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9章 兩個榆木腦袋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就曹老二這暴脾氣,一言不合就掏刀.

抽出架子上的一把大刀,就要沖楊懷玉使勁.

唐奕立馬攔著他,什麼情況啊?怎麼說著說著就動刀了?

而楊懷玉大概也猜到了是怎麼一回事兒,一臉陪笑,"有話好說,有話好說!"

"我說你大爺!"

曹覺徹底暴走,使勁的想掙開唐奕的熊抱.

"你楊老二長出息了啊?跟我玩陰的!"

"沒那麼難聽,沒那麼難聽,就當兄弟欠你的."

楊懷玉嘴上雖這麼說,心里卻樂開了花,看來是成了,不然曹覺不能這麼大反應.

下意識地往曹滿江身後躲,"老哥,快攔著他啊!"

說完,還回頭看向鄧州營的老兵,"都看著干蛋!?"

秀才不動,反而嘿嘿直樂,"我就說這招兒得出事兒吧?你看他那樣兒,要吃人似的,我可不去."

大伙兒跟著搖頭,"不去,害怕!"

楊懷玉沒氣死,"特麼主意是大伙兒出的,最後要我來頂缸!"

老曹看著這亂哄哄的聲面,一拍腦門兒,頭疼!

這個楊懷玉在廣南之時指揮一營,頗有其父之風,怎麼到鄧州營才幾天,也跟這幫小子一樣,就成了兵痞了?

"到底怎麼回事?"

曹滿江暴喝一聲,所有人都是一滯.

"老二,把刀放下!"

咣當!

曹覺惡狠狠地把刀一扔,別人的話不聽,老曹的話還是要聽的.

唐奕松開曹覺,"什麼事兒這麼大反應?"

曹覺不怒反笑,冷笑著看向楊懷玉.

"明修棧道,暗渡陳倉.行啊,楊老二,兵法用的溜啊?"

楊懷玉陪笑道:"算我借你的,行了吧!?"

"到底怎麼回事!?"

老曹覺得,今天來看他們就是個錯誤.

曹覺冷笑一聲,指著楊懷玉道:"這貨趁著咱們在帳中續話,讓李賀和老王拿著兵部文書,直接去營房提人了!"

"......"

老曹無語,這兩位都是將門貴胄,又是將官,卻為了幾個兵奇招兒百出,老曹也是醉了.

曹覺此時笑意更濃,"你也不想想,沒我這個營頭說話,誰敢跟你走?走一個試試?!老子打斷他的腿!"

嘎!?

楊懷玉差點沒咬著舌頭,無神地左右看看.

"沒領走?"

秀才又出來說風涼話,"又讓我猜著了吧?別看你是老營頭,多半也是說了不算.咱鄧州營出來的人,要是這麼輕易讓你把人帶走了,那老二也就不用混了!"

"你滾蛋!"

楊懷玉沒好氣地瞪了秀才一眼,恨不得掐死他.

他剛去,還不清楚鄧州營那種只聽上令,令行禁止的意識,早就熔到了骨子里.

就算曹老二換了地方,但做的第一件事兒就是,把這種意識灌輸到自己的兵身上.別看神威營表面上看還是楊懷玉走時候的樣子,但是"魂兒"已經換成鄧州老營的魂了.

......

到了這一步,楊懷玉也不用裝慫了.

"你說吧,怎麼才肯放人!"

"沒門兒,想都不用想!"曹覺寸步不讓.

"我還就要定了,不行咱們殿上說理去.我還不信了,老子有聖旨,有兵部調令,還要不來你幾個兵?"

"我特麼現在就劈了你!"

曹覺暴脾氣又上來了,伸手就要撿刀.

"行了,行了!"

老曹再一次攔在二人中間,看向唐奕,"俺嘴笨,你來說和吧."

唐奕一翻白眼,為了這幾個兵,兩人是寸步不讓了.

老曹這皮球踢的可以啊?我怎麼說和?

可是,眼珠子一轉,心說,這點破事兒我唐奕還解決不了?

看向眾人,語氣不見一絲說和的意思,反而冷了下來.

"我說和什麼啊?就這兩個榆木腦袋,就特麼是實心兒的,說啥他們也聽不懂."

噗......

帳中一眾人等,除了曹覺和楊懷玉都樂了,唐大郎說話還是損啊!

"你什麼意思?"曹覺不干了."惹毛了老子,連你一塊兒劈了,你信不信?"

唐奕橫了他一眼,"行啦,除了動刀,會點別的不?"

"......"

"挺好個事,讓你倆整的跟破家之仇似的.還好意思叫喚?"

"好個屁!人都給他了,他是好了,我呢?"

"楊二哥不是說了嘛,借你的."

"借?"曹覺瞪著眼睛."我天真,還是你天真,能還嗎?"

"還,肯定還!"楊懷玉借坡下驢."不還你劈了我!"

"你看?"唐奕和楊懷玉一唱一和."還吧?"

"那也不行!"曹覺還是不干."人借給他了,我這怎麼辦?"

唐奕嫌棄道:"要不怎麼說你是榆木腦袋呢!"

"你借給他的,是沒經過新式訓練的生南瓜,他還你的是啥?"

"是啥?"曹覺還是轉不過彎.

"是訓練有素的成品老兵啊!"

"......"

好像......

是這麼回事兒啊!

唐奕見這貨上道:"就靠你自己,神威營得訓到啥時候去?把兵借給楊二哥使兩個月,就當送去上學了,回來就是好幾十的精兵.到時候,還用操心你這一個小小的神威營訓不出來?"

"那......那行吧!"

曹覺想通了,"但是,可得還我!"

"豬啊?兵籍在你這邊兒,他不還行嗎!?"

......

楊懷玉在邊上聽的服氣啊,唐大郎確實能忽悠啊!

暗暗給唐奕豎起一個大拇指.

"那我去提人了啊?"

"提去吧!"曹覺妥協了."但是......"

"但是,甲胄,兵刃給我留下啊,穿個褲頭兒過去就行了."

反正鄧州營那邊兒,還是唐奕給置辦的好貨.

楊懷玉一翻白眼,這貨怎麼這麼摳呢?

他出去提人,唐奕沒有跟出去,而是留在了帳中.

老曹一看就知道,唐奕有話要和曹覺說,領著老營的兄弟們也借著由子出去了.

......

"現在不方便和你大哥見面."

曹覺神情一肅,知道是正事兒.

"有什麼事兒要我轉達?"

"嗯."唐奕咬了咬牙."跟你家里通個氣,一但江淮那邊的事兒鬧大了."

"我想,推動立儲!"

"立儲!!"曹覺一震.

這可是大事兒,一但他那個小外甥成了儲君......

太美!

不敢想!

"讓你大哥與皇後有個准備."

唐奕繼續叮囑道:"這次的浪頭兒可能不小."

雖然范仲淹還沒同意唐奕的這個提意,但是,以唐奕對老師的了解,這事多半也只是存在手段上的遲疑,大方向是沒有錯的.

所以,讓曹家早有准備是必要的事情,就看到時候,曹佾和曹皇後能不能沉得住氣了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