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1章 王之先的尷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建了個vip群,需要全訂認證,群號在簡介的開頭兒.

放心,吐槽群還是原來的樣子,該發紅包發紅包,該吹牛吹牛.

vip群,只是為了讓那些給予蒼山最多支持的兄弟們,有一個可以相互交心的場所.蒼山有今天離不開你們,不敢忘恩,定期會在群里發些紅包,番外之類的,算是回饋吧.

--------

像章惇這些二十左右歲的年青人,雖然,現在書院的做法把大伙兒都折騰的不輕,但是,一來,有打破舊規舊俗的新奇體驗,二來,有一班同齡兄弟一起作妖兒,胡鬧,自然還不會想的太多.

但,曾鞏卻不同.

雖然在盡力適應現在觀瀾書院的節奏,但是說心里話,他心中也不是一點疑慮都沒有.

唐奕這般施教,確實能讓這些儒生打破規則,也許真的能培養出一批和他一樣,天不怕地不怕的"瘋子".

但是,這般作為也太容易失控了.

不說別的,只這十來天,很多儒生就已經把從前學的儒家禮教扔得一干二淨.

去食舍偷食,摸王伯的雞窩,這還說的過去.但是,像章子厚那般,把手伸到百姓那里,就有些過了.

如此下去那還得了?

這樣什麼都敢干,還沒有底線的人,將來得是什麼樣兒?

此時,唐奕直言還差那麼一點兒,而差的那一點兒,就是最後的一絲清明.

曾鞏笑了,由衷地覺得,范公,杜公,歐陽公等人所托非歹,唐奕,不是個瘋子.

"看來,子浩還是清醒的."

......

唐奕正要接話,忽聞遠外哇的一聲大叫,"好你個宋老四!"

抬頭一看,唐奕不禁一愣,沿著河彎跑過來的,卻是王之先.

唐奕一愣的原因是,王之先的老子王拱辰,唐奕一直摸不准這個人.

朝中的幾次較量,這老家伙都是站在唐奕的對立面,但是,觀其平時的作為,又不太像是汝南王一系的人物.

所以,在事情未明朗之前,有些事,唐奕是不想讓王之先參與的.

宋楷也看到唐奕臉色變了,安慰道:"沒事兒,自己人!"

"自己人?"

果然,王之先跑到近前,指著一眾人等就罵開了.

"你們也太特麼不義氣了,這等好事兒也不叫上兄弟!"

"......"

唐奕心說,這才幾天,就稱兄道弟了?

王之先一頓叫喊,見沒人接他的話,這才發現不對.細細往人群中一掃,終于看見"唐瘋子"居然坐在那兒.

"唐唐唐唐......唐教諭."

王之先慌了神,什麼情況?他怎麼坐這兒了?

"那什麼?我沒事兒,就過來看看,讓他們早點回去,這就走,這就走."

唐奕不禁啞然一笑,"摘的倒乾淨,既然來了,坐下吧!"

王之先戰戰兢兢地坐下,其間還一個勁地給宋楷使眼色,那意思是:這位爺怎麼在這兒?

唐奕只當沒看見王之先的小動作,轉頭看向曾鞏,"剛剛說到哪兒了?"

曾鞏道:"我說子浩還算清醒,沒有一味求變."

唐奕苦著臉,攤手回道:"不然呢?真由著你們性子來?"

"章子厚還算厚道,還給人家留了張欠條.再這麼放羊下去,早晚有連欠條都不打的時候!"

章惇一窘,局促地撓著後腦勺.

"路過鄭屠戶家後院,正見他殺豬卸肉,當時沒,沒忍住."

宋楷看了章悸一眼,轉而對唐奕道:"你到底想干啥?都是兄弟,直說!"

唐奕道:"我什麼都不想干,你們就算作出花兒來,我也不管,而且......"

"而且什麼?"

"而且,惹了多大的禍,我都給你們擦屁股!"

唐奕可不是猶猶豫豫的性子,既然認定了要"養狼",就絕對不帶遲疑的.

"日!"宋楷直翻白眼兒."直接說但是!"

"但是!"

果然有"但是".

唐奕凝重地掃視眾人.

"但是,到什麼時候,你們也別忘了兩樣東西--報國!民苦!"

"報國?民苦?"

"對報國,民苦."唐奕堅定道.

"只要不忘國,就算再離經叛道,路也走不偏;而知民苦,就算再惡,心中總會有善!"

......

宋楷哀嚎一聲:"給你當兄弟,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!往死了坑我們不說,還逼著兄弟們當賊,完了還不能過界,這難度有點大啊!"

唐奕笑道:"說的沒錯,給我當兄弟,真的不容易."

宋楷一愣,唐奕不像是開玩笑.

一邊把新肉鋪上板甲,一邊歎道:"兄弟,真把我當兄弟,就聽我一句."

"有些事兒,就讓那些老家伙折騰去不就得了,何必把自己搭進去?"

唐奕下意識地看了眼王之先,本來想說幾句交底的話,但是,礙于王之先在,只道:

"我也不想摻合,但是,有些事兒,只有我能干成."

宋楷把手里的好酒塞到唐奕懷里,"看把你能的!"

......

這一切看在王之先眼里,他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,黯然道:"要不,我先回去了,有些困了."

他這麼一說,唐奕也有點不好意思了,干脆直言道:"我倒不是區別對待,進了觀瀾,你們都是一樣的,只不過......"

"我知道."王之先打斷道:"因為我父親."

"......"

"沒有要背著你的意思,只不過,你身份尷尬,有些事,確實沒法當著你說."

王之先道:"其實,其實我爹也不容易."

本來想走,但是,既然話趕話趕到這里了,王之先心說,怎麼也得幫自家老子說幾句公道話.

"你們也知道,慶曆年間,我爹因為彈劾騰子京,而被打上了保守派的烙印."

"放在頭幾年還好些,那時慶曆黨人勢微,沒人說什麼,只當我父親是順應大勢,理所應當."

"但是,這幾年卻是不一樣了.慶曆舊臣相繼回朝,我爹面對一班往日政敵,不得不小心翼翼,凡事也只能盡量站在多數人的一邊,只為少惹麻煩."

說道這里,王之先向唐奕一抱拳,"以往要是有什麼得罪之處,我待他老人家向大郎陪不是了!"

唐奕被弄得有些尷尬,一時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.

王之先又道:"現在,父親獨自在家之時,也是長噓短歎,當初要是不接那份匿報,不管騰子京的那檔子閑事,如今也不用這般如履薄冰了."

一邊說著,王之先一邊起身,"總之,請大郎多多寬容吧!"

說完,轉身決然而去.

"你等等!"

唐奕眯縫著眼睛叫住王之先.

"匿報?"

......