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8章 什麼情況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高潮來了,今天斟酌了一天,寫的很慎重,有點慢,大伙兒見諒!

--------

趙允讓正在暗自思量,一抬眼皮,見門前有人進來,卻是禦史中承王拱辰.

略一沉吟,就起身迎了過去.

"王中承面色欠佳,可是身體有恙?"

王拱辰先是見禮,"回王爺的話,昨夜受了些涼."

趙允讓不無關切道:"王中承是直臣,大宋的喉舌所在.若有不適,還要早做防范,莫像本王一般,臨老卻是惡疾纏身."

王拱辰又是一拱手,"讓王爺費心了,拱辰謹記!"

......

送走趙允讓,王拱辰面色不見半分舒展.

謹記?

記個屁!

昨天他又接到一份匿報.

又!

回想兒子王之先的話,再看匿報上告的是唐子浩與曹家密謀不軌,再想到十年前那份同樣來路不明的匿報,王拱辰臉色怎麼可能好的了?

奏?還是不奏?

于理是要奏上一奏的,國本大事,豈容兒戲?

可是,即使王拱辰什麼事兒都蒙在鼓里,也覺得這事好似沒那麼簡單.

這他媽是有人拿他當槍使了.

十年前就有這麼一出,今天還來?

懸而不決地思考了一夜,這臉色能好嗎?

來的路上在想,到了漏院還在想,一直到內侍來宣布開朝,王拱辰也沒決定,是報,還是不報.

等到早朝都快結束了,趙禎一句:"眾卿可還有本上奏?"一下子把王拱辰震醒了.

姥姥,怕個球!

大步出班,"臣......"

"臣"字還沒說完,猛的一個比他高出好幾個調門的聲音,把王拱辰一下就噎了回去.

"臣,有,本,奏!"

不光是王拱辰,滿朝群臣無不尋聲看去.

趙允讓更是疑惑地的一擰眉頭.

因為高聲唱奏,大步出班的人,是--范鎮!

......

趙允讓心說,范鎮你也太急了吧?怎麼也要等王拱辰奏完之後再出來吧?

按原來的打算,就是要讓王拱辰趕在曹家發難之前,先把事情抖出去.

到時,曹家和皇後就算是有一萬張嘴,也是分辨不清.

可是,范鎮出來干嘛?

......

別說他不明白,朝中百官無一不是一頭霧水.

這段時間,倒唐,倒曹之事,范鎮叫的最歡.這次又要搶在王拱辰之前出班上奏,起的什麼妖蛾子?

范鎮根本就不管眾人的目光,坦然地行至殿中.

"臣有本奏."

趙禎面無表情地看了范鎮半天,一歪腦袋,半開玩笑,半認真地來了一句:

"這是,又起了什麼念想?"

......

趙允讓汗都下來了,心說,你特麼說就說,看我干嘛?!

趙禎說完,笑著又看向范鎮,"愛卿有事慢說,也不用搶了君貺的話頭嗎?"

趙禎不無責備,可惜,范鎮臉都不帶紅一下的.

"事有輕重緩急,君貺還是等上一等吧!"

王拱辰這個尷尬啊,心說,范景仁,你不厚道啊?

可是無法,嘴上只得道:"臣下不急,景仁先奏無妨."

趙禎一笑,"景仁,所奏何事?"

范鎮拱手長揖,"請奏之前,臣尚有一問."

"問."

"皇長子以嫡禮侍之,是否已成定論?"

趙禎又笑了,"自然無改,宗正寺已然入冊,朕說的對吧,皇兄?"

問到趙允讓頭上,趙允讓不得不答.

局促一笑,"確已......確已入冊."

"你看."趙禎笑道."宗正寺辦事果斷,范卿可放心了吧?"

.......

朝臣們現在要是還聽不出來點別的味道,那也就不用在這朝堂上混了.

啥意思?

宗正寺辦事果斷?還讓一個臣子放心?官家話里明顯是夾槍帶棒啊!

而且,確實有點果斷啊!

昨天早上下的口諭,政事堂要簽發,宗正寺要儀典入冊,一天就辦完了?

太......果斷了!

......

而范鎮一聽,長子入嫡已是板上釘釘,面色一展,"既然皇長子嫡庶已分,那臣這一本,也就奏之有物了."

"范卿,到底所奏何事?"

范鎮不急,整冠抖袖.

"臣啟奏!"

趙禎不自覺地坐直了身子.

"講!"

"如今,大宋太平盛景,萬世難求,朝野上下,君慈臣賢,四海之內民富國強.天下安泰,無不仰仗天家聖治,然,國本之事仍懸而不決,千里固城,唯缺一瓦,望陛下以江山社稷為穩,早立儲君,固我天朝根基,成萬世宋皇之業!"

"......"

"......"

"......"

范鎮洋洋灑灑一篇立儲奏請,滿朝文武都聽傻了.

王拱辰站在范鎮身後,心說:"老哥啊,你什麼情況?"

一眾朝臣位列兩班,心說:"大神啊,你什麼情況?"

趙允讓背對著范鎮,冷汗連連,心說,"你大爺的,你他-媽什麼情況!?劇本不是這麼寫的好嗎?"

范鎮要干嘛?

搶功?要做從龍首臣?不像!

昨天剛立的嫡,今天就要立儲,不是瘋了,就是傻了!

倒向唐奕一邊了?要做首推曹後之子的先鋒?

更不像!

若真如此,你問皇長子立嫡的事兒干蛋!?

這也不是,那也不是,你特麼到底要干什麼?

......

正當朝臣們和趙允讓驚疑不定的時候,趙禎終于開口了.

"是不是早了點兒?"

下邊朝臣暗自腹緋,這不是早了點兒,是急了點.

而范鎮卻道:"國本大事,什麼都時候都不算早."

"可是,朕的兩個兒子尚且年幼,讓朕如何來選呢?"

趙禎這話一出,趙允讓心里咯噔一聲,暗叫不好,急忙就要出班圓場.

可是,已經晚了!

范鎮催命喪鍾一般的聲音在殿中響起,"既然皇長子以嫡禮侍之,祖宗禮法,立長不立幼,當然是......"

"以皇長子為首選!"

"......"

"......"

趙允讓眼前一黑,一個搖晃,險些載倒,要壞事!

朝臣們也是呆愣愣地有點反應不過來,玩的太高端了.

......

趙禎.

趙禎面色朝紅,冷冷地環視滿朝文武,"你們,你們也是這麼想的嗎?!"

眾臣不由下意識地低下頭,不是默認,而是趙禎的面色太嚇人.

"朕還沒死呢!"

扔下一句咆哮,趙禎騰然起身,含恨而走.

......

"陛下且慢!"

趙禎一頓,憤然回身,卻是站在范鎮身後的王拱辰.

"你還有何話說?也要談立儲!?"

王拱辰長出一口氣,緩緩從懷中摸出一張帶字的紙條.

無悲無喜地道:"無獨有偶,臣昨夜正好收到一份匿名舉報."

"上面說......"

"說什麼?"趙禎語氣不善.

"上面說,曹佾,潘豐,唐子浩,昨天與曹府密謀,欲勾結重臣,推立皇後之子為儲君!"

"臣不敢妄信,只得面呈陛下,望陛下定奪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