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0章 不是過去,而是升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第四更,著急忙荒趕出來四章,不會停,繼續碼第五更.但是,媳婦要睡了,你們懂的,會在明早發.也就是說,不出意外明天是六更.

弱弱問一句:還有票嗎?只要票,不要打賞.

真的喜歡這本書,想打賞的兄弟,等兩天.

可能是周五吧.蒼山會很不要臉的要一波打賞.

--------

曹覺得了唐奕的提醒,也沒心思管楊懷玉提人的事兒了,略一思量,立馬換上了輕裝便服,就回城去了.

......

第二天,儒生們消假正常出操,唐奕早起晨練,索性就跟著他們一起.

只不過,一並入儒生隊伍,唐奕不由一愣.

只見,宋楷頂著個捂眼兒青;章惇腮幫子也鼓了起來;王韶抱著一條胳膊,動也不敢動.

而范純禮,唐正平,龐玉,丁源,二程,王之先,也是個兒個兒帶傷.

就連蘇小軾的額前,也有個大青包.

唐奕看著他們這副淒慘的樣子,不由一樂,"這是怎地了?"

"沒怎麼."章惇立馬驚恐道."啥事兒沒有!"

他是怕唐奕知道,又要受罰.

"那這是?"唐奕指著他們身上的傷."沒怎麼,怎麼還傷成這樣兒?"

"不小心摔的."

好吧,這個理由很充分,充分到即使是千年之後,大家還在用.

靠到宋楷身邊,用力一拍宋楷的肩膀.

卻不想,宋為庸哎呦一聲,身形被他拍的一矮,顯然肩上也有傷.

唐奕呆愣地看著他的樣子,心說,要不要這麼嚴重啊?

"說說吧,怎麼吃的虧?兄弟給你報仇!"

宋楷揉了揉肩膀,"沒事兒,不用你管!"

唐奕更是好奇,"怎麼還客氣起來了?"

不想,宋楷答道:"你出面就沒意思了,老子親自打回來就是."

靠,這貨自尊心還挺強?

唐奕索性就不問了,年青人打打架,好事兒!

況且,他現在爛事兒纏身,還真不一定有工夫管宋楷他們那點小沖動.

......

出了操,吃了早飯,唐奕放下筷子就出門了.

蕭巧哥與君欣卓幽怨地目送唐奕離去.

回山這個破地方對于她們來說,一點都不好,只要一回來,唐奕見天的連影子都抓不著.

唐奕出了小樓,就見曹滿江,李方休,胡林在院外等他.

今天鄧州營正式進丁成軍,本來他們昨天去過了,今天就不用去了,但是,楊懷玉堅持讓他們再跑一趟.

于是,老曹三人跟范仲淹告了假,四人再一次向鄧州營而去.

......

行到後山的營門前,正和曹覺碰上,曹覺把唐奕拉到一旁.

"我哥說,讓你一定要慎重!"

唐奕一擰眉頭,"怎麼?他有何顧忌?"

曹覺回道:"那倒不是.只不過,江淮的事情進京了.昨天下午就已經呈到了政事堂,多半今天早朝就會有人拿來說事兒."

唐奕腳下一頓,太快了.

前天夜里,在桃花庵與曹佾碰面,他估算要三天消息才能進京,這是按快驛從江淮到開封的速度得來的結論.可是,這才轉天,就已經到政事堂了.

說明有人很急,那之後的風雨也定然不小.

"讓你大哥沉住氣,沒什麼大不了的!"

曹覺一暗,"也只能這樣兒了."

唐奕此時也並不輕松,當初還是考慮不周啊!把華聯這個比較敏感的部分名義上劃給了曹家,沒有考慮到曹家身份的特殊.

可是,話說回來,他名下的那些東西,哪一個不敏感呢?要是真有人刻意找事兒,還真沒有挑不出骨頭的雞蛋.

心事重重地步入鄧州營,唐奕抬眼一瞅.

嚯,夠隆重的.

只見從楊懷玉到十五個老兵,無不把自己打扮得威猛無雙.都能照出人影的全身鋼甲,在陽光下晃的人睜不開眼.

"還沒到?"

唐奕見除了他們十幾個,校場上空空也野.

"哪能這麼快?怎麼也得一兩個時辰."

唐奕一翻白眼,"那這麼急著叫我們來干嘛?"

楊懷玉拉上唐奕和曹滿江,"讓你們來,肯定是有事兒唄.過來幫我看看,這個'營史陳列室’弄的咋樣?"

"咱以前也沒弄過,你不能出了主意就不管了吧?"

唐奕了然.

營史陳列室,這個還真是他出的主意.

想把鄧州老營的傳統傳承下去,光靠制度,還有口頭的傳頌可是不夠的.唐奕想讓那些後來者一進營區,就把鄧州營的故事刻在骨子里.

陳列室就設在營帳的邊上,算是全營最顯眼的位置.之前,唐奕出了主意就沒管了.而楊懷玉也知道,他最近煩心事頗多,自然也沒去煩他.

眾人走到陳列室前,首先映入眼簾的,就是趙禎禦筆自書的三個大字--

閻,王,營!

看著這三個大字,曹滿江不禁一歎,"今日新丁進營,鄧州營這個名號也要成為過去了!"

唐奕則道:"不是成為過去,而是得以升華!"

......

進到室中,諾大的廳堂倒也不顯空曠,面向正門的牆上,是一幅七尺畫卷--《鎮南英烈圖》.

畫的正是賓州城下,鄧州營以百敵千的事跡.

巍峨賓州,烽煙四起,蠻族儂氏,烈烈來襲!

而緊閉的城門,和城門下的一條條錚錚硬漢,才是整副畫的核心所在.

畫者筆力不俗,寥寥數筆就勾勒出城下十幾人,背後百條尸,身前千般敵的氣勢.只是看上一眼,就讓人熱血沸騰!

"好畫!"

老曹雖不懂畫,但只是白紙染墨,就讓他有種夢回當初的感覺,忍不住由衷贊歎.

唐奕得意地一笑,不禁看了眼落款處的印--"笑笑居士,文與可".

文同的墨寶,能不好嗎?

這貨雖然還年輕,但筆力已經初見崢嶸,這一副畫,不說傳世,也算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了.

......

至于文同為什麼會給一個廂軍做畫?

很簡單,因為文同就屬觀瀾系啊!皇佑元年龍虎榜,與范純仁,馮京一起考出去的.

......

看過畫,唐奕再向別處掃看.

畫旁是鄧州營的事跡詳記和營史.

再下面,是四百七十七個名字.

曹覺,李方休看到排在最前面的那個名字,不禁眼圈一紅.

李大魁--

那條老鯰魚!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