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2章 匿報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火力全開!

這一周對蒼山也是尤為重要的,老讀者都知道,這個首頁強推是後補的,這是你們與蒼山一起努力換來的.

同樣的,這個推薦效果的好壞,也直接影響以後《調教大宋》的曝光率.

所以,求月票,求打賞,求全訂,各種求!

特別是全訂!這個數據對于我來說是極為重要的,直接影響後續在編輯眼中的重視程度.希望跳訂,或者看盜版的兄弟,能夠理解蒼山的苦衷.

如果真的喜歡,也有能力.請助我一臂之力,拜謝諸位!

謝謝"無淚懶蟲"的萬賞,謝了兄弟!

--------

慶曆黨爭,王拱辰可以說是保守派的急先鋒.

先是借王益柔醉作《傲歌》,劾逐王益柔,又連帶著蘇舜欽一起受貶,劾其在進奏院祭神時,用賣廢紙之錢宴請賓客.使之被罷職.

最後,又檢舉騰宗諒在涇州任職期間,用"公使錢"(類似于現在的公共招待資金)無度.

雖然王拱辰手段頻出,其剪除的也並不是革新派核心力量,可是別忘了,那時候的王拱辰也不過三十出頭,一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,一個干掉三個,已經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了.

正因為他的論奏不已,接二連三的向新黨開炮,才進一步的加快了"君子黨人"的敗離.

當然,正如王之先所說,當年的王拱辰是禦史中承,彈劾百官是其本分,而且,劾逐王益柔和蘇舜欽也並未引人注意.

真正要王拱辰坐實保守派的事件,就是彈劾騰宗諒.

當時,騰宗諒侵吞"公使錢"事實具在,趙禎也對此做出了處理,將騰子京官降一級,貶至小郡巴陵任太守.

若事情就這麼過去了,可能王拱辰之後的人生也將和現在孑然不同.

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,認為騰宗諒只是官降一級,處罰太輕,要求趙禎重罰,而且還以自請出京為要挾.

不想一下惹惱了趙禎,給他帶上了一頂"沽名釣譽"的帽子,這也把王拱辰釘死在保守派一邊,與范,富等人徹底決裂.

......

這些沉芝麻爛谷子的破事兒,唐奕當然早就知道,也早就不關心了,他關心的是,王之先所說的"匿報".

怎麼著?當年的事情好像不像表面那麼簡單,還有個勞識子的"匿報"?

這就由不得唐奕不浮想連篇了.

因為,好巧不巧,日前,司馬君實也收到過一份匿名舉報.而舉報的,正是觀瀾商合.

......

唐奕急聲問道:"什麼匿報?"

"......"

王之先被唐奕的樣子嚇到了,左右看看一眾好友,愣愣道:"就是,就是正常的揭發官員不檢之行的匿名舉報."

"揭發?"唐奕疑道."也就是說,你父親當年並不知騰子京有侵吞'公使錢’?"

"不光是騰子京之事,還有王益柔與蘇舜欽的事,也是匿名舉報而來的."

"而且......"

"而且什麼?"這回是宋楷.

"你就別掖著了.你看我爹,當年不也是與范公等人不睦,現在還不是同進同退?哪像你爹,抱著一條道跑到黑!"

"唉!"王之先一拍大腿.

"實話跟大郎說了吧,當年我爹接到的匿報,不單單有藤子京,王,蘇二人的事情."

"還有杜師父與富相公串聯謀逆的細報,包括范師父行為不典,在鄱陽任上狎妓."

"你等等!"唐奕打斷王之先.

"也就是說,這麼多事情都在一封匿報之中?"

"是的."王之先如實答道.

"當時,我爹初入朝堂,建功心切,就沒管這匿報是怎麼來的,查了有實,就上表劾奏了."

說完,見唐奕低頭不語,面色陰沉,又急忙補充道:

"不過,我爹覺得,杜,富二人謀逆之事太過荒誕,不齒為夏竦和章得象搖旗吶喊;而范師父一世英明,也不應該為了一個雛妓汙了清名,就把這兩件壓下來沒報."

......

見唐奕還是不說話,"我父親為了這一份匿報所累,在禦史中承任上十年未動."

唐奕抬手止住王之先的解釋,"你不用解釋,事情早就過去了,你父親問心無愧!"

若王拱辰真如王之先所說,只因一份匿報才有了後面一連串的反應,那唐奕還真的沒必要和其計較.

他確實助攻了保守派,但是,王益柔,蘇舜欽,還有騰宗諒,也確實屁股不乾淨.

這就是一筆爛賬,烏鴉落在豬身上,誰也別笑話誰黑.

宋楷把烤好的魚遞到唐奕手里,"怎地?匿報有問題?"

唐奕搖頭.

問題是肯定有的,誰沒事兒閑的,專門把新黨人物查的這般細致?

但是,不管什麼問題,和宋楷他們也說不著.

......

王之先話也說完了,局促地把兩只手攪在一起,"那,我先回去了."

唐奕笑罵:"趕緊特麼坐下吧,現在回去睡得著嗎?"

王之先低著頭,也不走,也不坐.

龐玉起身,照著他屁股就是一腳,"讓你坐就特麼坐,還不懂?大郎這是把你當自己人了!"

揉了揉屁股,王之先憨然一笑,說了句掏心窩里的話.

"其實,其實我爹把我送到觀瀾來,就是不想再斗了,給自己找個台階下."

宋楷撇著嘴,"你爹這台階找的夠舒服的,把兒子送這兒來考進士,自己不說話就化敵為友了?"

唐奕笑道:"你別嗆他了,回頭他當真了."

宋楷橫了王之先一眼,"德行!自己就把自己當外人了,還特麼矯情上了."

"......"

王之先不說話,都是大小伙子,要個臉面,十多個人瞅著他,不管唐奕,宋楷他們怎麼說,總感覺有點下不來台.

唐奕把手里的烤魚又遞給王之先,"回去幫我帶個話給你父親,朝中之事,不是站在多數派就能獨善其身的.不求王中承偏之幫之,只求追隨本心,不改正氣!"

"......"

王之先看著唐奕,"我,我一定轉達."

"行了,喝酒!"范純禮張羅著.

"大郎好不容易偷得一閑,不說這些煩心事兒,喝酒喝酒!"

唐奕暢然拎起酒瓶與大伙兒對碰.

"這樣吧,總這麼坑著你們也不是個事兒.要不,咱們改改規矩?"

眾人一哆嗦,又特麼改!?

宋楷差點沒哭出來,"不帶你這樣兒的,這不聊的好好的嗎?又坑人?"

唐奕誠懇道:"不坑你們."

"我之前考慮不周,總讓你們偷李家,搶王家的,也不是個事兒."

"那你想怎樣?"

"這樣吧."唐奕道."明天,我和街市上的各家鋪子通個氣,以後觀瀾的飯票可以在街面上流通,缺衣少食都可以用飯票在街市換購,定期書院給你們結帳."

"真的假的!?"所有人都懵了.

"還有這好事兒?"

"真的!"唐奕篤定地道.

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