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6章 開始還是結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關于苗妃所旦的皇長子,趙禎其實已經做好了自食其言的准備.

因為,就算是他不從穩定的角度考慮,朝中那些士大夫也不會讓他由著性子來,畢竟牽扯太大,且後患無窮.

但是,趙禎萬萬沒想到,趙允讓會在這個時候,提出這個問題.

太准了!

或者說,趙允讓繞了這麼大一個圈子,終于開始發力,准備的太充分了.

......

儲君之事,除非你是包拯,唐介這樣兒六親不認,百毒不侵的正義先鋒.

否責,誰不想做從龍之臣?

曹佾所有動作,說白了,就是給姐姐和外娚鋪路.沒出這事兒之前,大伙兒都知道,九成九儲君會是皇後的兒子.

可是,問題來了,你曹家向將門示好,向觀瀾示好,向後宮諸妃示好,可你卻沒把"我"當回事兒啊?

而且,文彥博,富弼,宋庠,龐籍等人,個個都與觀瀾關系密切.

是不是說明,人家早就通過氣了?

那,萬一哪天趙禎西去,新帝繼位,還有我什麼事兒嗎?

......

有的朝臣已經心思活絡了起來,看了眼前方的文彥博,富弼,都是蠢蠢欲動的樣子.

不能等了,與其讓他們先聲反對,還不如咱先出來賭一把.

也不算賭,只是庶嫡之別,就算沒成,也不算站邊兒,可以說是無本買賣,有贏無輸!

況且,這可是趙禎自己放出去的炮,我這也算是"聽陛下的"吧?

......

"臣有本奏!"

天章閣待制傅求終于忍不住了,高唱出班.

趙禎一見是他,臉上不見一絲波瀾.

"命之有話要說?"

"臣以為,當年陛下即以嫡子禮善待雍王,荊王,且金口已開'陛下之子,不分嫡庶’,那就沒有理由厚此薄彼,再議什麼嫡庶之別!"

"臣,附議!"禦史中承孫汴也出班附議.

"陛下金口一開,不可妄改.否則,聖人自食其言,難服天下百姓!"

"臣,附議!"范鎮也出來湊熱鬧.

"臣,附議!"

"臣,附議!"

一時之間,十來個朝臣出班附議.

趙允讓雖依舊躬身不起,但偏頭看了一眼賈昌朝.

賈昌朝閉上眼睛一陣晃神,緩緩邁步而出.

"臣......附議!"

......

微不可查地一笑,趙允讓心中大定.

暗道,把曾公亮等人逐出中樞能怎樣兒?把賈昌朝架空,又能怎樣兒?

只要抓得住人心,一切,就都有可能!

不自覺地直起身形,卻見趙禎臉上依舊無喜無悲.

趙允讓心下冷然,裝的倒是鎮定.

......

"都是朕的兒子啊!"

趙禎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,聲音不大,卻傳到每一個人的耳朵里.

"又分什麼嫡庶呢?"

......

趙允讓一滯,心說,你什麼意思?

"准了!"趙禎幾乎是低吼而出.

"准?准了?"

趙允讓有點傻眼,哪里不對啊?

太容易了......

再看老神哉哉的文彥博和富弼,他們怎麼沒出班反對?他們應該反對的啊!?老夫已經把應對他們的招數准備好了,怎麼就用不上了?

可是,盡管心中有疑問,趙允讓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激蕩.

皇長子一立,標志著真正的爭斗終于開始了.

心中悠悠一歎,開始了啊!

而那邊,文彥博冷冷地看著趙允讓:

終于露出狐狸尾巴了!

也終于......結束了啊!

--------

曹佾全身無力地出朝,回府.

萬萬沒想到會是今日的結局,趙允讓扔出苗妃之子的嫡庶之爭.一但苗妃之子坐實嫡子,就有了和家姐一爭之資.這對于他來說,絕對是個最差的結果.

......

馬車在曹府門前停下,曹佾依舊神不守舍的下車.

只是抬眼一看,又驚又怒:

"唐子浩,老子撕了你!"

卻是唐奕和潘豐賤賤地站在曹府門前,看著他.

曹佾不顧形象地沖過去,就要和唐奕拼命.

唐奕一邊躲,一邊笑罵:"知道你不好受,來看看你,怎麼特麼還打人呢?"

"打你?老子殺了你!"曹佾不依.

特麼這孫子讓他忍,忍,忍!到頭來,就忍出這麼一個結果!

潘豐見兩人當街追打,實在不成樣子,抱住曹佾,"別鬧,讓人看笑話!"

曹佾左右看看,"你帶他來做甚?"

潘豐道:"什麼叫我帶他來?是他帶我來的."

曹佾一聽,惡狠狠地看向唐奕,"你來做甚?還嫌我曹家不夠慘嗎!?"

唐奕一攤手,"反正也不能再慘了."

曹佾聞聲又要動手,這孫子怎麼這麼賤呢?

潘豐勸道:"行了,你就別逗他了!"

唐奕哈的一笑,"好吧,曹景休,你的苦日子到頭兒了!"

曹佾一怔,"你啥意思?"

潘豐左右看看,"進去說,進去說."

強拉著二人進府,還沒等坐下,曹佾就迫不急待地問道:"快說,怎麼拉我曹家出這苦海!?"

唐奕扁著嘴道:"你已經從苦海里跳出來了呀!"

"日!再賣關子,某家和你拼死!"

唐奕嘿嘿直笑,"今天朝上,汝南王提皇長子的事情了吧?"

曹佾愣住了,"你怎麼知道?"

早朝剛下,他是直接回家的,唐奕怎麼可能知道?

"我怎麼知道?我和國為就在福甯殿候著.還沒下朝,李大官就把信兒傳過來了."

"......"

"你......"

"放心吧!"潘豐安慰道."只要趙允讓一開這個口,你曹家的事兒就算過去了."

"......"

曹佾不傻,一回想殿上的情形,"你早就料到汝南王有這麼一出?"

"猜到了."唐奕道."可不最後證實一下,也不確定."

"那官家也早就知道?"

"嗯."

"文,富等人也早有准備?"

"嗯."

"和著就特麼我一個人蒙在鼓里?"

"嘿嘿,我就是想讓你體會一下我前段時間的感受."

"我殺了你!!!"

曹佾又暴走了.

......

潘豐好不容易把他攔下來.過了好一會兒,曹佾才算冷靜下來.

"說,一字不許落下,你到底有什麼餿主意?"

唐奕笑道:"也不算什麼餿主意,只不過......"

"只不過,趙允讓以為拉開了一場大戲,可惜,卻只是一場美夢!"

"美夢!?"

"對,美夢!而且,是很短的美夢!"

"只有,一天而已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