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8章 掏空的節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楊懷玉大喇喇地走在前面,雖然是唐奕和老曹來要人,但是,這原來可是他的營,走過大遼,征過廣南,都是楊懷玉一手帶出來的,那還不和自家後院兒一樣兒?

一見守營門的兩個兵,楊二郎就嚷開了,"小酒兒,你們營頭兒呢?"

"小酒兒"當然不是那兵的大名兒,只不過這兵是個"酒迷湖",好酒如命,大伙兒就給起了這麼個渾號.

一見是老營頭,小酒兒立馬熱切地上前兩步,"頭兒,你咋來了?我們都頭還說,晚上找你喝上一回呢!"

楊懷玉不無得意地點頭,老部下就是親啊!

"那晚上你也一起過來,多叫上幾個兄弟,我那有好酒,給兄弟們解饞."

"得勒!"小酒兒歡聲應下.

"你們營頭呢?"楊懷玉又問了一遍.

小酒兒下意識地往營里瞅了一眼,"飯堂發飚呢!"

"發飚?"

楊懷玉一疑,大早上的,曹老二就不消停啊?

"可不?"小酒兒壓低了聲音.

"您是不知道啊,可苦了兄弟們了,新營頭那叫一個狠,規矩都換了,沒把大伙兒折騰死."

後面一眾鄧州營的弟兄們不禁暗笑,曹老二這是把老鄧州營的規矩都帶到神威營來了,這幫生瓜蛋子,沒見過那麼嚴的管制,不叫苦才怪.

楊懷玉聞言點了點頭兒,"曹老二這是要把神威營訓成鄧州營啊!"

說著,邁步就要往營里進.

"哎哎哎~!"小酒兒臉色一變,攔住楊懷玉.

"您這是.....要干嘛?"

楊懷玉眉頭一皺,心說,你怎麼還攔我呢?

"我找你們營頭兒有事兒."說完,又往里進.

這回小酒兒拉住楊懷玉,連話都不說了,苦著臉直搖頭.

"你攔我做甚?"

"不不不,不行,不能進."

"我啊?"楊懷玉指著自己的鼻子."我還不能進?老子連自家後院都進不得了?"

小酒嘿嘿一樂,"俺們營頭兒說了,誰進都行,就您不行!"

日!!!

哈哈哈哈!!

唐奕等人在後面實在是憋不住了,笑的前仰後和.

唐奕更是打趣道:"人走茶涼!這就叫人走茶涼吧?"

楊懷玉掛不住面子,惡狠狠地瞪了小酒兒一眼,"沒良心的東西."

唐奕憋著笑意,走上前來.

他要是再不出來,楊懷玉都懸上腳踹了.

對小酒道:"進去通報一聲,就說我們來了."

小酒如臨大赦,"唐公子慢候,小的這就去報稟."

走之前,還不忙意味深長地看了楊懷玉一眼,意思是:頭兒,你看看人家?一點都不為難我們這些大頭兵.

楊懷玉更是恨得牙癢癢,"小崽子,你給我等著!"

......

不多時,小酒兒通稟而回,意外的是,曹老二沒說讓他們進營,而是跟著小酒兒來到了營門前.

一見鄧州營的老兄弟們都來了,連唐奕和曹頭兒也在,曹覺不但不見喜色,反而面色更差.

"你們來干嘛!?"

楊懷玉正憋曲著,"怎地?兄弟們來看你,連門兒都不讓進?"

"進個屁!"曹覺直接開罵.

"還兄弟?楊老二,你特麼就不是什麼好鳥,主意打到老子頭上來了!"

秀才這時插嘴道:"這話讓你說的,都是兄弟,你的不就是我的?我的不就是你的?就要你幾個兵,至于嘛?"

"滾蛋!"

秀才不開口還好,他一說話,曹覺更是被踩了尾巴似的,指著秀才和一眾鄧州營的老兵就罵開了.

"他-媽就沒你們這麼干的.禁軍大營幾十萬頭南瓜不去挑,非跑我這兒來挖牆角?"

李賀道:"這話讓你說的,誰不把誰當兄弟?俺們就來看看你,你連門兒都不讓進,還說我們不是兄弟?"

曹覺眼睛一立,"當我傻啊,不知道你們來干嘛?"

老曹看不下去了,上前幾步.

曹覺一看曹滿江出來了,氣勢一弱,"頭兒!"

老曹抿然一笑,開玩笑道:"好不容易得空兒來看看你們,結果連門兒都不讓進."

曹覺窘道:"沒說不讓您進,我就是攔著這幫孫子."

"那你到底是讓進,還是不讓進啊?"

"讓進,讓進."

曹覺無法,只得讓開營門,把眾人讓進營中.

進了神威營,楊懷玉立馬給李賀和老王使了個眼色,二人會意,蔫聲不語地沒了蹤影.

......

進了曹覺的營帳,老曹也沒忘了來意,不就是幫鄧州營管曹老二要人嘛.

"不就是要你兩個人嘛,他們剛起班子,也不容易."

曹覺一陣氣結,"這幫孫子說話您也信?要是只要兩個我還能說啥?"

一眾鄧州營的老兵相視而笑.

曹滿江不知道他們笑什麼,繼續道:"就算多幾個,能怎麼著?"曹滿江和聲道,"少幾個這營頭也是一樣當,給他們就是."

曹覺無語地指著楊懷玉,"自己問他,問他挑走幾個!?"

曹滿江一愣,回頭看了眼李賀和楊懷玉,"幾個?"

楊懷玉臉色一紅,"也,也沒多少吧?就七十來個兒."

"七十八個."

曹覺漲紅著臉向老曹訴苦,"這厮把我十個伍長挑走了九個,像點樣子的一個也沒給我留!"

"......"

老曹差點沒噎著,他就說嘛,只是挑幾個兵,曹覺不會這麼大的反應嘛?這已經不是挖牆角兒了,這是拆房子賣地啊!

唐奕在邊上聽的都直翻白眼,楊懷玉確實有點狠啊!

"你這有點過啊!"唐奕小聲對楊懷玉道."真領走了,曹老二不得哭死."

楊懷玉局促地干笑連聲,"我這不也,也是等著用人嘛?"

"你都帶走了,我咋整!?"

楊懷玉不說話了,心說,我先把班子支起來再說,我管你怎麼辦!?

兩人正頂著牛,帳外進來一個都頭,先是沖楊懷玉點了點頭,算是見過了老司,隨後到曹覺耳邊一陣耳語.

曹覺不聽還好,聽完之後,眯著眼睛瞅著楊懷玉.

然後......

然後,這貨往腰間一摸,卻摸了個空,剛吃完早飯,倒是沒帶.

四下掃看,目光落在帳角的兵器架子,騰的起身,直奔而去.

唐奕見他反常,忍不住一問:"你干嘛?"

"找東西."

"找什麼?"

"找刀!"

"老子劈了這孫子!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