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5章 又要下猛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第四更,求票,求全訂啊!

------------

夜深人靜,一師一徒就這麼借著月色,緩步走在觀瀾蜿蜒俊秀的景致之間.

唐奕忽然覺得新奇,出聲道:"當初建這個園子,美譽無二,被稱之為大宋第一園林.可是,這才幾年,卻是沒人提這園子的秀美了."

范仲淹點頭,"是啊,不是觀瀾不美了,而是看觀瀾的人心境皆不在意美之上了.心境變了,再美的景致也無人問津了."

唐奕則道:"老師心境不變,這景致就不算白費."

范仲淹莞爾一笑,有時候,真是覺得收了唐奕這個弟子,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.

"老夫心境也變了,不似慶曆之時那般鋒芒畢露了."

范仲淹一提到慶曆,唐奕不由一滯,倒是想起剛剛在河彎,王之先的那番話.

"對了,小子有個關于慶曆新政的問題要問老師."

范仲淹輕挑眉頭,"什麼問題?"

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舊事了,唐奕這個時候問它做甚?

"慶曆黨爭之烈,開國未有,老師在那段時間,可覺得汝南王有何異樣?"

"嗯?"

"怎麼又扯上他了?"

當下,唐奕把王之先說其父王拱辰曾接到"匿報"的事情,與老師細細一說.

范仲淹眉頭鎖得更深,"你是說,王拱辰接到的匿報是趙允讓所為?"

唐奕搖頭,"我也不敢肯定,只是直覺.畢竟前一段時間,司馬君實也接了一份這樣的匿報,手法太像了."

"而且......"

"而且,我之所以急急地回京,皆因江淮華聯鋪的鋪展出了些岔子,很可能也是汝南王使的手段."

范仲淹不語,低頭沉思.

"這還真說不准.王,蘇二人且不說,騰子京也有其不甚之處;單是我與你甄姨的事情,老夫並沒有外面傳的那般不堪,發于情止于理,遂顯少有人知曉此事;而杜,富之事,就更加微妙了."

"夏竦,章得象做的雖過,但陛下也控制的極好,開始之時,危害也只限于朝中重臣與官家知曉."

"有人能把這些事情都查出來,彙于一紙匿報,這顯然就透著詭異."

唐奕點頭,"所以,我要問老師,當年汝南王是什麼立場?如果他偏向保守派,那這件事很有可能就是他做下的!"

范仲淹搖頭苦笑,"哪有那麼簡單!當年,北海郡王趙允弼還沒有入主宗正寺,汝南王獨掌大宗正,身份本就尷尬,是不會出來表態的."

"況且,現在來看,趙允讓在朝中運作了不止十年,隱藏極深,怎麼可能站到台面上來?"

唐奕一陣失望,心說,這個趙允讓確實是個人物,幾十年竟也沒露出一點馬腳.

"不過......"

范仲淹的一個轉折讓唐奕神情一震!

"不過什麼?"

范仲淹朗然道:"不過,汝南五也不用表明立場,因為他的立場一定是站在守舊一派那邊的!"

"為什麼?"

范仲淹借著月色,又橫了一眼唐奕.

"你之前不是說,老夫的慶曆新政危害最大的就是北方的大士族和地主階級,所以反對之聲也多來自北方士族的官員嗎?"

"嗯."唐奕點頭應下,等著老師的下文.

"汝南王府的根基皆在北方,你說,他對親政應該是什麼態度?"

"對啊!"

唐奕一拍大腿,事情要是這樣,就明朗多了.

"對什麼對!"范仲淹嗆聲道."就算有十成十的把握知道是他所為又有什麼用?你還不是和以往一樣,查無實證!"

"抓不到他的馬腳,你就永遠被動!"

"......"

唐奕惡狠狠地一咬下唇,"抓不到馬腳,那就引他露出馬腳."

范仲淹一頓,以他對唐奕的了解,這小子又要下猛藥了.

"你要做甚?"

