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0章 輿論再起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求...打賞!

死皮賴臉的求打賞!只為一股執念,只為爭一口氣!

以前萬賞加更,今天兩萬三更!五萬八更!欠多少都認了!

求各位幫一把手,看蒼山到底是不是"沒睡醒"!

--------

給我,砸!

趙允讓和他那一眾兒子還沒反應過來,黑子和曹覺已經沖了出去.

汝南王府的守門侍衛只覺眼前一花,頸間一痛,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.

再然後,黑子已經帶著一眾神威營的兵丁,沖進了汝南王府.

而此時,趙宗懿,趙宗楚,趙宗球,趙宗實等人才反應過來,大喝一聲,上前阻攔.

只不過,哪里還攔得住?

迎上他們的,是一臉陰森的曹覺.

"媽了個巴子,陰我曹家!"曹覺惡狠狠地一拳就掄了過去,趙宗楚應聲飛了出去.

"陷害我哥!"這回是趙宗懿鬧了個捂眼兒青.

"你大爺的!"

......

曹覺一邊罵,一邊暴捶趙允讓的一眾兒子,很有幾分當年開封第一大紈绔的氣勢.

唐奕站在原地沒動,看得直咧嘴,"你輕點!別打壞了!"

"......"

"......"

汴河大街上聚攏的百姓無不一陣無語,唐瘋子也是沒誰了啊!上回是張堯佐府,這回就換成汝南王府了.

還別打壞了,他怎麼想出來的?

汝南王氣的混身發抖,不怒反笑:"大郎,這是何意!"

唐奕道:"讓你禍害了這麼久,總要收點利息吧?"

"大郎就不怕我鬧大了,讓你與曹家再難翻身!?"

"告!"

唐奕瞪著眼睛,指著趙允讓的鼻子喝道."不告你是孫子!"

說完,一手拎起曹佾,就往汝南王府里進.

"放開我!放開我!"

曹佾苦聲叫道:"你這是要闖大禍的啊!"

唐奕不理,進到府中,吩咐黑子和兵丁,"砸!給我使勁砸!"

......

放開曹佾,唐奕左右一看,趙允讓等人沒有跟來,身邊也沒有外人,凝重地對曹佾道:"惹個禍,受點罪,卻能一勞永逸,徹底把汝南王拍死!"

"吃了這個啞巴虧,以後時時防備他再起事端!"

"兩相則一,你選一個吧!"

曹佾一愣,左右衡量了半天,"曹家真不能給家姐生事了啊!"

"倒了汝南王,皇後還有何顧忌?"

......

"也是這個理兒,那一定能搬到這老賊?"

"一定!"

"干了!"

曹佾一咬牙,愣愣地四下掃眼,抓起一個花盆猛的往地上一灌.

砰的一聲,花盆四碎.

"砸,給我往死了砸!"

曹佾狀若瘋魔,沖入汝南王府.

----------

朝堂爭來斗去,再激烈.真正能傳到百姓耳朵里的,也都只流于一些生民大事或是八卦趣聞.

紫宸殿上爭得再激烈,百姓也不一定能懂.

而開封城中,近幾日最勁爆的八封,莫過于唐瘋子與曹佾,曹覺兩兄弟,把汝南王府給砸了.

秦家瓦子.

做為開封數得的上數兒的幾家大瓦子,雜戲百藝自然是撐場面的主業,說書唱曲兒也是抓住往來客官的一項好營生.

這幾個月,秦家瓦子生意紅火,就是因為秦掌櫃不知道從哪兒掏喚來一個鐵齒銅牙的"寶貝".

別看人長的不怎麼樣,尖嘴兒猴腮,一副病撈鬼的樣子.可是那張巧嘴卻是無人可比,回回輪到他上場,秦家大店必是高朋滿坐,人滿為患.

今天.

尖臉兒的說書漢子照例往台上一站,台下的閑漢,客官們就不自覺地打起了精神,聽聽這巧嘴的今天又要說上哪一段兒.

尖臉漢子環視全場,小眼睛賊溜溜一轉.

"今兒個,咱們說一段兒,蕭何月下追韓信."

"切~~~!"下面聞聲,頓時哄叫起來.

"怎地?不愛聽?"

下面有人起哄,"昨個講過了!"

"哦!"尖臉兒的恍然點頭,"那來一段《秦瓊賣馬》,如何?"

