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3章 占得先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在這邊忽悠的一幫軍漢就差沒擼胳膊上陣,立馬直取遼都了.

而在幾十里外的開封皇城之內,一股暗流卻在漸現漸湧.

華聯在江淮囤積絲茶這事兒,之所以讓曹佾有如驚弓之鳥無所是從,正是因為以華聯鋪今時今日的地位與規模,實在是太敏感了.

囤積居奇,說白了就是惡意壟斷,以壟斷的方式來謀求暴利.

商人在曆朝曆代都被統治者歸于賤民,倍受歧視.說商人重利輕義,國之大禍,本質上,也是統治者防止商人惡意操縱市場的一種手段.

大宋雖然不輕商,但是,囤積居奇依然是商家大忌.

而且,這個惡意壟斷的名聲要是落到華聯身上,事態更要惡劣百倍.

因為,華聯本身已經處在壟斷的邊緣.

現在,開封三分之一的日雜百貨銷售,都是經由華聯鋪之手,流通到百姓手中;另外三分之二,也有相當一部分是走的觀瀾運力的渠道進京.

這樣一個有操縱京都市場的龐然大物,本身就足夠讓人生畏了.

只不過,華聯幕後的大老板是趙禎,即使有朝臣上表讓皇帝警惕華聯的無節制擴張,趙禎也都是心里有數兒,給壓了下來.

現在,華聯向全國鋪開,更是所到之處無人能敵.只要有華聯的地方,那華聯必定就是產業龍頭的存在.

其實,這種自選超市的模式,別人也不是不能模仿.現在,各地的雜貨大鋪,也都開始效仿華聯.

但是,說到底,就算把華聯的所有東西都學了去,你還是達不到華聯的高度.

因為,你沒有渠道.觀瀾運力才是華聯的核心競爭力.

朝臣們也是早有警惕,連包拯都曾寫過一本要求朝廷對華聯加強監管的折子.

可以預見,一但江淮之事鬧大,華聯坐實了惡意壟斷的罪名,必然會有一大批朝臣會把炮口對准華聯.

今日的早朝,這股氣勢甚大的浪潮,也終于拉開了帷幕.

......

昨天江甯知府的奏報到了政事堂,文扒皮自然要去和趙禎彙報.

老文對這里面的事兒門兒清,自然知道,這事兒,他做不了主.

而趙禎略一思量,"明日早朝就議了吧."

文扒皮一怔,隨即也就明白了.

萬一這事兒是有人故意要作文章,那早點自己抖出來,反而不至于那麼被動.

"那陛下認為,此事要如何推手?"

趙禎笑了,倒不是這事不算大,他沒放在心上,而文彥博的態度.

說心里話,大宋的宰相還很少和皇帝這麼客氣過.

現在文彥博知道了很多,反倒聽話了起來,這讓趙禎十分的受用.

"大郎不是要試探一下那家人的底氣嗎?那就先由著他們來吧!"

"恐怕不妥,萬一華聯牽扯太深,得不常失啊."

趙禎一擺手,"無礙!就由著他們折騰一回!"

"臣,遵旨!"

文扒皮打心底里還是有點抵觸的,他現在就像一個守財奴,還巴望著觀瀾那個攤子讓他名留青史呢.

......

趙禎拍了板兒,文彥博早朝之上更是主動把江甯知府的上奏提了出來,讓朝臣眾議.

"賈愛卿,可有奏兌?"

文彥博報完,趙禎第一個問的就是賈昌朝.

老賈一怔,心說,誰都知道我這個副相就是個擺設,您還問我干嘛?

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趙允讓.

"臣,暫無奏對!"

"嗯."趙禎點頭."那就等'想好了’再奏也不遲."

"眾位卿家,可有什麼要議的?"

大殿之上,一時竟無人出聲兒.

富弼,龐籍等人當然什麼都不會說,只是靜觀其變.而別的朝臣,卻是有點沒反應過來.

不明情況的還在犯嘀咕,這是什麼意思?就算要動華聯,要動曹家,也不應該文彥博跳出來吧?他們不是一伙兒的嗎?

"包卿家,可有話說?"

既然沒人說話,趙禎只有點名了.

點到包拯,包拯不得不出班下拜.

"臣以為,華聯鋪于江淮禍亂民市,理當嚴處!曹家手握華聯,犯下此等罪責,亦有監管不利之責.但是......"

"但是,在事實查明之前,江甯知府即把罪責歸于曹佾,恐也有失公允.曹佾是否有責,現在就下定論,臣以為為時尚早!"

......

富弼在前暗暗點頭,陛下先下手為強,又把包拯這個公正之臣推出來先表態,也不失明智之舉,最起碼能讓朝臣有一個公平公正的認識.

"嗯."趙禎滿意地一笑,轉臉看向王拱辰.

"君貺,可有話說?"

王拱辰袖下雙手一顫,臉上苦澀難明.

心說,陛下啊,您這是給我出難題啊!我能不表態嗎?

日前,兒子王之先休假回城,自然轉達了唐奕讓他帶的話:只求追隨本心,不改正氣.

唐奕這是要讓他中正就好,可是,王拱辰卻聽出不同的意味.

唐奕能讓兒子轉達這句話,就是給他台階下,正身就是一種示好.

王拱辰琢磨了好久,已經打定主意,以後只要涉及唐子浩,還有與他有關的事情,能放一手就放一手.

可是現在......

現在情勢不明,告的是曹家,跟唐奕有關系.可告狀的人是文扒皮,跟唐奕也有關系,你讓我幫誰?

可是,趙禎已經問到他了,不說還不行,磨蹭著出了班,心中還在想,幫誰?

要不?追隨本心,不改正氣?

"臣以為......."王拱辰一陣猶豫.

"臣以為,包拯所主極是,不可不查,亦不可太過武斷!"

好吧,王拱辰暗自祈禱,希望老包別坑我.

......

趙允讓低著頭位列前班,額頭也是細汗隱現,這麼下去要完!

這麼讓趙禎一陣搶白,包拯和王拱辰兩個言官一下子已經把事情定了性.要是再不出來說點什麼,萬一讓他們這麼糊弄過去,那可就白白浪費機會了.

正想著,正好趙禎已經問到他了.

"皇兄以為呢?"

"呃......"

趙允讓頓了一下.

趙禎勸慰道:"怎麼說曹佾也屬皇親,曹家的事兒,宗正寺給點意見也是應當."

"臣以為......"

"臣也覺包,王二人所言極是,當查,但也不能早斷."

"只不過,派誰去查呢?"

趙禎點頭,看著趙允弼,那意思是,你說說唄?

趙允弼差點沒罵娘,我特麼就是個打醬油的!

"不然那就......涉及財事,讓三司出兩個得力之人,著案察院和宗正寺一同查上一查也就是了."

北海郡王在這里抖了個心眼兒,他提意宗正寺和案察院,而沒提刑部和大理寺.

無形中就給這事定了性,不是什麼刑事案件,讓朝廷派人監管一下,咱們自己家人,查一查,處理一下就得了.

趙允弼這話一說完,趙允讓差點沒氣得當堂把這個到黴弟弟掐死.

要特麼你做老好人啊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