唐奕嘿嘿一笑,"老師,跟您商量個事兒唄?"

"什麼事兒?"

范仲淹下意識把身子往後躲了躲.

一般唐奕這個作派,說明這個"猛藥"不一般的"猛".

"我就是拿不准,讓您老幫我把把關."

"直接說事兒,別賣關子!"

"那我說了,您可不別激動啊!"

"說!"

"真說了啊?"

"你說不說!?"

......

唐奕長出一口氣,終于下定決心.

"我想......煽動立儲!!!"

"......!"

范仲淹只覺天懸地轉.

這個"猛藥",比他想像的還要猛一萬倍!

----------

趙禎沒兒子的時候,朝里那些士大夫都盼著趙禎立下國本,哪怕是從皇族過繼.

但是,趙禎現在有兒子了,而且,一下子就是兩個兒子,這事兒就微妙了,誰也不敢張這個口了.

因為,開口就是天大的簍子!

其實說到底,到現在誰也沒捅破,誰也不敢說的主要原因就是:苗貴妃這個兒子來的不是時候.

哪怕她只是晚生一刻鍾,現在都沒這麼麻煩.

......

對了,問題就出在,苗妃所生的是--皇長子!

而曹皇後旦下的龍子,哪怕只晚了那麼一盞茶的工夫,地位也是極為尷尬的.

這里面的緣由十分複雜,說簡單點就是,若是立儲,應該立誰的問題.

立嫡以長不以賢,立子以貴不以長.

按禮法上來說,曹皇後是正宮娘娘,所生的兒子自然是嫡子嫡親,當立曹皇之子.

可是,這里面有過一段插曲.

苗妃早在十幾年前,就旦下過雍王趙昕.

那時候,趙禎也是連得兩子,高興壞了,把苗氏之子趙昕和朱才人之子趙曦,皆以嫡子嫡親的宮儀厚養.並且有朝臣非義時,趙禎還誇下海口,"朕的兒子並無嫡庶之分."

當時,一來,趙昕和趙曦皆是庶出,嫡不嫡的沒什麼分別;再者,皇帝得個兒子可是費了牛勁了,這點禮法逾越也不是不能忍,還能顯出皇家仁愛,何樂而不為呢?

而後,兩個龍子相繼天夭,然後就是,一連十年後宮也沒生出個帶把的.

朝臣們只關心國本後繼無人,別說嫡子了,這時候連"干兒子"都要逼著趙禎去認領了.

可是現在,一下就尷尬了.

曹皇後生了兒子,一下出來一嫡一庶,禮法當然是曹皇後占優.

但是,皇帝的牛皮十幾年前就吹出去了啊,你說苗妃之子算嫡,還是庶?

嫡?不合規矩.

庶?那趙禎說話就是放屁.

所以,這事兒沒人提,也沒人敢提.

麻煩.

可是,萬一趙禎說話不是放屁,那就更麻煩了.

又是禮法上來說,當然是立長不立幼,苗妃的皇長子確是繼承大統的最好人選.

可是,這個話誰也不敢說.

為什麼呢?

道理很簡單,從政治的角度來考慮,曹皇後的龍子繼承皇位才是最好的選擇.

......

苗妃是憑著母親的背景,才在後宮占下一妃之位的.

趙禎是個極為念舊的人,苗妃的母親曾經是趙禎的乳娘.得位之後,趙禎就把奶娘的女兒招進宮收入帳下,以示不忘舊日恩情.

一個乳娘的女兒能有什麼背景?

而反觀曹皇後,那是正經百八的將門貴女,背靠曹家這顆大樹,在軍政兩界都有著不小的影響力.

要真的掀起立儲之爭,你說立誰吧?

倒不是說朝臣們都是勢力之輩,偏幫曹皇後.

(當然了,站在唐奕的立場來看,他當然會偏幫曹家,就算苗妃很可能是自己未來的丈母娘也不行.)

而是,一但真的照禮法立了苗妃之子,那麼不論後宮,還是朝堂,真的就將永無甯日了.

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