"切~~!"又是一陣叫.

尖臉漢子一攤手,滿臉的無辜.

"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那你們要聽什麼啊?"

不懂的,只當是這尖臉漢子壓不住場子.其實,這正是他高明的地方.

別人說書賣藝,一個人在上面講,下面人只是聽,說的好壞也都那麼回事兒.

可尖臉的就會與觀眾互動,幾句話就把大伙兒的情緒調動了起來.

台下有人揶揄道:"你這賊漢莫要裝傻!快說,唐瘋子怒砸汝南王府是何道理?"

有人接道:"就是,唐瘋子又發飚了,可不比說書好聽,快說快說!"

......

"對!說說,這唐子浩哪根筋不對,都把威風抖到汝南王府去了."

......

尖臉漢子聞言,撇著嘴,嫌棄地掃向眾人.

"這有什麼可說的?這不是和尚頭頂跑虱子--明擺著的事兒嗎?"

大伙兒不干了,怎麼就明擺著了?

尖臉的一見所有人都是面露迷茫,"真不知道?"

"真不知道!"

尖臉漢子鄙夷道:"就這憨傻的心眼,出去可別說是聽我猴兒七混日子的老書客,跟你們都丟不起這人!"

"嘿!"大伙兒挨了損,不怒反笑."你這賊漢,再不說明,老子把你腦袋擰下來當夜壺!"

猴兒七一樂,"行!那咱家就給你們說道說道.以後也別老往姐兒的被窩兒里鑽,多來聽咱家說書,長見識!"

"聽好了,咱家把這前因後果給你們串一串,立馬就什麼都明白了."

"且說前一段,奸相賈昌朝,曾公亮栽贓架害,汙了唐子浩的名聲,分了唐家的家產,把唐大郎弄的是身敗名裂.這事兒,大伙兒總該知道吧?"

"知道啊!"

"那唐子浩的風口一過,曹家江淮囤案又起,外加賄賂將門,散財宮禁,這事兒也知道吧?"

"知道啊."

"且不說江淮囤案是不是真的,賄賂將門有沒有那麼回事兒,你們說,唐奕倒了,曹佾也倒了,對誰的影響最大?"

"誰?"

猴兒七眼睛一立,"當然是當今皇後曹氏,以及她旦下的龍兒啊!"

"......"

大伙兒一愣,無聲四顧,好像,是這麼個理兒.

曹皇後的依仗當然就是曹家,而唐瘋子和曹家過往密切,要是有人想對付曹皇後,必是一步一步剪除其靠山,先向唐瘋子下手,之後就是曹佾.

猴兒七一看大伙兒都明白了,又繼續道:"為啥要對付曹皇後,知道嗎?"

"不知道."

"那曹皇後羽翼盡除,有什麼後果?知道嗎?"

"不知道."

"唉!"猴兒七一歎."什麼都不知道,你們是怎麼在東京地頭兒混下來的啊?"

大伙兒笑罵,"趕緊說,再賣關子,撕了你那破嘴!"

"行吧,咱家受累,給你說說."

"只說兩件,你們就全明白了!"尖臉猴兒七面容一肅.

"第一,曹家正是四面楚歌,首尾難顧之時,就有人跳出來給苗妃旦下的龍兒爭這個嫡子之名."

"第二,苗妃之子坐實嫡子的第二天,就又有人出來要求官家立儲!"

"這回明白了嗎?"

......

台下一陣沉默.

猛的有人叫道:"難道,扳倒唐,曹兩家,是為了奪......"

"對嘍!"猴兒七歡叫一聲."這位客官還是上道,小二記著點,茶錢算我的!"

眾人恍然.

原來,這里面還有這麼多的彎彎繞啊?

"可是."有人又疑道."可是,即使唐,曹兩家在這事兒上載了跟頭,和汝南王府又有什麼關系?"

猴兒七嫌棄地瞪了那人一眼.

"頭天朝上嚷嚷著立皇長子為儲君,轉臉唐瘋子和曹家兄弟不去砸賈昌朝的家,也不去砸范鎮的家,卻是一怒之下把汝南王府給砸了,這還想不明白?"

"唐瘋子是野了點兒,可是,曹佾曹國舅那是多麼穩重的一個人物,他都氣的赤膊上陣,怒砸汝南王府,你說吧,這里面得有多大的....."

"仇!怨!"

"......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