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9章 瘋子的處事哲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王拱辰的奏報,來的"太是時候"了.

這個時候再說曹佾,唐奕,潘豐結黨謀私,要推立皇後之子?

那麼,重點就已經不是唐,曹等人要推立誰了,重點是"匿報"!

不明真相的朝臣們,不知道為何,突然心生一種被愚弄的感覺.

范鎮的奏請,欲立皇長子,和王拱辰的"不敢妄信",就好似畫龍點睛之筆,把今年發生的一連串的事情都串連了起來.

先是無端掀起一股倒唐浪潮,賈子明更是把謀逆的帽子扣到了唐奕腦袋上,弄得唐子浩身敗名裂,破財免禍,幾乎是再也爬不起來了.

而唐奕一倒,緊接著就是曹家受難.

再回想曹佾對所犯之事的解釋,也並不是沒有道理.只不過,事情出在了錯的時間.不由得引著大伙兒往儲位的方向想.

可是,唐,曹一倒,得利的是誰?范鎮已經告訴大家了,是皇長子!

而王拱辰說的那封匿報之事,也明著告訴大伙兒,有人刻意的要推倒曹,唐.

和著鬧了半天,曹,唐是否要擁立皇後之子還要兩說,有人要擁立苗妃之子倒是真的.

大伙兒這是都讓人當猴兒耍了!

下意識地看向賈昌朝.

是他!?

不像.

不然,也不會混得這麼慘了!

那是誰?

......

等眾臣回過神來的時候,早已不見了趙禎的身影,只聽老大官李秉臣尖著嗓子高唱:"退朝."

百官木然地行出紫宸殿,唯有位列前班的趙允讓與趙允弼一動未動.

待殿上只余二人,趙允弼搖頭一歎,"皇兄還是太心急了!"

我心急你大爺!

趙允讓猛的雙目圓瞪,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名字--

"范鎮!"

"范!!!鎮!!!"

--------

此時,福甯殿中.

趙禎心口起浮難平,雖然早知殿上會有這麼一出,但趙禎還是抑制不住地氣得渾身發抖.

"陛下,何必動氣?這不是咱們意料之中的嗎?"下首的唐奕緩聲相勸.

趙禎看了他一眼,能不氣嗎?!那是他的兒子,他的兒子!

可是現在,卻成了別人覬覦大位的工具.

"你滿意了?"趙禎語氣不善."一招禍水東引,釜底抽薪,把髒水都倒扣了回去."

唐奕嘿嘿直笑,知道趙禎的怒氣不是沖他.

有些得意地道:"也,也還好吧!"

"哼!"趙禎冷哼一聲."別高興得太早,就算拆穿了他們的陰謀扳回一城,可是,那家人還躲在幕後,就算這次不能得呈,還有下次."

這也是趙禎生氣的一個原因,明知是那家人,卻偏偏不能把他們怎麼樣.

雖然解了危局,但是,到現在依然有許多疑點不明.

唐奕笑著安慰道:"陛下放心,一擊必死!"

既然剝絲抽繭行不通,那就用"簡單粗暴"的好了.

直接拍死,讓那老東西永無翻身之日.至于他的那些秘密,自己留著去吧!

趙禎一皺眉頭,"怎麼個一擊必死?"

"嘿嘿."

唐奕嬉笑著上前,竟端起桌上的水壺,給趙禎滿了一茶.

"您先喝口水,順順氣."

趙禎橫了他一眼,"少獻殷勤!說吧,又在起什麼壞?"

唐奕笑道:"您忘了嗎?我可是......瘋子!"

--------

瘋子?

瘋子有瘋子的好處,正人君子做不了的事情,瘋子卻可以毫無顧忌.

比如現在.

唐奕正拉著曹佾,帶著黑子,君欣卓,曹覺,還有神威營的幾十個兵丁,穿街過巷.

"我不去!"

曹佾使勁地想掙脫唐奕的拉扯,"我曹家怎麼說也是名門貴胄,怎能干出這等有辱家風的事情?"

"屁!"唐奕罵道."都騎你脖子上拉屎了,還家風!?"

特麼讓人壓了小一年,不出了這口惡氣,唐瘋子還叫唐瘋子?

邊上的曹覺也道:"哥,不出了這口惡氣,咱曹家怎麼在京中立足?"

"你閉嘴!"說不了唐奕,自家弟弟還是有底氣的.

"還嫌事兒不夠多?跟著他一起胡鬧."

曹覺一撇嘴,不以為然地暗道,你不去也得去!

唐奕道:"聽我的,沒錯!"

曹佾一翻白眼,我信你的大頭鬼.

......

被唐奕強拉硬拽到了汴河大街之上,又在眾人矚目之中行到一處高宅大門之前.

門前守衛一見來人,嚇的一哆嗦,"你你你你,你要干嘛!?"

這位去年也來過.

唐奕一笑,松開曹佾,"把你家王爺叫出來,小爺有事與汝南郡王續說."

"......"

侍衛臉色一白,這孫子不會還想掌扇王爺吧?

......

等到汝南王帶著一眾兒子來到門前,唐奕誇張地往後一躲.

"嚯~!"

"兒子多就是好啊,都特麼快能組成一伍了."

趙宗懿一陣氣結,"唐瘋子,你來做甚!?"

"我來做甚?"唐奕笑了."我來看看你們這一大家子是什麼表情啊?"

"你!"

趙允讓一抬手,止住趙宗懿.

無聲地看了唐奕良久,"大郎果然好手段!"

"王爺果然好氣度!"

"我還以為王爺會左躲右閃,當縮頭王八呢!"

"......"

趙允讓強壓怒氣,上前一步,靠到唐奕身邊,用只有近前幾人能聽見的聲音道:"與別人,本王還是要做做樣子.但是,與大郎,似乎就沒有這個必要了!"

唐奕扁嘴點頭,"能與王爺交手,奕之幸也!可惜了,少了王爺,怕要少了些趣味了!"

"哼!"趙允讓冷笑一聲."大郎還是年輕,咱們來日方常!"

"王爺還是天真,哪還有什麼來日?"

趙允讓眉頭微不可查的一皺.

"老夫浸淫朝堂數十載,一個范鎮就想把本王拌倒?大郎怕是想多了!"

唐奕不服道:"一個范鎮就夠了吧?"

"夠嗎?"

"不夠嗎?"

"擁立皇長子,與老夫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."

唐奕聞聲,歪著腦袋賤賤道:"所以,我來了呀."

"你,你什麼意思?"

唐奕身子前傾,貼到汝南王耳邊,輕語道:

"我來,拖王爺下水."

"拖我下水?"

趙允讓還沒明白什麼意思,就見唐奕猛的後撤一步,大手一揮,指向汝南郡王府.

"給,我,砸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