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3章 斗得過天,斗不過時間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唐奕聲言,以後觀瀾的飯票可以在山下用,曾鞏再一次眯著眼睛看著唐奕.

他倒不是猜到了唐子浩又有什麼企圖,而是發現一些不同意味的東西.

唐奕一句話,就能把觀瀾那些對外本毫無意義的紙片兒,當錢一樣在回山街市花出去?

他憑什麼說了算?回山街山不是讓他低價轉給將門了嗎?

看來,賈子明這一場聲勢浩大的倒唐之役,對唐子浩的傷害似乎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大.

......

"喝酒喝酒!"范純禮繼續大聲的地張羅著,把曾鞏的思緒拉了回來.

唐奕也徹底放下瑣碎,與一眾好友喝酒吃肉,快活了起來.

一場河彎野炊,借月評酒,讓唐奕品味到了久違的安詳,等到眾人東倒西歪地回到書院,已是子夜時分.

面色潮紅地回到小樓,正要入院,卻被山坡上的點點亮光所吸引.

唐奕不禁眉頭一皺,光亮的方向正是幾位師父住處的方向,都這個時辰了,老師還沒睡?

忍不住向山上靠了過去.

走近了一看,果然,范師父,杜師父,尹師父,柳師父的院里都有燈光.

唐奕隱感不妙,快走了幾步,就見范師父的使女巧靈打著燈籠在夜下急行.

"巧靈!"唐奕叫住她."出什麼事兒了?"

巧靈先是嚇了一跳,看清是唐奕,方安心地長出了一口氣,轉而怯生生地道:"七公......"

她一提七公,唐奕心里咯噔一下子,酒一下子就醒了.

"柳師父!"

撒腿就沖到柳永的院前,見幾位老師都在,"柳師父怎麼了?!"

范仲淹一見急跑而來的是他,沒說柳七的事情,反而疑聲問道:"回來了怎麼也不說一聲?"

"有些瑣事就提前回來了,夜里剛到,就沒去吵您老人家."

看了眼院中來來回回的仆役,使女,唐奕又問了一次,"柳師父怎麼了?"

范仲淹平靜地看著唐奕,良久方道:"慌什麼?沒什麼大不了的."

一聽老師說沒事兒,唐奕不禁暗松一口氣.可是,范仲淹下一句卻著實嚇到了唐奕.

"誰都有這麼一天."

"!!!!"

唐奕感覺全身的力氣瞬間被抽空了一般,果然還是沒逃過去嗎?

......

七公這兩年的情況一直不太好,他一生漂泊困苦,身體比之杜師父還多有不如,加之年逾七旬還堅持授業.

今天正好有他的課,老頭兒堅持上完一節大課,又單獨指導了一會兒蘇軾,曾鞏,才回到住處.

陪妓謝玉英見他乏了,就勸他躺下歇歇,可是沒想到,這一躺,就沒起來.

此時,孫郎中正在房中診治,多半是凶多吉少了.

不知不覺間,唐奕的眼淚就下來了.

柳師父雖然不像范仲淹那般如父,也不像杜師父那般和氣.但幾年相處下來,唐奕也早就把這位話不多,且才華橫溢的老者當成長輩一般看待.

這麼小心,小心再小心,難道還是沒躲過宿命之劫?!

在原來的曆史之中,柳永就是在皇佑五年乍然離世.

......

范仲淹撇了他一眼,"哭甚?!像什麼樣子!?"

唐奕抹了把眼淚,"怪我,柳師父身體欠佳,就不應該讓他繼續授課的."

范仲淹長歎一聲,神情也緩了下來,"你不懂的."

柳永就是靠給儒生們授業傳功的那一點心力撐著,才能到今天,不然......

杜衍不似范仲淹那麼凝重,抿然拍著唐奕的肩膀,"你要有准備,我們這些老家伙兒,早晚都要離你而去,沒什麼大不了的."

......

唐奕一黯,鼻子更酸.

這是一個他極力在回避的問題,就算他唐奕橫空出世,改變了曆史,但也改變不了生老病死的天道倫常.

就算他改變了生老病死,把尹師父從死亡線上拉回來,把范師父從厄運中掙脫,也改變不了歲月蹉跎,葉落歸塵的自然規律.

幾位老師終還是越來越老,時日無多了.

杜衍道:"等你到我們這個歲數也就明白了,死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帶著遺憾離去,耆卿應該是沒有什麼遺憾了."

"可是."唐奕淒然道."你們總要看看我把大宋變成什麼樣子再走啊!"

......

"什麼走不走的!?誰走?問過我孫不奪沒有!?"

突兀的聲音從院中傳來,打斷了眾人的思緒.

唐奕一怔,抬頭就見孫郎中沒好氣地瞪著他走了過來.

"什麼意思?"唐奕回過神來."柳師父沒事兒!?"

"有事沒事兒,我孫不奪說了算.閻王想領人,也得問我答不答應!"

孫郎中霸氣側漏,又瞪了一眼唐奕:"別動不動就走不走的,有我老孫在,說走就走的?"

唐奕喜道:"那柳師父沒事兒了?"

孫郎中不答:"醒了,進去看看吧!"

"哎!"

唐奕一邊應著,一邊三步並作兩步的,往屋里而去.

唐奕進去了,范仲淹等人卻沒動.

范仲淹先是向孫郎中一拱手,"幸好有孫先生在."

孫郎中漸漸斂去神情,無力地一擺手,"范公,客氣了!"

"唉!"杜衍淒然一歎."孫先生直說吧,是不是?"

"就是一時累著了,沒什麼大礙."

柳永的情況若換了別人真就不是什麼事兒,但是......

"但是......"

孫郎中話鋒一轉,"但是,七公氣虛血弱,五髒漸衰,怕是撐不過年關了."

杜衍雖早有准備,但聞聲依舊一黯.

"就沒什麼法子了嗎?"

孫郎中黯然低頭,全無剛剛的霸氣.

"七公這是壽終正寢......"

孫郎中話沒說完,言下之意已經很明顯,柳七公這是時辰要到了,他也無力回天.

尹洙轉頭對范仲淹歎道:"給柳涚稍個信兒,讓他早點回來見老父一面吧."

范仲淹默然點頭,"先進去吧."

說著,率先向屋中走去.

等范仲淹幾人進到柳永的臥房,范仲淹腳步反而慢了下來,只見唐奕正坐在床沿上,拉著柳師父的手.

柳永則是臉色黯淡,卻強撐著一張笑顏,柔聲安慰著唐奕,"傻小子,哭個什麼勁?不是好好的嗎?"

唐奕窘道:"嚇的."

"怕什麼?怕老夫就這麼撒手走了?"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