接,要說沒怨氣,沒委屈,那是假的.

不然,這段時間,包括剛剛一進屋,他也不會那般不咸不淡了.

趙允讓又道:"其實......"

話說一半又是搖頭,"算了,現在多說無益.宗懿,去把東西取出來."

還沒等趙宗懿去取他嘴說的那個"東西",院中的趙宗漢匆匆地跑進來.

"父王,聖旨到了!"

屋內諸人一怔,"聖旨?難道?"

唯趙允讓一聽"聖旨"二字,牽起一邊嘴角,"咱們這位陛下,當真沒讓本王失望!"

說完,起身出屋,除了賈昌朝不便露面,一眾兒子也是急步跟上.

到了前廳,就見三位黃門內侍立于廳中.

趙宗懿上前,摸出三根"小黃魚兒"借著衣袖遮掩,順到領頭的內侍手中.

"有勞大官,不知陛下有何旨意?"

那傳旨內侍隱晦地收了東西,颯然一笑,"世子不必驚慌,只是口諭."

"陛下有旨,近日汝南王府是非纏身,酌令閉府三月,以避風傳."

眾人一怔,趙宗懿疑道:"可還有別的?"

內侍道:"世子心急了不是?且讓咱家說完嗎."

"陛下還說,下月初九王爺壽旦,陛下要親駕王府給王爺慶壽."

"慶壽!"

趙宗懿,趙宗楚,趙宗漢等人不無精神一振,面上喜色難掩.

唯有趙允讓面無表情,"有勞大官了!"

"宗懿,送大官出府."說完,轉身朝回走.

回到暗室,趙宗漢跟了進來,難掩興奮,"父王果然說的沒錯,趙禎還是假仁難斷!"

趙允讓道:"從他下生就注定與之相斗,本王又怎會看錯于他呢?"

賈昌朝疑道:"陛下傳的什麼旨?"

趙宗漢搶白答道:"趙禎說下月來給父王賀壽!"

"......"

這時,趙宗懿從門外進來,亦是興奮莫名,進來就嚷嚷開了:

"孩兒就說,沒到那一步,父王不必這般絕然!"

趙允讓冷哼一聲:"你們懂個屁!"

"去,把東西拿出來!"

趙宗懿氣勢一矮,乖乖地從里間抱出一口箱子,輕輕地往賈昌朝面前一放.

賈昌朝一怔,抬眼看向趙允讓,"王爺這是?"

趙允讓指著箱子道:"本來,奏劾唐子浩之時,以為你會出京,就應該交給你的.沒想到,子明確是留了下來,一直拖到現在."

賈昌朝狐疑地掀開箱子只看了一眼,砰的一聲就合上了.

"王爺,使不得啊,昌朝怎能擔此大任?"

趙允讓眼睛一立,"擔不得也得擔!"

隨即一軟,"不然,本王死不明目!"

"王爺......"賈昌朝急道."既然官家仁愛,不忍王爺離去,王爺何必要一意孤行!?"

趙允讓默然搖頭,半晌又說了剛剛說過的那句話:

"本王不死,一切就都沒了希望!"

--------

Ps:今天真不是蒼山偷懶,這段兒一再斟酌,一直想找一個劇情與我心里趙允讓的結局,讀者心里他的結局的平衡點.

改了好幾次,刪了六七千的稿子,才有現在這個版本.

其實,我今天碼了將近六章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