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1章 英雄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李大魁--

一個扔到人堆里,得使勁找才能找得到的人;一個說一百遍,都不一定讓人記得住的名字.

此時,靜靜地列在四百七十七個名字的最前面!

李方休一看到大哥的名字,雖會心一笑,可還是忍不住眼圈泛紅,眼淚直流.

又笑又哭地道:"這老鯰魚怎麼也想不到,自己會有這麼光榮的一天吧?"

曹覺一臉追思:

"老鯰魚,讓你受委屈了!"

曹滿江也哽咽道:"是啊,老哥受委屈了!又有多少人知道,你在昆侖關下,守住大宋最後一關的悍勇呢?"

唐奕對李大魁這個名子雖然陌生,也從未見過這個人.但是,能讓曹覺和曹滿江如此感慨的人物,想來,應當是極為不凡的吧?

"他是英雄!"

"英雄......"

眾人一怔,"英雄"這個詞,在這個時代可不是隨便就可以用的.那得是楊無敵,曹彬這樣的存在,方可稱之為英雄.

只聽唐奕又道:"他雖算不上頂天立地,立下不世之功的蓋世英雄.但是,至少在這一營,這一戰,被你們所銘記,也必將傳承下去!"

"這就是英雄,屬于你們這一營的英雄,也是屬于大宋的無名英雄!"

......

"無名英雄嗎?"曹覺喃喃自語.

"老李把命都搭上了,也只是個無名英雄嗎?"

李方休拍拍曹覺的肩膀,"不錯了,那老鯰魚要是泉下有知,也應該知足了."

唐奕也道:"別急,早晚有一天,這些無名英雄會被每一個人記住,唱頌!"

曹覺不信道:"憑什麼?憑你是瘋子?"

唐奕白了他一眼,"對,就憑老子是瘋子!"

......

看過營史,廳中剩下的就是一些陳列的雜物,什麼都有.

有犧牲老兵穿過的戰甲,有斷刃,還有一些日常用品.

之前,唐奕說的時候,楊懷玉還不明白收集這些個遺物有什麼用.

可是,現在擺在這兒一看,還真像那麼回事兒,好像那些故去的勇士就站在你面前,活在你身邊一樣.

靠近門口的牆上又是一張名冊,現在只有四個名字:

曹滿江,曹覺,李方休,胡林.

這個是活著的,從鄧州營走出去的人物名冊.

除了名字,還有去向和簡單的介紹.

老曹一看有自己的名字,不由憨然一笑,"咋還有我呢?"

楊懷玉道:"老哥是這一營的第一任營頭兒,自然要讓後來人記住,是誰帶出來這樣一營猛士."

"嘿嘿."老曹笑的真誠."沒必要."

......

總的來說,這個營史陳列室基本達到了唐奕的要求.

有它在,不用刻意的去提,新的閻王營的兵士們天天見,時時看,潛意識里就會有一種歸屬感,知道自己的名字,不論戰死,還是升遷,都會陳列其中,這無形中就是一種約束和鞭策.

......

臨近中午之時,兵部的人才把呼呼拉拉的兩千多人帶到了營區.

楊懷玉去與兵部來人做交接,鄧州營的老兵則是自覺地,筆直地站在這兩千多個新丁的面前.

就連老曹,曹覺他們四個已經不是這營的人,都自覺地站的筆挺.

......

說是新丁,其實也都是在軍中打混多年的老兵油子了.

可是此刻,就算是再老的兵油子,在這不到二十個亮甲漢子面前,也能感覺到那種來自骨子里的驕傲和彪悍.

甚至是--不屑.

對,不屑!

就是那種:老子天下第一的不屑一顧!

......

有些有經驗的老兵,已經交頭接耳地議論開了.

一個自認把從軍之道摸得門兒清的老兵道:"這一身鎧甲是真夠拉風,這是啥甲,咋連個縫兒都沒有?"

有人接道:"沒見過,聽說是新甲,要軍都統以上的官職才給配,而且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發呢.怎麼人家都穿上了?"

又有人道:"別的不說,這幾位不好惹啊,.一看就是上過戰陣,見過血的狠人!"

這時,神威營過的兵撇嘴看了一眼聊得正歡的幾人.

"你們要是在廣南昆侖關下的血水里滾上幾滾,也能穿上這身寶甲!"

"!!!!"

眾人倒吸一口涼氣.

"這就是在廣南,只憑一營,就把儂智高的五千大軍打得沒脾氣的鄧州營?"

那兵凝重地看向站在最前方的十九個錚錚鐵漢.

"現在,叫閻王營了!"

"切!管他娘的什麼營?聽說這吃的好,餉也足,俺才來的.吃糧拿餉,別的愛咋咋地!"

......

楊懷玉與兵部的人做完交接回來,見兩千來人撒趴趴地立在校場,也不多說.

行到曹滿江身前,"訓這些南瓜,老哥比我有經驗,你先說兩句吧."

曹滿江也沒在這麼多兵面前訓過話,有點露怯,"我都退下來了,你是廂頭兒,你來吧."

楊懷玉不依,"讓老哥來,就是要讓你這個鄧州營的魂兒,來給他們上第一課的.來吧!"

"那讓大郎來."老曹把露臉的事推給了唐奕."大郎才是鄧州營最初的魂兒."

唐奕一推手,"你行不行啊?我一個書生,合適嗎?"

"合適!"

老曹說什麼也不出這個頭.

主要還是,看到自己帶過的那一營不但沒散,反而壯大到這個地步,老曹激動的有點說不出話來.

楊懷玉看向唐奕,"要不,大郎來說兩句?"

唐奕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老曹,"慫貨,我來就我來!"

騰的一下躥上高台,下面的兵一看,上去的是個儒衣白面的讀書人,不由一怔.

......

唐奕清了清嗓子,心說,給這幫大老粗講講還是頭一回,說點啥呢?

想了半天,"都知道我是誰嗎?"

好吧,還是得先嚇住他們.

"我叫唐奕,唐子浩!"

下面的兵痞更是迷糊,"唐瘋子?他來做甚?"

"先來點干貨."跟兵說話就得直接,唐奕也不繞彎子.

"餉錢,翻倍!而且,沒有扣餉!"

嘶~~~!

所有人再次倒吸一口涼氣,果然是干貨.

"伙食."唐奕繼續吼道."每人每天70文的標准."

......

下面已經有人開始在掰著手指頭算了.

"乖乖,一個人一個月就是兩貫!這得吃啥能吃出兩貫錢啊?"

這還沒完,唐奕繼續:

"軍械,刀甲,全是軍中最好的,禦前也沒這個待遇."

"衣料,日雜統一配發,連牙粉都給你們准備了."

......

下面的兵油子們不淡定了,這是來對了啊!這好事兒哪兒找去?

唐奕在台上看著下面的反應,忍不住玩味一笑.

"說完了好的,接下來就該說點不好的了."

你以為這麼大的好處是白拿的啊!?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