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2章 《滿江紅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下午又停電了,是時候考慮換個根據地了,老停電確實不是辦法.

不過,三點就來電了,估計十二點前碼得完五更.

繼續求票,求全訂!

另外,我看到書評區還有說入遼劇情無用的.....

哥們,你看的是盜版,那段早就修改過了,把所以之前埋的暗線都露了出來,不是你說的那樣兒.

之前那段讓正版書友跳訂的,也可以回頭訂來重新看看,不算浪費了.

------

打一巴掌給個甜棗,而唐奕這是先給個甜棗,再上巴掌.

說完了好處,這好處自然不是白拿的.

看著台下有些不明所以的老兵油子,唐奕雙手一背,笑眯眯地看向楊懷玉,曹滿江等人.

"告訴他們,這里是哪兒!?"

"閻,王,營!!"

連楊懷玉在內的正好二十人,齊聲高喝,聲聞震天.

"那閻王營的口號是什麼?"

"招之即來!"

"來之敢戰!"

"戰之必勝!"

......

下面兩千多號人都有點傻眼,才二十來個人,咋這強的氣勢啊?

"是他娘的不一樣兒哈?"

"難怪在廣南一戰成名!"

看到下面的人開始議論紛紛,唐奕也不阻止.

紀律這個事兒要慢慢訓,現在他要做的,是給他們立下一個"大宋第一軍"的念想.

"吃的好,用的好,拿的多......"

"自然,要承擔的責任也越大!"

唐奕所性往高台的邊緣一坐.

"實話跟你們說吧,閻王營,住在閻王殿外,時刻拍門入內,是要走在戰爭前面的營!"

"公子!"

下面有老兵忍不住出聲,"俺是個粗人,您把話說白點,啥叫走在戰爭前面?"

唐奕抿然反問道:"怕死嗎?"

那老兵瞬間臉色憋得通紅.

實打實地的說,誰不怕死?可是,在軍中打混這麼多年,再加上前面的可是大名頂頂的唐瘋子,老兵不想弱了氣勢.

梗著脖子道:"當兵吃糧,馬革裹尸,怕個囊球!"

唐奕笑罵著對楊懷玉道:"把這家伙記下來,以後重點照顧,看看是不是單單只是嘴把式!"

哈哈哈......

眾人一陣哄笑,氣氛也隨之一緩.

"怕死嗎?!"

唐奕又高聲問了一遍,這回問的是所有人.

之前有那老兵的插曲,大伙兒也不覺得這是什麼沉重的話題,當後吃糧,馬革裹尸,本就是天經地義.

"不怕!!"

"好!"唐奕大聲叫好.

"楊無敵後人挑出來的兵,果然都是好樣兒的!進到閻王營門的爺們兒,也果然都是敢死猛士!"

眾人神情一肅.

這一廂的統帥是楊家之後,站在隊前的那二十來個漢子,是締造了一段神化的猛士.

不知怎地,心中突然生出一種進了這個門兒,老子也跟著沾光,好像就跟別的兵不一樣兒了的感覺.

......

唐奕借著這個火候,騰然起身.

"走在戰爭前面,換句話說,就是沙場之上灑下第一滴血的漢兒!怕不怕!?"

"不怕!!"

"就算怕也沒用!"唐奕接道.

"記住了,一但有戰,第一個為大宋沖鋒陷陣的,必定是這一營,也必須是這一營!要是皇帝,或者統帥把打響第一戰的榮耀給了別人,那他媽才叫丟人!"

"你們身前就是敵鋒萬凜,身後就是家國榮耀!"

"啥是家國榮耀?知道嗎?"

"知道!"又是那個最先說話的老兵.

"就是......"

老兵搶了白,卻一下卡了殼兒,抓耳撓腮想了半天,"就是當兵吃糧,馬革裹尸!"

哈哈哈......

眾人又是一陣大笑.

"你他娘的是不是就會這一句啊?"

唐奕也是發自內心地露出兩排白牙.

說心里話,大宋的軍漢子一點不比什麼遼人,夏蠻差,他們都是最可愛的人.差的是體制,是上邊兒主軍統帥的那股精氣神兒.

"他說的也沒錯,就是這個理兒."

"但是,我可以給你們一個更具體的解釋."

"家國榮耀,就是姐妹父兄!就是漢兒的每一寸土地!就是身為大宋兵鋒的鋒銳!"

"第一個沖鋒,卻要最後一個撤退,因為,你們和別人不一樣兒!"

老兵好奇問道:"怎麼不一樣?"

"因為你們是閻王營,是大宋第一軍!在廣南可以以一敵十,在別處也不能忘了這份光榮!兵鋒所指,所向披靡!"

"狹路相逢--"

唐奕一頓,下面的二十條硬漢猛的向前一個跨步:

"勇,者,勝!!"

.......

兩千多號人情緒已經被帶動了起來,一個個面色潮紅,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,不自覺地跟著高聲大喝:

"狹路相逢--勇者勝!"

對面兒神威營的官兵,還有窯聲的工匠,力工,無不停下手里的活計,呆愣愣地望著"閻王營"這邊.

神威營的兵們更是好奇,這咋剛進營就跟打了雞血似的呢?

......

唐奕滿意地看著下面群情亢奮的一眾好男兒,"吃的,用的,朝廷都給你們最好的.將來,就算朝廷給不了,我唐奕給!"

"不為別的,願有一日,壯志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.待從頭,收拾舊山河......"

"朝天闕!"

......

好吧,唐奕一激動,把"小岳岳"的大作也給搬出來了.

不過,唐奕在心里默念:

"小岳岳啊,哥們兒要是把什麼事兒都辦成了,你來到地球表面之後,最多也就當個太平將軍,這種抒盡國仇家恨的句子也用不著了,就先借我用用吧!"

......

楊懷玉在台下站的既熱血上湧,又憋不住的想笑,唐奕這翻話,換了哪一個宋家兒郎聽了都得上頭.

可是,深知唐奕秉性的楊懷玉當然明白,這兩千多個"傻蛋"就這麼讓唐奕給忽悠了.

下了台,唐奕來到眾人身邊.

"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了,下面看你們的了."

曹覺背對台下老兵,暗暗給唐奕比劃了一個大拇指.

"高!實在是高!一會兒別走啊,去我營里也說上一段兒唄!"

"滾!"

真當老子是搞"政宣"的?

而楊懷玉則是低聲問道:"壯志饑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.有全句沒?"

"有啊."

"一會兒給我抄下來,我掛大帳里.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哪那麼容易?不知道咱的混號叫'半闕郎’?"

"半你大爺!"楊懷玉怒罵."今天不留下全詞,別想出這個門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