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1章 天道輪回,報應不爽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感謝"陳萌萌"的十萬飄紅.

感謝"wzdxhyl"的五萬飄紅.

感謝"老斛"的五萬飄紅.

感謝"泡哥"的五萬飄紅.

也感謝"白狗過隙,上善若墨水,1251254125,king冰衫,虹鳥之歌,各個傾傾,一罪防鏽,無淚懶蟲,苦海~孤雛,"的萬賞支持.

目前37.5W打賞,距離那個目標還很遠.

需要大家的支持(零散打賞也算加更!)

--------------

殺人誅心!

唐奕表面上是在發瘋,實為誅心之舉,就沒有誰比他這一手兒玩得還陰了.

不旦把汝南王府砸的是片瓦不全,而且,把本應與汝南王一點關系都沒有的事情,一下子引到了這家人身上.

......

在外人看來,唐奕與曹家兄弟,不砸賈子明,不砸范景仁,偏偏盛怒之下把最不能惹的汝南郡王府給砸了,這里面耐人尋味的東西可就多了去了.

百姓們還需要猴七這樣的"明白人"來指點迷津,更需要猴七這樣人的來煽動情緒.

可是,滿朝的文武大臣們卻是不用.

大家都不是庸人,連曹佾都暴走了,這說明,與汝南王的仇怨還不是一般的深.

那是什麼事兒讓他們動這麼大的怒呢?

呵呵,之前還想不清明到底是誰要把皇長子推上大位,把一眾同寮當猴兒耍的,現在,就都已經有了答案.

有些事可以暗地里謀劃,壞事做絕,也沒人管你.

可是,卻萬萬不能搬到台面兒上來,因為,見光必死!

......

朝臣若是生出被愚弄的感覺,自然要從頭到尾重新審視這一年間發生的樁樁件件.

這一年來,天下很是太平,可朝中並不太平.

無端起爭,幾位相公換了個遍.

唐子浩出錢出力,為朝為民,卻落得個身敗名裂,曹景休平地生事,也是半死不活.

原來,一切的源頭皆是一個儲位作慫,而推動這一切的罪首,又是身份頗為微妙的汝南王.

于是,事態徹底反轉了!

......

先是王拱辰,這位把壓在心里十多年的火氣一下全爆發了出來.

早朝之上,直接上請趙禎重新考量皇長子入嫡.並言,應以江山社稷為重,匆要留下禍根,苗妃之子萬不可入嫡.

一眾朝臣皆是附議,趙禎留中不發,反而激起了朝臣們的反抗熱情,請求除嫡之聲一浪高過一浪.

見鬧騰了幾天毫無結果,唐介終于出手了.

"你們那麼都小打小鬧,看我的!"

唐介直接把炮口對准了,孫沔,傅求,范鎮,賈昌朝這些當初起哄的朝臣.

當初,大伙兒都是沉默,唯獨你們叫得的歡是吧?奏劾請貶,重責不饒!

......

這幾位本就心下忐忑,這回卻是想躲也躲不掉了,讓唐介一下推到了風口浪尖.

范鎮心說,唐大炮,手下留情,咱是友軍!

孫沔,傅求則是一陣淒苦,站錯隊了,怨誰?

至于賈昌朝,他現在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.

今年回朝,好似他賈子明的末日一般,不說官途盡毀,就連真定老家的賈家基業,也被唐奕搞的七零八落,家敗人散.

這點小彈劾,太小意思了,要是趙禎真因為這事兒把他放出京,反倒好了.

而唐介這麼一鬧,有人也坐不住了,別忘了,包拯自始至終都還沒出手呢!

"唐介你那都是小打小鬧,還是看我老包的吧!"

包拯可不管你什麼皇室宗親,也不會顧及什麼皇族顏面,直接沖汝南王開炮!

朝堂之上,包拯聲色厲斂.

"汝南郡王身為大宗正首,不思嚴督宗法,監察皇室禮度,卻以陛下仁心父言為由,公然亂法廢禮,擁庶禍政.其心不正,其欲不明,其職不專,是為大罪也!"

"......"

大伙兒暗豎大拇指,還是老包牛逼,他是什麼都敢說,什麼都敢干啊!

"其心不正,其欲不明......"

汝南王這要是不說出個一二三四來,除了以死自證,就沒別的出路了.

有些事你拿不出證據,比如,汝南王擁儲這件.

可是,有些事兒也不用證據,比如,往你身上潑髒水.

趙允讓就往唐奕身上潑過,往曹家身上也潑過.

天道輪回,報應不爽,現在,輪到別人往他身上潑了.

你怎麼辦?

怎麼辦?

怎麼辦都晚了!

唐奕憋了一年的火氣,要是不把趙允讓在他身上用過的招數都還回去,怎麼可能就此揭過?

------

"怎麼辦?怎麼辦啊?"

汝南王府,收拾了好幾天,終于算是不再狼藉.

此時,趙宗懿已經急得團團打轉.

"天殺的唐瘋子,萬沒想到,他還有這麼一手!"

"唉~~!"

趙宗實淒然一歎,"孩兒早就說過,那瘋子不好惹,當初何必要招惹于他?不然,今日也不會有此局面."

"都閉嘴吧!"趙允讓一聲怒喝,只覺天旋地轉,險些暈過去.

"事到如今,更要沉住氣!"

......

趙宗實見父王動了真怒,氣勢一弱,可是,還是忍不住吐槽:

"千算萬算,最後還是低估了那瘋子."

"本以為去其財錢,毀其名聲,這個大患就算除了.可哪里想到,即使無財無名.這家伙依然有令咱們防不勝防的手段!"

趙宗楚恨恨接道:"瘋子!這絕對的瘋子啊!"

"誰能想到,他會用這種非常手段,讓這些倒嚼爛事兒與咱們家扯上關系?"

唐奕來這麼一手,可謂是快刀斬亂麻.不用證據,不用再多手段,甚至不用管趙允讓後續還有什麼手段.

只此一下,汝南王府就徹底暴露在世人面前,所有有的,沒的,都將潑到他們身上.

以後別說儲位之爭,想要立足,都是千難萬難了.

趙允讓痛苦地閉上雙目,一群不爭氣的東西!

仿佛老了許多一般,無力歎道:"現在說這些還有何用?"

趙宗實苦道:"那父王倒是說出個一二,咱們應該拿何應對啊?"

"要不?"趙宗懿眼光精光一閃."要不把北方......"

"不行!"

都沒用趙宗懿說完,趙允讓絕然打斷.

"此局已敗,再多手段也是妄然了!"

悠然一歎,"敗,就是敗了!本爺認輸便是."

說完,暮的起身,整整了衣冠,邁步而出.

趙宗實急道:"父王何去?"

"見駕!"

"認輸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