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到底誰拍死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曹府.

"你真要把立儲之事在這個時候推出去?"

曹佾驚容難定地看著唐奕,這孫子確實是瘋子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.

唐奕扁嘴道:"本來呢,我還一直想搞清楚趙允讓到底在搞什麼鬼,就算他要擁立苗妃之子,似乎也有說不通之處.與原來他自己的兒子覬覦儲位,變成現在從龍之臣,這其中的差別也太大了吧?"

"不過,既然他已經給了咱們機會,那對不起,老子也沒閑工夫和你一層一層地剝皮抽絲了."

說到這里,唐奕猛的雙目圓瞪,"亂拳打死老師父,借著這個當口,直接拍死就完了.縱然他有千般算計,也他-媽自己玩去吧!"

"......"

曹佾都無語了.

"可是,可是你也不用玩這麼大吧?"

唐奕冷笑:"大嗎?只是以彼之道,還施彼身罷了."

"這段時間,老子遭過的罪,不一樣一樣,一點一點的還給他汝南王,我特麼這個'瘋子’豈不是白叫了?"

------

汝南王府.

趙宗實,趙宗懿等在府中,趙允讓卻是日晚方姍姍遲歸.

二人立馬迎了出去,趙宗實拱手下拜,"恭賀父王,大事又進!"

趙允讓微微一笑,坦然受之.

"早就訓誡吾兒,成大事者不拘泥于一時.有初一,才能做十五,一步一步且慢慢斟酌."

"父王教訓的是!"

這時趙宗懿卻道:"父王總算是回來了,且不知曹佾與那唐子浩已經沉不住氣,作驚弓之雀了!"

趙允讓不咸不淡地嗯了一聲.

"皇長子以嫡子入宗冊,宗正寺還有諸多備准,自然不能馬上歸來."

"怎地?急著讓為父歸家有何要事?曹佾與那唐家小兒又怎麼了?"

趙宗懿不無喜色道:"早朝皇長子入嫡之事一成,曹景休就沉不住氣了,急召唐子浩與潘國為過府密謀,現在還沒出來."

"嗯?"趙允讓一怔.

"確實有點沉不過氣啊!"

別說唐子浩的那陣風剛剛平息,就是曹佾現在處境已經是尷尬至極,這兩人這麼明目張膽的就往一塊湊......太急了吧?

"密謀何事?"

趙宗懿凜然一笑,"要不怎麼說他們沉不住氣,唐子浩想要馬上推動儲位!"

"!!!"

由不得趙允讓不驚,這已經不是心急,而是狗急跳牆了!

這個時候想把曹後之子強推上位?

怎麼可能?

而且他們越是這麼急,朝臣的反彈就越大,阻力之巨非人力可為.

"他們瘋了!?"趙允讓忍不住道.

"可不是瘋了?"趙宗懿陰聲笑道.

"許是怕皇長子一但坐穩嫡位,那之後再想成事也就難了,想趁著還有一線生機,殊死一搏吧?"

"這......"趙允讓有點拿不准了.

難道今天在殿上,富,文等人皆是緘默.是早有算計?

這麼說來,當真是好險啊!

萬幸今天我趙允讓赤膊上陣,把皇長子之事促成.要是沒有今日之事,反倒讓曹佾等人強推皇後之子,說不定一舉就成了.

"消息可靠嗎?"

"可靠!"趙宗懿篤定道.

"不但咱們在曹府的人密報此事,下午提審馬安良,他趁守衛不注意,偷偷塞給三司審官的紙條上寫了'立儲’二字."

趙允讓沉默了,事到如今,若是沒有密報,還真懸讓他們打一個措手不及,畢竟政事堂的諸位相公都有偏幫曹家之嫌.

可是,一但這事讓自己知道了,且早有准備,那可真是天賜良機.

趙允讓還在沉吟,而趙宗懿已經急不可奈地問開了.

"父王以為,此事當如何利用?"

趙宗實接道:"我看,可著令賈子明在朝上再做一翻文章,徹底坐實曹家內外勾結,覬覦儲位的野心."

趙允讓默然搖頭.

趙宗懿與趙宗實一滯,"怎麼?父王要放過此良機?"

趙允讓道:"放過倒是不能放過,確實可利用一番,但卻不能再用賈子明."

"......"

趙允讓解釋道:"賈子明已經是一顆明子,且被富,文等人架空于相位,暫時不能再用."

"那......?"

趙允讓一歎,扳倒唐奕代價著實不小,現在放眼朝堂,除了一個賈昌朝,政事堂中竟無一人可用.

"暗中放給王拱辰吧!"

又覺王拱辰一人可能分量不夠,補充道:"知會范鎮,讓他從旁策應一番."

"孩兒這就去辦!"趙宗懿急步而去.

趙宗實目送大哥離去的背景,"自做孽,不可活!這回倒是曹家自己把自己坑了,看他們如何能過得了這一關."

趙允讓也道:"過關?若是順利,曹,唐必死無疑,皇長子繼位再無阻礙!"

------

第二日早朝.

趙禎還未出福甯殿,在漏院等待列班的百官朝眾氣氛詭異.

昨日朝上,趙禎親口定下了皇長子以嫡禮侍養的禦令,有心之臣無不心下揣測,也許昨日的大朝會,將是載入史冊的一天.

它可能昭示著一個時代的開始,一個變數的開始!

兩個有資格榮登大寶的皇子,將來會怎麼樣,誰也不知道.

可是,為什麼昨日趙允讓提及嫡庶之事,雖有十來個朝臣附議,可絕大多數的官員還是選擇了沉默呢?

那是因為,這段時間連番發生的事情,著實讓大伙兒拿不准了.

大家都在想同一個問題,若無皇長子,讓曹後之子順利接位,是不是有些欠妥?

若是沒有江淮囤案,誰能意識到,曹家手里還有這麼一個吞天噬地的龐然大物?誰能想到,曹佾早就開始為曹後謀劃,並把大多數人都排除在核心之外了呢?

......

趙允讓端坐在角落里,眼觀鼻,鼻觀口,四周面色沉重的朝臣仿佛與他沒有半分關聯.

其實,這老貨心中已是冷笑不已.

遲疑不定並不是什麼壞事,只要埋下懷疑的種子,再加上曹家不斷的犯錯,早晚有一天,朝臣們會做出一個讓人滿意的選擇.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